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我解释……”

    萧辰一看程佳雪的脸色,就明白她可能是想多了,刚准备上前说,就被程佳雪抬起手打断道:“你别过来!我可要喊人了。”

    萧辰苦笑着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两步,他这好心救人,反而被当成色狼了,这也太无语了吧。

    “你听我说,你中了媚药,误打误撞闯入此地,是我给你服用了解药。”

    程佳雪闻言脸色有些古怪的低声喃喃道:“怪不得我感觉不对劲,原来是被下药了。”

    “那你怎么解释,我们两个都衣衫不整?”

    程佳雪突兀又盯着萧辰质问道,可能萧辰说的话是半真半假。

    她不信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毫无抵抗力,甚至要投怀送抱了,萧辰就没有趁机做了些什么。

    “算了,我跟你解释不清。”

    萧辰干脆不说了,这事越解释反而越扯不清楚。

    何况萧辰的确有些心虚,这事如果说的太清楚,反而会让两人尴尬。

    “哼。”

    程佳雪一看萧辰的态度,以为他这是默认了,不由得有些气恼起来。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在逼近,还有几个人在说话。

    “去那边找找,那小妮子被我下了药,跑不了太远的。”

    “给老子搜仔细点,发现人了,立刻告诉……”

    男子话还没说完,突然看到眼前的萧辰和程佳雪,微微一怔。

    他的目光在萧辰和程佳雪身上来回打量了片刻,尤其是看到两人衣衫不整的模样,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马勒戈壁,老子还没碰的女人,居然便宜了你这个小子!”

    程佳雪看到男子后,脸色微微一变,她立刻小声的对着萧辰说道:“你有没有带手机,快报警!”

    “他是谁?就是他给你下的药嘛?”

    萧辰瞥了一眼问道。

    “他叫徐玉龙,是海州市市长的儿子,你赶紧打电话报警,如果警察来了,他肯定不敢光明正大动手的。”

    程佳雪点了点头焦急的催促道。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报警。”

    程佳雪见萧辰无动于衷,脸色愈发焦急了。

    萧辰摇了摇头道:“就算报警了也没用,我们肯定会被带回局子里,到时候就更难办了。”

    萧辰想的很周到,按正常的报警程序,他们一定会被一起带走做笔录,明面上徐玉龙不好动手,但是进了局子后就不好说了。

    很快,徐玉龙带来的几个人也闻言聚集了过来。

    这几人看起来都脚步虚浮,脸色呈现着不正常的发白,显然都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应该是想巴结徐玉龙的小纨绔。

    萧辰扫了他们一眼,顿时没了什么兴趣,这几个人加起来也不够他一只手打的。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徐玉龙十分嚣张的走上前,一副用鼻孔看人的姿态。

    “徐公子是吧?”

    萧辰瞅了他一眼说道。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碰了我的女人,还不赶紧跪下认错,求老子放你一马。”

    “至于你这个破鞋,老子也不要了,就让我几个兄弟享受一下。”

    徐玉龙冷声道。

    程佳雪闻言,立刻激动的说道:“你别想得逞,我就是死,也不可能让你们糟蹋我的。”

    “哼,臭女人,老子让你说话了嘛?害老子追了你这么远,等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徐玉龙说完就上前抬起手,作势要一巴掌打过去。

    可他的手抬在半空中,却怎么也放不下来。

    只见萧辰钳制住他的手臂淡然说道:“徐公子,你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吧。”

    “你他妈的!你小子居然敢拦我?信不信我……”

    徐玉龙暴怒看着萧辰。

    “啪!”

    他话还没有说完,萧辰突兀的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谁准许你骂我妈了?”

    萧辰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徐玉龙被这突兀的一巴掌给打懵了,他是什么身份?走到哪里都被人恭维着,就是那些有钱有势的大佬看到他,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如今他却被一个不认识的小子给打了一巴掌!

    程佳雪也是一脸愕然,她本以为只是一个有些冲动的小子,但是人不傻。

    可是现在看来,她想错了,萧辰不是傻,这分明就是没带脑子啊。

    自古以来,民不和官斗,这是华夏几千年来流传下来的观点,也是很正确的观点。

    虽然徐玉龙只是一个纨绔的官二代,但是他爸是市长啊。

    徐玉龙沾了他老爹的光,很多人想巴结市长没有门路,就会通过徐玉龙,私下去交好他。

    因此,徐玉龙的一句话甚至比他老爹更管用。

    何况,打人不打脸,打脸是一种蔑视的表现,这让徐玉龙立刻变成了一个火药桶般,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看着萧辰。

    “你他妈的!敢打我?老子要弄死……”

    “啪!”

    又是一巴掌抽在了他脸上,这一下声音比之前更大,力道显然也更重。

    “我再说一遍,不准说我母亲的坏话。”

    萧辰眉头已经深锁了起来。

    他不管徐玉龙有多纨绔,干过多少坏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他骂他母亲,这就触犯了他的底线了。

    “我他妈的不仅要骂,我还要……”

    “啪啪啪……”

    萧辰这次彻底恼了,他连续对着徐玉龙抽了十几巴掌,直到他的嘴角都溢出了血。

    他的脸颊也红肿的像个猪头,上面留下了十几个五指印重叠在一起。

    “完了!”

    萧辰的举动让程佳雪彻底石化了,这就彻底得罪死了徐玉龙,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而且萧辰惹毛了徐玉龙,她自然也会被徐玉龙当成帮凶,给一起记恨上。

    徐玉龙被连续抽了十几个巴掌,整个人都被打晕了,他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指着萧辰刚想说话。

    只见萧辰阴冷的眼神瞪了过来,立刻将到嘴边的话给硬生生吞了下去。

    “你们…这…群废物,快……带我离开这里。”

    徐玉龙吐了一口血,口齿不清的对着身后已经看呆了的几个人说道。

    几人立刻反应过来,扶起了徐玉龙。

    徐玉龙如今的模样很是凄惨,他恨恨的看了一眼萧辰,想骂又不敢骂的样子,颇为滑稽。“你…等着!我们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