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老大你一句话,我们马上砍死他!”

    众人闻言,都脸色一片铁青,顿时喝骂出来。

    方勇更是猛的将烟头仍在地上,狠狠踩了脚,阴冷的笑道:“小兄弟看来要和我们玩真的啊。行,我还没怕过谁,来啊。”

    “哐当、哐当。”

    一片拔刀的声音,诸人虎视眈眈的看着萧辰。

    程佳雪心中一片恼火,已经开始画圈圈诅咒萧辰。

    ‘没头脑、爱冲动的臭小子,你也不看清状况。’

    但她此时不得不站出来,冷声道:“方勇,你连汪天龙老爷子的面子都不买了吗?”

    “什么?汪老爷子?”

    众人一愣,方勇猛的脸色一变道:“江湖三门的汪老爷子?”

    “不错。”

    程佳雪冷冷道。

    方勇顿时踌躇了,他是听过汪老爷子的名头的,那是一方大佬级人物。

    他只是占据清水镇这片的一个土豹子,怎么能和汪老爷子相比。

    不过说这位娇俏少女能认识汪老爷子,他也不太信。

    于是他就点点头道:“行,你让汪老爷子给我打个电话。”

    程佳雪顿时愕然了,她那个电话还是好不容易打过去的,如果短时间再打,只怕汪老爷子对她都心生不满,于是硬着头皮道:“老爷子马上就来了,你等着。”

    方勇闻言也脸色微变,但是他不可能仅凭一个小姑娘的一面之词就信了。

    “好,我等着。”

    众人就这样站在车下对峙,谁都不敢先动手,麻杆打狼两边都怕。

    萧辰负手抱胸靠在汽车上,对这一幕感觉颇为有趣。

    这个女孩看起来不是普通人,能报出一个人名就吓得方勇不敢乱动。

    这时,才一辆捷豹车慢悠悠的开过来。

    捷豹车停下,走出一个身高目测一米九的大块头。

    那男子一边走一边喝骂道:“方勇,你找死啊,连汪老爷子的客人也敢扣留?”

    方勇见到来人,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不屑:“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刘老三啊。”

    “怎么,汪老爷子没来,派你这个怂货过来的?”

    方勇提起的心瞬间放了下去,刘老三也算是当地的一个狠人,手下开了家建筑公司,专门承包路段,养着几十号人。

    但方勇可不怕他,他的地盘和刘老三的接壤,经常会摩擦,互有胜负,甚至方勇比较能打能拼,还占据上风。

    见来人不是汪老爷子亲到,程佳雪眼中也闪过一丝失落。

    “方勇,老子没时间和你废话,这人是汪老爷子亲自要保的,你别自误啊。”

    刘老三口中虽然这样说着,但却没有太过坚定出头的心。

    汪老爷子只是让秘书给他打的电话,语气也是很随意。

    “行,这个人我交给你。”

    方勇十分干脆利落的点头,他也没想和汪老爷子硬刚。

    不过他一只手直指萧辰道:“汪老爷子没说他也要保下来吧。”

    刘老三顿时愣住了,电话里可是只提了一个人。

    他目光不由看向程佳雪,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程佳雪虽然是顶级美女,不过美女他见多了,也就那样。

    但程小雪的皮肤非常白嫩,仿佛能掐出水来,这就太罕见了。

    程佳雪也踌躇了,旁边的杨梦梦急忙道:“萧大哥可是为我们出头的,你别落下他啊。”

    旁边的方勇冷哼道:“想保下这小子也行,叫汪老爷子亲来。或者是让我们清水镇的镇长打电话来。咱们的事情一笔勾销,否则的话,别怪我下手不留情面。”

    程佳雪也是初来乍到,怎么可能认识当地人,更没这个脸面让汪老爷子亲至。

    她好不容易打的电话,汪老爷子也只派个手下人过来。

    想让他亲自登门,根本不存在的。

    想到这,程佳雪心中忍不住一片悲哀。

    她打电话过去,人家都爱答不理,最后也只是随便派个人来,看来这个死局是解不开了。

    “小雪,你快想办法啊。”

    杨梦梦急的快哭了。

    程佳雪脸上一片惨淡:“我有什么办法,我的身份太低,根本说不上话。”

    杨梦梦闻言,顿时眼泪就下来了,默默看着萧辰。

    “小子,这时候,我看还有谁来救你?”

    昊哥阴测测的笑道。

    一众大汉也都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萧辰,跃跃欲试。

    而车内的诸多乘客,本以为会柳暗花明,没想到最后还是这样结局,只能叹气摇头。

    这时,萧辰突然开口道:“你当过兵?还是京城战区部队的?”

    “那是!我们方老大可是特种部队出身!像你这样的,他能打你十个!”

    昊哥冷笑道。

    方勇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住嘴,冷冷看着萧辰:“怎么,你也是当兵的?难不成在部队也有关系?可惜山高皇帝远,救不了你。”

    方勇倒不是怕萧辰,只是他这个人做事沉稳,希望把对手背景调查清楚,再狠狠往死里下手。

    车内众人都摇摇头,人家大美女把汪老爷子都搬过来了,也没用。

    你一个看起来二十岁的小年轻,能认识什么大人物?

    程佳雪更是不服的冷哼一声,她同样不相信萧辰能认识汪老爷子那个层次的。

    这时只见萧辰徐徐道:“那你应该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吧?”

    萧辰单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的样式很古怪,成半月形,外圈镶着银边,仿佛是从一整块圆玉中分割下来的三分之一。

    反勇只是随意的一瞥,双眼蓦然死死的盯住了玉佩上一个大写的‘史’字。

    他曾经在京城当过兵,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官家上三门的子弟,所以他知晓不少三家三门的事,其中也包括熟知三家三门的标志是什么。

    官家上三门用的是镀金半月玉佩,江湖下三门用的是镀银半月玉佩。

    而且半月玉佩数量有限,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玉佩,只有部分受重视的嫡系族人和地位极高的客卿才能拥有,用来彰显自己的身份。

    在南海省位高权重的汪老爷子也只不过是汪家的一个旁系,而眼前这个年轻人难道是史家嫡系子弟?

    就算不是,能拥有史家玉佩的人,也是和史家有莫大的关系,更不是他这个小角色能招惹的。一想到这,方勇顿时冷汗直流,看向萧辰的眼神都变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