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在做梦吧。”

    何同光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是什么治疗方法?中医加武术?他狠狠的掐了下自己,感觉到疼痛后才明白,这是真的。

    “探测器都没反应了,碎片全部取出来了。”

    一旁监护的医师做完检查后,一脸欣喜的说道。

    “这年轻人果真配得上‘神医’二字!”

    “是啊,我行医十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治疗方法,真是神了。”

    顿时,众人对萧辰赞许不已。

    何同光一脸失魂落魄,他不傻,他能看出来自己和眼前这个他看不起的年轻人有多大的差距。

    他转身默默走了出去,他的脸已经丢光了,再待下去只是自取其辱了。

    ……

    院长办公室中。

    萧辰一脸懵逼说道:“刘院长,姜院长让我不用回去了嘛?”

    刘院长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道:“我们静安医院是南海省最好的医院,你在我们这里也能得到很好的发展,你可以考虑一下,实在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萧辰闻言有些哭笑不得,这老头子得知他治好王大校后,不知道和姜院长谈了什么,居然想把他挖过来。

    刘院长继续趁热打铁道:“你可以先留下来适应一下,而且张副官指名让你负责王大校的病情康复,等王大校彻底康复了,你再给我答案,你看怎么样?”

    萧辰无奈的点了点头,他这个时候拒绝,显然是有些不给面子了。

    “那好,我正式宣布你为医院的特级主任医师。”

    刘院长见此,立刻拿出最优厚的待遇。

    特级主任医师已经是他能给的最大职位了,教授头衔需要国立医院的高层审核过后,才能颁发。

    而且一旦取得了教授头衔就等于是吃公粮了,两者完全不一样。

    “那就多谢刘院长的厚爱了。”

    萧辰脸色坦然的点了点头,对这个结果他不是很意外。

    “萧医师刚来就帮了我们医院一个大忙,不如晚上我请你吃个饭,就当接风洗尘了,如此?”

    刘院长笑着问道。

    “我若是拒绝,岂不是驳了您的面子?”

    萧辰笑着点了点头。

    ……

    晚上七点,一家古色古香的饭店里。

    刘院长带了几位教授头衔的医师和萧辰来到二楼。

    这家很有特色,装潢是模仿民国茶楼的样式,天花板上挂着的是灯笼,但是却不显昏暗。

    而且所有的桌子、椅子都是雕花过的,每一件都是艺术品。

    “萧先生,你看这家饭店还不错吧?”

    刘院长问道。

    萧辰点了点头道:“装潢确实挺别具一格的。”

    “不只是装潢,这家店是老字号了,以做药膳出名。”

    刘院长解释道。

    “哦?那我倒要好好尝尝……”

    萧辰刚说话,突然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声打断了他,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哈哈,我说老太婆,你是不是想发财想得发疯了,这根干瘪的快发霉的何首乌,你就想卖十万块?”门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声,其中一个声音特别的刺耳,语气中充满了嘲讽:“呵呵,我看五百块还差不多,这还是我看你年纪大了,才给你这个价,要是这根何首乌卖给别人,估计就按废料价几十块给收了。

    ”

    “哈哈哈!我看就是这老太婆想发财想得发疯了,不然一根快发霉的何首乌怎么会要十万块的价格,她咋就不去抢银行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哈哈大笑声。

    “是啊,是啊,老太太,我看年老板出的价很公道了,五百块你就卖给他吧!”

    也有人附和道:“要是换了别家,肯定卖不到这个价。”

    “外面怎么回事?”

    萧辰等人顿时被门口的吵闹声惊动了,此时菜也没上桌,大家都起身下楼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此时此刻,店门口围了不少人,正指指点点着。

    被围在中间的是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穿着很朴素的衣服,头发有些花白,手中正拿着一根小臂粗细、黑得发青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物品,满脸的羞愧。

    因此,刚才那边的争吵,萧辰他们全听在了耳中,也隐约地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显然,这个老太太要出卖她手中的物品,可能出价比较高,因此被人嘲笑了。

    “我这根何首乌不是发霉,而是本来如此,是我丈夫生前在深山的悬崖峭壁上拿命采来的,你看这么大的何首乌起码得长了几百年吧,怎么可能只值五百块,你这是想讹我呀。”

    被众人嘲笑,老太太又羞又恼,不由争辩道。

    “哼,你这老太婆还真不识数,谁讹你啊!”

    刚才说话最响的那人不由冷哼一声。

    他是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子,身形微胖,一张肉乎乎的脸,看起来很和善的样子。

    只是,他此刻满脸的讥讽和冷笑:“你去打听打听,我年长庆在这里也做了好几年生意了,信誉可是响当当的,从来都是童叟无欺,怎么会骗你这样一个老太太。”

    自称年长庆的男子,正是这家店的老板。

    被老太婆当面指责骗人,他有些生气了,不禁声色俱厉地道:“你看你的这根何首乌,虽然有些年份,但它干瘪、发霉的这么厉害,表面都发青了,完全已经是不能吃了。”

    “要是这东西保存的好,说不定还能值个一万两万的,但以现在的情况,五百块也是我出了高价。不信你去问问别家,谁会出这样的高价?”

    “唉!”

    老太太长长地叹了口气,脸色变得黯然下来。她望了望手中的那根小臂粗细、略微有些青紫色的何首乌,神情中现出了一丝悲色:“我这很何首乌是我丈夫用命换来的,我丈夫临死的时候还一直叮嘱我,一定要好好保存,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卖。如

    果不是我孙子生了重病,急需用钱,我也不会卖的。”

    老太太自言自语着,神情更见悲切:“唉,想不到真的要来卖掉它了,却这么不值钱。五百块,五百块啊,哪里能救得了我孙儿啊!”

    说着,她无奈地收起了那东西,准备离开这店面。

    五百块,与她心里的意想价格实在是相差太远了,所以,老太太却是怎么也舍不得卖掉它。

    “老婆婆,您等一下。”这个时候,萧辰从店里走了出来,伸手拦住了她道:“您让我看看您手中的这根何首乌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