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脱掉了上衣,起身一跃,跳在了瀑布下的岩石上。

    顿时,一股巨力毫无保留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萧辰原本有些清瘦的身体在巨大的水压下呈现出了一条条虬结的肌肉。

    萧辰在瀑布下了站了大约五分钟,身形开始摇晃了起来,显然他快坚持不住了。

    这种水压,如果换了一个普通成年人,恐怕连五秒都坚持不住。

    萧辰手掌一翻拿出了那根何首乌,他将何首乌直接掰成两截,生食了起来。

    他本想将何首乌练成丹药服用,可是他找不到能配合这根三千年的何首乌炼丹的辅药。

    如果强行用一些不入流的药材配合炼制反而会拉低何首乌的药效和价值。

    如此一来,不如生吃更加能保证药效的最大化。

    不到一会儿功夫,何首乌就被萧辰给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顿时,腹中升起的一股温热感,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热。

    仿佛腹中有一股‘真气’想要破体而出,这是药效在发挥作用了。

    萧辰显然还是低估了这三千年的灵药中所蕴含的药力。

    如果不能及时发挥或者吸收掉药力,以萧辰远超正常人的体质也会落到爆体而亡的结局。

    “啊!”

    萧辰低喝了一声,身上的肌肉虬结的愈发条纹分明,而且还微微发红着。

    他体内的骨骼在药力的刺激下愈发坚固,经脉扩大了一倍。

    武道上,练武之人需要外练筋骨、内修气血。

    达到了这一步的顶峰后,才可以修炼真气。

    凝聚出了真气才算入了门,在武道上称为‘内劲’。

    内劲武者因为有了真气,所以他们的一掌一拳包涵着巨大的破坏力。

    但是内劲武者却十分罕见,大多数武者都难倒了在凝聚真气这一步。

    内劲大成之后便是‘化劲’,化劲武者可以控制体内的真气可以破体而出,隔空伤人。

    真气是无声无息、无形无影的,而一名化劲武者则可以在你毫无察觉的情况将你击杀。

    所以宁可得罪一百个内劲武者,也不能惹了一位化劲强者。

    但是内劲武者中能突破到化劲的,仅仅只是凤毛麟角。

    此时,萧辰站在瀑布下,他的身体没有因为巨大的水压而佝偻,反而隐隐拔高了几分。

    足足一个小时后,萧辰皮肤上红色渐渐散去,他蓦然睁大了双眼,凌空一拳打出。

    不远处的水面如同落进了一块巨石般,溅起了浪花。

    萧辰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正是进阶二品的表现。

    真气外放,无声无息,一触即发。

    他上了岸,穿好了衣服,正准备离开时,突然草丛里一阵攒动。

    萧辰双眼蓦然一亮,望了过去,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怎么是她?”

    一个踉踉跄跄的女子从树丛里走了出来,而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这人正是不久前和萧辰一起坐车来的程佳雪。

    此时程佳雪双眼禁闭,脸色红润的不正常,嘴里呢喃着自言自语,仿佛喝醉酒了一般。

    但是她身上却没有任何酒味,萧辰走了过来,给她把了把脉,又掀开她的眼皮看了看,脸色有些古怪的喃喃道:“看来是有人给她下了媚药……”

    虽然媚药不是什么毒药,不伤及性命,但他总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这。

    萧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幸好他经常随身携带一些救毒的丹药,以备不时之需。

    他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清香扑鼻的丹药在手中。

    萧辰一手捏着程佳雪的嘴,让她微微松开牙齿,然后右手将丹药塞了进去。

    正当萧辰觉得完事了,准备离开时,刚塞进她嘴里的丹药被她无意识的吐了出来。

    程佳雪突兀的张开双手搂住了萧辰,然后一双修长的大腿如同八爪鱼般缠了上去。

    萧辰面对面感受着程佳雪吐气如兰的气息,看着她满是潮红色的脖子,脸上还露出一副极其妩媚的感觉,这让萧辰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这换了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会想入非非,何况还是这么香艳的场景。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撇过头去,虽然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是这个萧辰如果把持不住,那就是乘人之危了。

    萧辰自然也不肯这么轻易就范,何况他的力气也不是程佳雪可比的。

    程佳雪外面穿的一件淡蓝色的吊带裙,在混乱的挣扎之中,她肩膀上的吊带突兀的滑落了下来。

    没了这层衣物遮挡,程佳雪里面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呈现在萧辰眼中。

    “卧擦,受不了。”

    怀里这么一个尤物在极尽本能的诱惑自己,这让萧辰的大脑瞬间充血了。

    他立刻又拿出一颗丹药塞进了程佳雪的嘴里,或许是丹药太苦,程佳雪本能的又吐了出来。

    萧辰反复试了几次,都无功而终后,他也头疼了起来。

    而这时的程佳雪愈发‘疯狂’了,一直亲吻着他的脖子,一直往上延伸。

    萧辰也被她给撩拨的心猿意马,继续这样下去,他也不敢保住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咬了咬牙自言自语道:“这可不怪我,我这是在帮你。”

    他说完就将解毒丹药含在自己嘴中,然后对着程佳雪亲了上去。

    嘴里的丹药被萧辰慢慢送进程佳雪口中,程佳雪显然也沉迷在这其中,舍不得松开口,丹药也被她给吞了进去。

    一看大功告成,萧辰立刻推开了程佳雪,然后禁锢着她的双手,等待着解药的药效发挥作用。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程佳雪终于安稳了下来。

    “嗯……”

    程佳雪低声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本能的环视了一眼周围。

    “啊!你对我干了什么?”

    萧辰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程佳雪使劲的推开他,一脸戒备的盯着萧辰。最让她感到慌张的是,她和萧辰两人都是衣衫不整,而且萧辰还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这她隐隐约约联想到发生了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