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看了一眼床上的病人,关键在他身上的各项仪器都出现了警报声,显然病人已经命悬一线了。

    他双眼蓦然闪过一丝亮光,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诧异的喃喃道:“枪伤?”

    虽然隔着五六米的距离,病人身上也裹着严严实实,但根本挡不住萧辰的透视眼。

    华夏可是对于枪支管理极为严格,极有有人因为枪伤入院。

    萧辰扫了一眼面前这位拿着枪的男子肩膀上的军衔,一杠三星,这是一位上尉!

    看他的模样是负责病人的警戒工作的,能让一位上尉当警卫员的,那么躺在床上的这人,应该是个大人物了。

    萧辰估计起码也是个大校军衔,华夏没有和外国一样设置‘准将’这一军衔,但是国内的大校和外国的准将是一个级别的。

    这起码得是半个将军以上的人物啊,无论放在哪都是见不得的大人物。

    而姜院长当时焦急的催促自己来海州市帮忙,如果他没猜错,估计就是眼前这人了。

    “何教授来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一群人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陆续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名男子进来看到萧辰被枪指着头的一幕,略微一怔。

    “张副官,这是怎么回事?你又是谁?”

    何教授的后一句话是对萧辰问的。

    萧辰指着床上的病人说道:“我是来帮忙的。”

    “你又不是医生,帮什么忙?还不快出去,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

    何同光训斥道。

    张副官看到医生来了,也顾不上萧辰,立刻说道:“快,别问了,王大校快不行了,赶紧来看看。”

    床上的病人像是陷入了昏迷,紧闭着双眼,却一脸的痛苦,仿佛在经受着什么煎熬。

    何教授上前迅速检查了一下,眉头深锁了起来。

    “王大校因为没有取出子弹,内部在出血,需要尽快取出子弹。”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做手术啊。”

    张副官催促道。

    何同光摇了摇头道:“这颗是特制的,稍有不慎知道就会碎裂成无数小碎片,四散开来,而且它在肋骨位置,距离心脏很近,一旦手术失误就会导致死亡,难度很大。”

    “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我就问你,怎么才能治好王大校。”

    张副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语气有些焦急。

    “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强行开刀试一试了。”

    何同光对着身旁几位医生说道:“一起动手吧。”

    “等等!他不能开刀。”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

    何同光转过身去,皱着眉头盯着萧辰道:“你怎么还在这?这里是特级无菌医护室,不能什么人都能进的。”

    张副官也冷冷的说道:“小子,你再捣乱的话,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

    “病人体内的那颗子弹已经移动到了心脏大动脉附近,根本做不了手术,而且你们说这子弹是特制,那就又增加了手术失败的几率。”

    萧辰刚说完,何同光便冷哼了一声道:“你又没有看过X光片,怎么知道子弹已经移动到了大动脉附近?”

    “我已经将情况告诉你了,你信与不信就不关我的事了,但是我还要劝你一句,现在不能开刀。”

    萧辰淡然说道。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赶紧说!”

    张副官性子很是暴躁,他见萧辰仿佛懂些医学知识,立刻问道。

    “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给病人注射大剂量镇定剂,再将病人侧身,让卡在大动脉附近的子弹移动出来,这样就算手术出现问题,也还有机会抢救。”

    萧辰分析完,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一派胡言!”

    何同光忍不住怒斥,又继续说道:“且不说你在那瞎猜测子弹的位置,就你提出的这个方案,真是可笑至极,我随便一个学生都不可能提出这样幼稚的救治方案。”

    何同光对于萧辰的提议,根本不屑一顾。

    就算萧辰懂一些医学知识,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估计也就是哪个医学院的学生,说不定都没毕业。

    而他则是静安医院的首席专家教授,这样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子居然在他面前班门弄斧,让他非常不开心。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立刻取出子弹,我虽然没有完全把握,但是六七成还是有的。”

    张副官点了点头,权衡利弊,他还是决定相信何教授的话。

    何同光很快便和几位医生准备妥当,开始手术。

    他拿上手术刀极为小心的在王大校胸口开了一个小创口。

    正当照明灯照进来的时候,何同光拿着镊子的手突然停住了。

    “怎么会这样?子弹不见了!”

    何同光懵了,根据之前拍的片子,子弹应该就在肋骨附近才对。

    “怎么了?怎么不动了?”

    张副官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他就算不动医学,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子弹好像……真的移动了。”

    何同光的脸色有些难看。

    难不成萧辰说对了,子弹移动到了心脏大动脉附近。

    一时间,何同光思绪有些混乱了,这么多人都看着,让他有些头皮发麻,不知道怎么说了。

    但是多年的临床经验很快让他冷静下来,他咬了咬牙说道:“你们先缝合这个伤口。”

    他说完又在心脏右侧开了一个小口子,不过这次,他拿着手术刀的手略微有些抖,显然他心里很慌张。

    在病人身上开刀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随便玩的。

    每一刀下去,都会对病人的病情产生很大的影响。

    对于自己的误判,何同光没有解释太多,他很快就完成了第一步。

    当他的目光看到大动脉附近的一颗银色子弹时,心又提了起来。

    ‘果真是在大动脉附近!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萧辰的话全说准了,这让何同光脸色有些难看。

    现在已经是最紧要的关头了,何同光也来不及多想,只要他成功完成了手术,那么之前的一些小失误,自然也不会有人再提起了。

    只见他拿着镊子小心翼翼的伸进去,然后慢慢的夹住了子弹了。

    何同光微微松了一口气,眼中也闪过一丝满意。

    就在这时,突兀的一道‘滋啦’声传来。被镊子夹住的子弹,十分诡异的如同玻璃般碎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