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萧先生家里是做什么的?”

    汪志泽对着一旁一言不发的萧辰问道。

    “一点小产业罢了,不值一提。”

    萧辰显然不愿意多聊。

    “我家是做医药品企业的,在海陵市。”

    萧宛如立刻说道。

    汪志泽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一个小城市的家族企业,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不过他也差不多摸清楚了萧宛如的家境,对他而言,萧宛如已经是马上到嘴的肥肉了,逃都逃不掉。

    “我前些日子还收购了一家医药公司,和你们家的产业类型差不多,也是做保健药品一类的。”

    汪志泽装作很随意的说道,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是在不动声色的炫耀。

    “那一定要好多钱吧?”

    “也没花多少钱,只不过就是几个亿的融资并购,算不上什么,这样的公司我家旗下多着呢。”

    汪志泽对着萧宛如不在意的笑了笑。

    萧宛如一听要花‘几个亿’,不由得吃惊的张大了嘴。

    她虽然从小不愁吃穿,但是萧居正为了不让她养成娇惯乱花钱的习惯,零花钱一直都控制的很严格。

    几个亿对她来说,根本是想都不敢想,萧氏集团的市值也不过几千万。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阔绰到随手收购一个比他父亲公司还大的公司。

    这就是标准的高富帅啊,而且为人还彬彬有礼,丝毫没有富二代的狂傲和架子。

    萧宛如不仅对汪志泽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萧宛如脸上的表情一丝不差的落在汪志泽的眼中,他眼中也微不可查的闪过的一丝得意。

    仅仅是让萧宛如对他有好感,还不够,汪志泽转而对着萧辰说道:“萧先生,正好我那里还缺个高层管理的位置,不知道萧先生有没有在海州市发展的想法?”

    “没兴趣。”

    萧辰直截了当的拒绝道。

    如果不是碍于妹妹的面子,他早就带着妹妹走人了。

    汪志泽从头到尾一直都是在无形炫耀,虽然看起来是给人一直彬彬有礼的感觉,但是萧辰能看出来,他只是隐藏的比较深,一旦他达到了目的,肯定马上就变脸了。

    萧辰的拒绝让汪志泽愣了愣,他没想到萧辰居然这么不给他面子,就算不愿意,连场面话都不说。

    “哥,你怎么说话的呢,人家好心邀请你,你也不应该这么说吧。”

    萧宛如有些不满的嘟囔道,她又继续对着汪志泽解释道:“不好意思啊,我哥是个医生,也不喜欢插手家里的公司事务。”

    “我只是实话实说,免得让他继续找这个话茬继续纠缠下去。”

    萧辰冷冷的说道。

    “没事,没事,你哥哥是个性情中人,说话不拐弯抹角,很对我脾气。”

    汪志泽微笑着说道,但是他眼中却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阴霾。

    显然这个萧辰有些不好对付啊,这人如果不是个愣头青,那就是个极有城府的人。

    不过,他盯上的目标,一个萧辰又怎么能阻止他呢。

    一顿饭吃完,汪志泽结完账提议道:“现在时候还早,不如我带你们去马场玩玩吧?”

    “马场?”

    “嗯,整个南海省,只有海州市才有最正规马场俱乐部,而且那家马场的赛马是可不是外面的垃圾货色可比的,每一匹马都是外国进口的纯正血统赛马。”

    汪志泽说完,萧宛如已经有些心动了,她好像长这么大还没有骑过马呢。

    “哥,我想去玩玩。”

    萧宛如带着有些请求的眼神望着萧辰。

    萧辰暗叹了一口气,也不忍心拒绝她,而且他也想看看汪志泽到底还想玩什么花样。

    ……

    海州市,蓝光马术俱乐部。

    三人到的时候,汪志泽一边给萧宛如介绍道:“这家俱乐部是会员制的,会员审核很严格,要求三个老会员担保,并且还要通过老板审核通过,才能拿到会员卡。”

    “这么麻烦嘛?”

    萧宛如有些惊讶道。

    “不过不要紧,我是这家俱乐部的终身会员,有白金会员卡。”

    汪志泽不动声色的炫耀道。

    他这话说的很有套路,先是吹嘘一遍俱乐部的高档次,以及想要成为会员的高门槛,然后等萧宛如感叹时,再说出自己是白金会员。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也就萧宛如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容易上当罢了。

    不过有他在,他倒要看看这个汪志泽能玩出什么花样。汪志泽上前出示会员卡,立刻就有一位穿着黑色套裙丝袜,容貌精致的女经理出来,热情的将大家引入俱乐部,一边走,一边介绍道:“我们俱乐部骑马是按照时计费的,每一个小时是五千元。如果要挑选

    更高级的纯种马,或教练教学,则另外计费。”

    “此外,各位是新来的,需要购买一套骑马护具装,每套3万元”

    听着经理介绍,萧宛如都忍不住砸舌,一个小时就要5ooo块钱!

    她平日一个月零花钱也就一两千吧,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天价啊。

    “太贵了,我们还是……”

    萧宛如刚准备说话,汪志泽立刻打断道:“没事,今天我请客,这里的所有消费,我全包了。”

    “那你们跟我来。”

    女经理吩咐道。

    众人开始随着各个教练去挑选坐骑,分配给萧辰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教练,他自称姓秦,萧辰也客气的叫他为秦师傅。

    但是萧宛如却没有给分配教练,正当她一脸懵逼的骑在马上四处张望时,汪志泽走了过来。

    “我的马术也算不差,我来教你吧。”

    汪志泽说完也不等萧宛如同意,就准备骑上萧宛如的马,坐在她后面。

    正当他眼中露出得逞的笑容时,他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跨上去,突然肩膀被一只手给抓住了,然后一股巨力猛得将他给拉了下来。

    “扑通!”

    汪志泽猝不及防之下,摔了个狗吃屎。

    他回过神来十分恼怒的盯着身后的萧道:“萧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稍微用力了点,我只是想说,我也会马术,我来教我妹妹吧。”

    萧辰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

    但是萧辰的这幅表情落在汪志泽眼里,让他心中更加火大了。

    这个萧辰未免也太不识好歹了,自己看上他妹妹,是他的福气,可是萧辰却老是从中作梗。

    汪志泽眼中有一丝阴霾,但是一闪而逝,被他隐藏的很好。

    “哦,原来萧先生也会马术?这倒是让我没想到,不如我们来比比吧?”汪志泽盯着萧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