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兴趣跟你比。”

    萧辰直接拒绝道。

    萧辰的态度更加印证了汪志泽的想法,萧辰根本就不会马术。

    骑马可不是像打篮球那样一学就会的,这是一种高级运动,是古代王室贵族才有资格学的。

    而且他们大多都是从小接受马术学习,需要有专业的老师教导,再训练多年才能熟练的控制马儿。

    “怎么?难道你不敢?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娱乐一下,我又不会笑话你。”

    汪志泽故意用激将法道。

    “只是觉得跟你比太无聊,我觉得没意思。”

    萧辰淡淡道。

    “哈哈,萧先生,你口气也太大了吧?我可是曾经拿过海州市业余马术比赛的亚军。”

    “还有我这匹马,黑狮子,一个小时两万块,是我的专用马,也是整个马场最贵的几匹之一。”

    “你哪来的自信和我比?”

    汪志泽嗤笑着摇头道。

    周围几个汇聚来的客人也都纷纷过来看热闹。

    “不错,汪先生说的很对。”

    旁边的秦师傅也突然开口。

    “黑狮子是我们俱乐部价格最高,荣誉最多的马,它血统高贵纯净,出身自英国种马场,参加过多项大型赛事,都取得了不错的名次,它的爆发力和速度是别的马所比不上的。”

    “而且汪先生确实曾参加过业余马术比赛,您和他比,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众人见秦师傅这样专业马术教练都开口了,更不看好萧辰了。

    萧宛如脸色犹豫的看了看萧辰,几次欲言又止,她也觉得萧辰并不会马术,只是不知为何老是看不顺眼汪志泽。

    没想到萧辰依旧神色不变道:“那又如何?你便是奥运会金牌得主,在我眼里也不算什么。”

    “好大的口气!”

    汪志泽冷哼一声。

    “你要是真有那份实力就和光明正大的比一比,我若输了,门口那辆新买的兰博基尼幻影就归你了,你若输了买一辆价位相同的车赔给我,你敢不敢赌?一句话!”

    周围的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不止是萧宛如和秦师傅,一些来骑马的旁观者都变了颜色。

    兰博基尼幻影啊!一辆市场报价八百万的豪华跑车,而且不是有钱就能来到的。

    从提车到运到内地,这中间还要花不少手续费,林林总总算下来,落地价得靠近一千万吧。

    若这赌约真成立,顷刻间就能轰动整个俱乐部,甚至传进海州市的明日新闻。

    “是不是没钱赌?还是心里有数,明知不是我的对手,不敢应战?”

    说完,汪志泽故作摇头叹气的收回金牛标志的钥匙,但脸上得意神色怎么都没法抹去。

    他本就不认为萧辰会答应,只是故意掏出车钥匙炫耀一番,如果萧辰不敢应战,也可以趁机羞辱他一下。

    但是,他话音刚落,没想到萧辰却一口应道:“好,我答应你。”

    “什么?”

    汪志泽一脸震惊。

    “我虽然现在没车,但是钱我还是不缺的。”

    萧辰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众人都用看疯子的眼神望着萧辰,一个新手,连匹有默契度的马都没有,竟然要和业余比赛亚军的骑手比试?

    专业教练都不看好他,大家自然更倾向于专家意见。

    “哥,你确定要比嘛?”

    安萧宛如脸上有些担忧,八百万啊,这可不是小数字,而且萧辰从来没有找父亲要过钱,怎么可能会有八百万呢?

    她叫了一声,见萧辰一意孤行,就沉默了。

    从小到大,萧辰都是一个犟脾气,认准了事从来不会回头的。

    ‘如果输了,我给汪志泽求求情,相信他一定不会为难哥哥的。’

    萧宛如心中默默想着。

    “行,一言为定!”

    反应过来的汪志泽脸色狂喜,他只觉得萧辰这是打肿脸充胖子。

    萧辰非要强行装逼,也正中他的下怀。

    ‘等车到手后,老子就让萧宛如陪我睡一晚再送给她。八百万的跑车,就不信掰不开她的双腿。’

    萧氏集团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公司,就算萧辰能勉强拿出八百万,估计也是伤筋动骨,萧宛如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哥哥白输八百万的。

    汪志泽心中暗自想到,眼角目光再一次打量了萧宛如一遍,这么轻易就要得手了,让他心中一阵激动。

    赌约成立,接下来就是准备。

    整个俱乐部的客户都被惊动了,大家纷纷汇聚过来,瞧一瞧这两辆跑车的赌局。

    “他座下的黑狮子可是整个俱乐部短距离冲刺最快的马,纯正的血统。”

    “那青年要人没人,要马没马,这怎么比?输定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

    “汪先生已经准备好了,萧先生,您的坐骑呢?”

    秦师傅作为临时裁判,正皱眉看着萧辰。

    汪志泽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护手、护膝、头盔、马鞭、骑士服一应俱全,正在场边坐着热身运动。

    而相比之下,萧辰连衣服都没换,还穿着原先的休闲服,比赛用的马更是不知在何处。

    ‘这是比赛,不是过家家啊,八百万的赌局,这年轻人太随意了,只怕要输的很难看。’

    秦师傅暗暗摇头。

    “坐骑?”

    萧辰环顾一周,指着一旁马场里的一匹有些矮小的棕色马说道:“就用它吧。”

    秦师傅眼都瞪出来,不可思议道:“萧辰先生,那里是幼年马场,你指的是一匹两岁的混血马,甚至连赛马的资格都没有!而且它还没成年,更没有接受完专业的训练,完全不能骑!”

    比赛用的所有马都是需要经过专业训练三到五年,表现优异的才有资格成为赛马。

    而那些不合格的马儿是不能骑的,如果强行骑的话,别说比赛了,就是骑手也会发生重大的危险。

    秦师傅这二十多年的骑马经历,曾经就见过有不听劝阻的客人非要骑不合格的马,结果马儿发狂,差点没踩死那人。

    “我说它行,它就行。”

    萧辰语言平淡,却带着不容执着的自信。

    秦师傅还想再劝,萧辰已经将它牵了出来,一个翻身直接骑到马上。

    “简直是胡闹!”

    秦师傅心中暗叹了口气,这是个彻头彻尾的外行,根本就不懂这里面的门道。

    他已经做好准备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你就这样和我比?”

    汪志泽斜瞥了他一眼。

    见萧辰坐在马上,一副来郊游的样子,肚皮都要笑破了。

    “开始吧。”萧辰淡然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