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救过余老爷子的事,他早就调查过了,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

    对于余老爷子而言,他顶多对萧辰有些好感罢了,两人非亲非故,不可能因此得罪江家的。

    “谁说他只是我的普通朋友?他是我的男朋友!”

    余欣柔突兀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男朋友?”

    江建元脸上的冷笑凝固了,萧辰居然傍上了余家这颗大树,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怪不得萧辰一直有恃无恐,原来是有余欣柔为倚仗。

    余家可只有余欣柔这一位嫡系独苗,未来接手余家的人肯定是余欣柔。

    如果萧辰成了余欣柔的男朋友,就等于是一飞冲天了。

    那么自己父亲之前的计划也会受到影响。

    江建元越想脸色越难看,余欣柔的这句话等于是给了萧辰一个护身符。

    萧辰也是一愣,自己居然莫名其妙成了余欣柔男朋友。

    虽然他明白这是余欣柔想帮他,编出来的借口,但是对于余欣柔这种千金小姐来说,不惜牺牲自己的名声来帮他,这让萧辰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余小姐,你确定嘛?”

    江建元狐疑的扫了一眼萧辰和余欣柔。

    “哼,这种事我难道还需要跟你解释嘛?快放了萧辰的父母和他妹妹。”

    余欣柔也态度强硬了起来。

    一时间,江建元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余小姐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萧居正和李宜珊是我们的亲家,萧宛如则马上就要成为我儿子的妻子,何谈‘放了他们’这一说?”

    江浩华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父亲!”

    江建元看到江浩华来了,顿时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他身后跟着两名保镖,萧宛如则走在他们中间,神色有些憔悴。

    “宛如!你还好吧,没人欺负你吧?”

    李宜珊一看到女儿,立刻紧张的问道。

    萧宛如勉强挤出了笑脸,摇了摇头,但是没有说话。

    她的神情很是黯然,像是已经认命了。

    而且她也认为自己的结局已经注定了,想逃脱江家的魔掌,谈何容易。

    “江浩华,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放不放了我的家人?”

    萧辰已经怒火已经烧到了嗓子眼,在看到他妹妹如此黯然的表情后,更是怒不可遏。

    “萧辰,我奉劝你识相点,别以为有余家撑腰,我真的就不敢动你了。”

    江浩华淡然瞥了萧辰一眼道。

    “江先生,我敬你是长辈,但是你做的事未免太恶心了,而且萧辰是我男朋友,很快也会成为我的丈夫,他就代表了我们余家的态度,你当真要和我们余家死磕不成?”

    余欣柔皱着眉头望着江浩华说道。

    江邵天表情倒是依旧淡定,纵然萧辰傍上余家这颗大树又如何,他心里很清楚萧辰的价值,为了利益,就算和余家反目又如何。

    何况以他对余老爷子的了解,萧辰不过是外人,和余欣柔也没有生米煮成熟饭,余老爷子也不会傻到为了一个萧辰和江家作对。

    余欣柔看到江浩华无动于衷,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她还没来及的说话,只见江浩华开口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婚宴吧。”

    “我没同意,我倒是想看看谁能强迫我妹妹结这个婚。”

    萧辰推开余欣柔,往前走了一步。

    “把他抓起来,别让他碍事。”

    江浩华只是随意瞥了一眼萧辰,淡然吩咐道。

    “对,把这小子抓起来,老子要好好修理他一顿。”

    江建元也冷笑着附和道,他被萧辰一巴掌抽肿了脸,还打掉了两颗牙齿,现在还疼的要命。

    如果不好好收拾一顿萧辰,江建元这口气都没办法出。

    一时间,气氛顿时又剑拔弩张起来。

    “别动手!我答应和你结婚,求你们放过我爸妈和哥哥。”

    萧宛如有些慌张的急忙说道。

    “贱人,有你说话的份嘛?等晚上看老子怎么好好收拾你。”

    江建元说完,继续对着一众保镖吩咐道:“动手!”

    二十多个保镖听到命令,成扇形分开,堵住了萧辰所有的退路。

    萧辰放在背后的双手已经悄然无声的夹住了十几根银针。

    这些银针不同于他平时用来针灸治病用的,相比之下,它们要粗上一倍,也更尖锐。

    以萧辰的力量,全力射出这些银针,足以瞬间毙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正当萧辰准备出手时,突然一群人走了进来。

    “萧先生,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萧辰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微微侧身一看,有些诧异的说道:“史先生,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遇到点麻烦,特意来帮你的。”

    史文翔指着身后五人说道:“他们是我们史家最厉害的护院,每个都是特种兵退役,手上沾过血的,以一敌十不成问题。”

    “阁下是?”

    江浩华望着史文翔等人,脸色有些凝重了。

    以他的阅历,也能看出史文翔身后这五人不是寻常之辈,应该个个都是高手。

    “江湖下三门,史家史文翔。”

    史文翔瞥了一眼江浩华,简略的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三门的史家!”

    江浩华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显然他很清楚江湖下三门代表着什么。

    整个海陵市,若说有人最了解江湖下三门,那么莫过于他们江家了。

    “史先生大驾光临,恕江某招待不周。”

    “行了,别废话了,我刚刚在外面已经听到了,你快把萧先生的家人放了,否则休怪我史家派人灭了你们一个个小小的江家。”

    史文翔态度十分强硬,直接命令道。

    江浩华也明白了萧辰看起来和史家关系不一般,但是事到如今,他们又岂能放弃到嘴的肥肉,何况萧辰有史家撑腰,他江家也不是没有。

    “不知道史先生可认识汪义涵?”

    江浩华反问道。

    “当然认识,他和我同是江湖三门的当家人。”

    史文翔点了点头。

    “既然史先生认识,还请史先生高抬贵手,不要插手这事。”

    江浩华的意思很明显了,暗示汪家是他们的靠山,希望史文翔不要再帮萧辰了。

    萧辰不过是个小人物,纵然认识史文翔,两者估计也就是泛泛之交,但是江家和汪家就不一样了。

    江家每年要输送了一半的集团利润给汪家,是汪家的摇钱树,谁敢动他们就是断了汪家的财路。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相信这个道理他不用直说,史文翔应该也能明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