“萧小友不是说笑话的吧?”

    史老太爷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萧辰的回答给他带来的震撼太大了,且不说司徒老先生还活着,而且自己居然在有生之年再次遇到了老先生的徒弟。

    “我有必要骗你嘛,最好的证明就是那本《八脉针灸秘本》,这秘本是残缺的,应该是师傅教会了你,你回去后按记忆自己写的一份吧?”

    师傅教他的《九品玄典》也是口口相传,并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载。

    “对,其中还有一些部分,我因为当时年幼,记的不太清楚,你能不能口述一下?”

    史老太爷点了点头,依旧提出了问题,想考验一下萧辰,以证真假。

    “秘本的最后一页你写错了,应该是‘任脉三八起会阴,曲骨中决关元锐,石门气海阴交仍,神阙水分下腕配……’”

    萧辰口若悬河,一字不差将口诀背了出来。

    史老太爷仔细听着,眼神也愈发明亮。

    “好了,好了,萧小友说的丝毫不差,我相信你的身份。”

    史老太爷笑着拉着萧辰的手,显得很是亲热。

    原本心中还有疑惑的史文翔等人见老太爷都认定了萧辰的身份,再不好多说什么。

    脸色最为尴尬的莫过于长须老者,他脸色阴晴变幻一阵,突兀的跪了下来道:“还望萧先生恕罪,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先生。”

    他说完还连续磕了三个响头,将脑海压低不敢对视萧辰。

    其他两人见长须老者这么快就认错了,立刻反应过来,学着他一样如法炮制。

    一时间,原本在外面高高在上的三人,竟然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般跪在萧辰面前,头都不敢抬。

    史文翔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萧辰,他知道自己的几位叔叔已经惹毛了萧辰,他也没有资格向萧辰求情,只好长叹了一口气。

    史老太爷冷哼了一声道:“一群不长眼的东西,现在才知道错了?”

    “萧小友你决定吧,怎么处置他们,这几个逆子惹到了你的头上,就是命中该死!老夫不会多插嘴一句。”

    史老太爷直接将决定权交给了萧辰,一副大义灭亲的模样。

    但是萧辰又不傻,史老太爷明显跟他玩了个小把戏。

    这三人毕竟是他的亲儿子,他故意在萧辰面前演一出苦肉戏,将决定权交给萧辰,等于是给萧辰出了个难题。

    萧辰若是罚重了吧,就算史老太爷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

    “就跪在这三个小时以示惩戒吧。”

    萧辰淡淡的说道。

    他这个处罚不轻不重,一来,自己出了气,二来,维护了史老太爷的面子,也算是二全齐美了。

    “哼,算你们几个不成器的东西运气好,还不快谢谢萧小友。”

    “多谢萧先生。”

    “多谢萧先生。”

    “……”

    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

    与此同时,海陵市。

    江家大院里。

    江浩华听着江建元汇报着什么。

    半晌,江浩华开口道:“这么说来,除了萧辰在十五年前失踪了一段时间,萧家没有任何隐藏势力在帮他们。”

    “对,我已经派人查的十分清楚了,甚至动用了京城那边的关系。而且萧辰在两天前已经离开了海陵市去了京城。”

    江建元点头道。

    “爸,萧家手里的那些配方,我们啥时候动手,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啊。”

    “你懂什么,萧家在我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我看重的是萧辰,这个人就相当于是一个移动金库,有了他,我们江家说不定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江浩华笑着说道。

    “难道您要和萧辰联手?”

    江建元皱了皱眉头道。

    “联手?他有那个资格嘛,我要的是控制住他。”

    江浩华不屑的摇了摇头道。

    “那我们怎么做?”

    “萧辰不是有个妹妹嘛,你去派人把她抓起来,然后发请帖邀请各方来参加你和他妹妹的婚礼。”

    江浩华淡淡的说道,仿佛已经胸有成竹。

    江建元略一细想就明白了他父亲的想法。

    只要他和萧宛如结婚了,萧家就是他们的‘亲家’,那么控制萧辰也容易多了。

    至于萧宛如嘛,只要进了他们江家的大门,就成了他用来要挟萧辰最好的工具。

    “快去吧,事情做的利索点,别让我失望。”

    江浩华吩咐了一句道。

    江建元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夜晚,萧辰在史老太爷的陪同下一起吃了饭。

    在得知了萧辰是司徒信鸿的徒弟后,史老太爷的态度很恭敬。

    要按辈分来说,其实他和萧辰是同辈。

    史文翔则比较尴尬了,今天发生的事一波三折,让他现在都缓不过神来,他也只好坐在一旁,听着史老太爷和萧辰聊天。

    这时,萧辰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刚接通电话就听到了萧居正焦急的声音。

    “小辰,宛如被人抓走了!”

    听到这句话,萧辰脸色一变,立刻问道:“谁干的?宛如现在怎么样了?”

    “是江建元干的,他说要和宛如明天订婚,已经发了请帖给我了,宛如暂时应该是安全的,小辰你快回来吧。”

    萧居正的声音很急切,显然事情不像他说的那么轻松。

    江建元抓走了萧宛如,目的只可能是在他,想通过萧宛如来控制他。

    萧辰很快就想明白了江家的阴谋。

    “爸,你别急,我这就连夜赶回去。”

    萧辰挂掉了电话,眼中已经隐隐出现杀机了。

    萧宛如是他最疼爱的妹妹,江家居然死性不改对他妹妹下手,他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过江家了。

    “史老太爷,我家里出了些状况,改天有时间再上门拜访。”

    萧辰说完就匆匆离开了,他现在恨不得马上飞回海陵市,所以史老太爷都没来得及多问。

    直到萧辰走后,史老太爷才皱了皱眉头对着史文翔吩咐道:“看萧小友的脸色,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要不,我去查查吧,兴许我能帮上忙。”

    史文翔说道。“嗯,快去,你要记住,萧辰的身份可不一般,他是司徒老先生的徒弟,日后必定不是池中之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