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斜瞥了一眼方勇就明白了,他应该是认识这玉佩的。

    这玉佩是史文翔离开海陵市前,特意上门送给他的。

    据说曾经是史老爷子贴身佩戴的,不过现在史老太爷时日无多,已经不需要了。

    除了方勇外,刘老三和程佳雪都不认识半月玉佩,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

    “萧…萧先生,这事…应该是个误会。”

    方勇有些结巴的说道。

    此言一出,程佳雪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这才几秒钟,方勇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突然认怂了?

    刘老三也一脸摸不着头脑的迷糊样,他对方勇还是有些了解的。

    方勇的胆识过人,还喜欢争强斗狠,从来见过他认过怂。

    就是凭着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所以才能短时间成为清水县的一霸。

    “方老大,和他废话个屁,我们人多,直接把他……”

    昊哥还在那边叫嚣,但却没想到方老大猛的一个巴掌甩在脸上。

    昊哥直接蒙了,捂着脸不知所措,大家也都不明所以,这是怎么了?

    “不长眼的东西,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萧先生磕头赔罪。”

    方勇一脚踹在他的腿弯上,直接把昊哥踹的的跪在地上。

    他十分隐秘的给萧辰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认清局势。

    昊哥这时才反应过来,顿时知道惹到大人物了,否则方老大不会这副姿态。

    他慌忙磕头,连连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吧。”

    方老大也一脸陪笑道:“萧先生,您看他就一个二货,您就别和他计较了吧。”

    萧辰默然不语,忽然踏前一步,猛的一脚踩在了昊哥双腿啊。

    他的一脚直接把昊哥的双腿踩得尽数断裂。

    “啊!”

    昊哥抱着两腿满地打滚,凄厉惨叫。

    方老大等人面如土色,却不敢再发一言。

    萧辰的来头太大了,根本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回到车上,诸多乘客都用敬畏看着萧辰。

    连杨梦梦看萧辰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毕竟方勇一伙人来势汹汹,却被萧辰一句话吓得跪地求饶。

    只有程佳雪还高傲的抬起头,嘴里小声嘀咕道:“方勇不过是当地的一个小混混头目,几句话就会被唬住。”

    萧辰闻言笑了笑,他发现程佳雪属于刀子嘴豆腐心的,只是喜欢嘴上逞能罢了。

    但是萧宛如同为女孩,对于程佳雪高傲的态度很是不爽,一路上也只是和杨梦梦没头没尾的聊上几句。

    很快,车到了海州市汽车站,杨梦梦还恋恋不舍的样子,倒是程佳雪走之前,脸色凝重对萧辰道:“小子,你可别在这里到处惹麻烦,海州市可是有一些惹不起的大人物,他们实力远不是你能想象的。”

    她说到这,顿了顿,脸上有些犹豫道:“你要惹了祸,就报我的名字,说你认识程家的人。”

    “我哥哥厉害着呢,不需要你帮忙。”

    萧宛如抢着说道,脸上很是不服气。

    “那你们多保重。”

    程佳雪没有多说了。

    一行人就此分别,很快便消失在人海中。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两人肚子都饿的呱呱叫了。

    萧宛如指着一栋连锁大酒店道:“哥,我要去那里吃。”

    “好。”

    萧辰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这栋大厦高约几十层,看起来像是一个五星级的酒店。

    这种酒店一般都是吃喝玩乐样样俱全的。

    两人刚进去,便有服务员热情上前问道:“两位是想吃饭还是?”

    “吃饭。”

    “我们这里分一楼大厅和二楼雅厅的就餐位,你们要哪个?”

    其实这两种位置没有太大的区别,大多都是商家弄出来的噱头,不过价格则有明显差距了。

    萧辰没多想就说道:“雅厅吧。”

    对他来说,再贵也就几千块的事,他还是能负担的起的。

    服务员带着两人上了二楼,二楼的位置不多,而且临近中午,已经都坐满了。

    服务员也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于是有些抱歉的说道:“实在对不起,雅厅已经没位置了,要不你们去一楼吧。”

    萧宛如笑了笑道:“没事,一楼也一样,不都是吃饭嘛。”

    正当两人准备下楼时,突然一个声音喊住了他们。

    “等等。”

    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长相颇为俊美,他笑着朝着萧辰两人走来说道:“我也是一个用餐,也没人陪我说说话,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用餐嘛?”

    他的谈吐极为礼貌,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但是萧辰却敏锐的察觉到,男子的目光一直在萧宛如的身体上打量着。

    这让萧辰本能的有一种反感,他刚想开口拒绝时,萧宛如却笑着点头道:“好啊,那就谢谢你了。”

    萧辰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也不好多说,和男子一起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三人闲聊一阵,萧辰得知了男子名叫汪志泽,好像也是个富二代。

    不多时,服务员拿着菜单上来了。

    汪志泽看都没有看,一副很熟悉的模样说道:“拿三份菲力牛排,我的那份要五分熟,太熟我吃不惯,再上三份布朗尼蛋糕和瑞士卷和一瓶法国木铜庄园的红酒。”

    汪志泽的一言一行都充斥着高贵的气质,这些在普通人看来,连名字都叫不出的食物,在他看来仿佛稀疏平常,不值一提。

    “不好意思,这家店的档次不够,只有这些普通食材,有空我请你们来我的私人酒庄,我可是有一位从法国高薪请来的私人大厨。”

    汪志泽的语气很平凡,让人根本感觉不出他是在炫耀。

    而且他们认识才短短几分钟,汪志泽已经将自己富裕的家境,以及自己挑剔高贵的品味都展现了出来。

    “没事,这些已经很好了。”

    萧宛如笑着点头道。

    不得不说,像汪志泽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少女杀手。

    尤其是像萧宛如这样涉世未深的单纯女孩,完全抵挡不住汪志泽的糖衣炮弹。

    汪志泽看着萧宛如的这幅表情,嘴角也不自觉扬起一抹微笑。

    他不缺钱,什么样的绝色美人都玩过了,最近也是想换换口味。像萧宛如这样的青涩少女,自然一眼就被他给盯上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