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小伙子,您想要它?”

    老太太不由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嗯,我先看看再说。”

    张横微笑道。

    “呃,萧先生,你想要这玩意干嘛?”

    跟出来的刘院长很是诧异,诸多同事望向张横的目光有些异样。

    他们是医生,自然都能分辨出药材的真假。

    这何首乌虽然长的很大,很稀有,但是它表面都发青、发霉了,再好的药材发霉了,那也没用啊。

    所以,他们看到萧辰竟然对这东西感兴趣,确实是心里感到非常的奇怪。

    然而,萧辰从那老太太手中接过何首乌,神情却是变得肃然了起来。

    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何首乌,神情急剧地变化着。

    看他的样子,仿佛手中把玩的不是一根发霉的何首乌,而是拿着一根千年灵药,神情是这样的专注。

    何首乌是一种昂贵的中药材,算不上罕见,但是上了年份的就十分珍贵。

    因为何首乌对于生长环境的要求很高,所以生长极为缓慢。

    而且,何首乌也是少数不会自然死亡的药材,只要条件允许,它能一直生长。

    按照《本草纲目》记载,何首乌真仙草也。

    ‘五十年者如拳大,一百年者如碗大,二百年者如斗栳大。如果照此估算,这株野生何首乌,已经生长了数千年可能都不止。’

    萧辰记得他师傅曾经通过一些渠道,买来了一根一千三百年的何首乌,这已经算得上是灵药了。

    但是那根何首乌还没有他手中这根粗。

    《九品玄典》的修炼,萧辰已经感觉到瓶颈了,如果无法自然突破,那只能寄希望于一些灵药帮助了。

    “小伙子,你真的想买这根何首乌吗?”

    见萧辰这副模样,老太太精神不由为之一振,脸上也露出了迫切的神色。

    “嗯!”

    萧辰又点了点头。

    “可是,我这根何首乌要卖十万块!”

    老太太有些讷讷地道。

    刚才她被年长庆讽刺,所以现在她对这根何首乌也没有了多大的信心,说话有些底气不足。

    “如果小伙子你真的想要的话,稍微便宜些也可以。”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萧辰接下来却是说出了一句让在场所有人无比震惊的话来。

    “不,老人家,您这根何首乌十万块钱太便宜了!”

    萧辰再次细细地看了看手中的尺子,目光转向了那老太太:“如果您愿意,我就花二十万块把它给买了。”

    “啊!”

    老太太浑身一震,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神色,紧接着连连点起头来:“卖,当然卖,小伙子,你真是个好人啊!”

    突然听到眼前的年青人愿意花二十万块钱买她手中的何首乌,老太太确实是有些欣喜若狂。

    而且,她也立刻意识到了,这极有可能是这个年青人刚才听到了她那段自言自语的话,这是可怜她,这才愿意多花十万块钱买这根何首乌。

    所以,她心里感动不已,这才会连连称谢,说萧辰是个好人。

    “呃,萧先生,你没说错吧……”

    刘院长却是惊呆了。

    这根看起来发霉的何首乌,萧辰不仅买了,还加了一倍的价格买!

    不仅是他,旁边的几位医师也是互望一眼,满脸的怪异。

    他们也都与那老太太的想法一样,以为萧辰是听了她刚才的话,看这老太太可怜,急着用钱救孙子,这才出手多花十万块买下,其实是想帮她。

    但是,众人却哪里知道,萧辰买这根何首乌,还真不是这个原因。

    就在萧辰下楼的一瞬间,举目向外望去的时候,就被老太太手中的这根何首乌给吸引住了。

    因为,只有他知道,真正的千年灵药是什么样子的。

    当年师傅买的那根何首乌也是表面微微发青,但是不明显。

    因为很多药材生长了千年后,早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异’。

    在生物学上,用科学解释,这叫做生命的自然进化。

    这世间万物都是无时无刻在适应环境,选择性的进化自己。

    何况一根生长了不知道几千年的何首乌。

    据他师傅说,当何首乌从乌黑色变成了全青色的时候,那么这颗何首乌有可能会成精。

    但是萧辰直到现在都无法理解师傅口中的‘成精’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判断,有了这根何首乌,他近期就有把握突破到二品境界,萧辰想到这心头震动。

    至于说萧辰为什么不让价,很爽快地愿意多花十万块,这确实就是同情眼前的这位老太太。

    他也不缺钱,二十万对于他来说,并不多,何况能买到一根几千年的何首乌,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于是,萧辰就这么决定用多花十万块买这根何首乌,也算是帮这位可怜的老太太一把。

    心中想着,萧辰就要从皮包里拿钱。

    然而,他还没把钱拿出来,旁边的刘院长已是抢先一步道:“萧先生,这点小钱就让我来付吧。”

    “怎么?”

    萧辰一怔,望向了刘院长。“一来,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一顿饭并不能表达我的感谢,二来,我明白你心中所想,我也想略出点薄力帮助这位老太太一把。所以,这根何首乌的钱,就由我来付,算是给萧先生入职我们静安医院的贺礼

    吧!”

    刘院长不由分说,已是从皮包里拿出了支票本,刷刷刷地填上了三十万块,塞到了那老太太的手中:“老人家,这是三十万块,多出的十万就当我的一点心意,旁边就有银行,马上就可以取现。”

    萧辰只是答应了他暂时留在静安医院,等待王大校康复,但是至于以后他会不会留下来,萧辰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表态。

    所以,此刻有这样交好萧辰,赢得好感的机会,他哪里会错过。

    “啊!”

    老太太一时被弄蒙了,望望萧辰,再看看刘院长,有些迟疑,不知道是不是该拿这张三十万块的支票。

    “那多谢刘院长了。”

    萧辰微一沉吟,还是欣然接受了刘院长的好意。

    反正他当了这么多年院长,每年上百万的年薪,让他破费一点,也不算什么。

    说着,萧辰转向了那位老太太,微笑着道:“老人家,您就收下吧!”

    “好的,好的,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好人啊!”老太太连连称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