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

    何同光立刻慌了神。

    这颗不知如何制造的特殊子弹,蓦然间碎成了无数片。

    而且这些碎片锋利无比,还处于心脏附近,只要王大校醒来后,身体微微一动,就会牵动子弹碎片移动,那时候,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妈了个巴子!你做了什么?”

    张副官也明白了,手术已经失败了,他拎起何同光,右手已经掏出了手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大声质问道。

    “我……我也没有想到这子弹这么诡异。而且我的做法并没有错,就算换了别人,这子弹照样会碎。”

    何同光急忙辩解道。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不能动手术。”

    萧辰突兀的插了一句道。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嘛?”

    何同光冷哼一声道。

    他虽然失败了,但是他的尊严和权威不是萧辰能挑战的。

    “如果你不是之前在这里,耽误了我们这么多时间,导致王大校的病情发生变化,手术可能也不会有意外。”

    何同光不动声色的甩锅了萧辰。

    既然情况已经发生了,这个责任他背不起,最好的替罪羊就是萧辰。

    就算不能让他完全免责,好歹也能分担一下众人的注意力。

    “小丽,去叫保安,把这个人抓起来,这个人来历不明,莫名其妙强闯进医护室,我怀疑他可能是别有目的。”

    何同光十分精明的给萧辰扣上了一个洗不掉的‘屎盆子’。

    一时间,所有人仔细一想,觉得何同光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

    萧辰又不是本院的医院,却恰好出现在这里,还对他们的方案指手画脚,说不定真的是别有目的。

    “我叫萧辰,是海陵市医院的副主任医师,我来这里,是因为海陵市医院的姜院长派我来治疗一个特殊病人。”

    萧辰不急不躁的解释道。

    他如果再说不清楚,恐怕真要被何同光给泼脏水了。

    “海陵市医院的萧神医?”

    “我听说过他,前阵子,这位萧神医治好了一位癌症病人,一时间轰动了好久。”

    “就是他啊,怎么这么年轻?不太像啊。”

    医生都是年纪越大,医术、经验越精湛。

    这位被传的神乎其神的萧神医,在他们的印象中,怎么也得是个七老八十的人,才配得上‘神医’这个名号吧。

    “胡扯!你是海陵市的萧神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何同光讥笑道,一脸不相信。

    他虽然不知道这个萧神医是否真和传闻中的一般厉害,但一定不可能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何教授,麻醉剂的时间马上就过了?要不要继续打一针麻醉剂?”

    这时,一个医师盯着钟表插了句话问道。

    何同光脸色犹豫了片刻才说道:“再打一针双倍剂量的,不能让王大校醒来。”

    “停!不要听他的。”

    萧辰闻言立刻皱眉呵斥道。

    “小子,你想干嘛?难不成你就是想来捣乱害死王大校?”

    何同光盯着萧辰道。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还有你的教授头衔是谁给你颁发的?”

    萧辰忍不住骂道。

    “你说什么?”

    何同光闻言,气的眼睛瞪大了,以他的身份,好多年都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了。

    “你应该知道麻醉剂注射过量会直接导致病人休克死亡,你居然还打算使用双倍剂量?”

    “让我猜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打算给病人强行‘续命’几个小时,然后直接甩手给别人,最后出现了问题,你也不需要负责,我说的对不对?”

    萧辰每说一句,就往前走一步,直到走到何同光面前。

    何同光的眼神有些躲闪,显然是被萧辰猜中了,但是他依旧强硬的说道:“你可不要诬陷我,这种情况下,再过十分钟药效过了,王大校一动就会导致动脉、心脏被刺穿,到时候救无可救。”

    “你不是说你是海陵市的萧神医嘛?那你倒是治好王大校给我们看看啊。”

    何同光稳定了心神,开始反击道。

    王大校现在的情况已经无力回天了,除非是神仙来了,否则谁也不可能在短短十分钟内,取出上百片锋利的碎片。

    他说这话其实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想蛊惑萧辰接手病人。

    他心知肚明自己是救不了王大校了,不止是他,谁都救不了王大校。

    如果萧辰年轻冲动,中了他的激将法,到时候王大校如果死了,那自己就有借口撇干净责任。

    “谁说我治不了?”

    萧辰十分冷静的说道。

    此言一出,何同光眼中微不可查出现一丝喜色。

    果然,萧辰还是太年轻,只是一句话就让萧辰按耐不住,上了当。

    “哦?那我倒要看看,传闻中的‘萧神医’是不是名不虚传。”

    何同光阴阳怪气的冷嘲道。

    在场的众多医生都暗自摇了摇头,他们很清楚,王大校是没得治了,但是这话他们不敢说不出来。

    萧辰居然敢在这个关头接下这个烂摊子,如果不是蠢,那就是自信过头。

    “你真的有办法治好大校?”

    张副官听到萧辰的话,眼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虽然他心里也不太相信萧辰,但是这个关头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只要有一丝丝机会,他都要试一试。

    “让开!”

    萧辰说完走到了王大校身旁。

    一旁的监护医师提醒道:“还有六分钟,麻醉剂就要失效了。”

    “足够了。”

    萧辰点了点头,他左手五指轻轻按在伤口左右,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修炼的《九品玄典》是一本医武双修的奇书,共有九个境界,一品一重天。

    当修炼此书入门达到一品后,体内会产生一种‘真气’,这是一种肉眼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的存在。

    修炼修的也是体内的这股‘气’,当真气不断壮大,甚至可以破体而出,运气伤人。

    萧辰控制着体内那股微弱的真气,通过手指传输进王大校的体内。

    所有人都一脸不知所以然的看着萧辰,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足足片刻后,医师再次提醒道:“药效还有一分钟!”

    这时,萧辰蓦然睁开双眼,口中低喝一声道:“破!”

    只见王大校伤口里诡异的飞射出了上百片带血的子弹碎片,全部都扎进了墙壁上,在墙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快看!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碎片居然从伤口里飞射了出来!太诡异了。”一时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萧辰,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