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玉龙一行人狼狈离开后,程佳雪幽幽的说道:“萧辰,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大麻烦。”

    “就他嘛?”

    萧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你以为他能和当初你惹的方勇一样嘛?徐玉龙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你小心点吧。”

    程佳雪叹口气道。

    她虽然有些感激萧辰的仗义出手,但是也有些头疼萧辰做事怎么从不考虑后果。

    “你怎么会认识他?”

    萧辰话锋一转问道。

    程佳雪闻言脸色有些落寞道:“说了你也不明白,我先走了,你自己多加小心吧。”

    她仿佛不愿意多说,摇了摇头便自行离开了。

    萧辰自然也不会自找没趣的追上去,很快也离开了。

    ……

    次日,萧辰刚刚醒来,就接到了刘院长的电话。

    “萧医师,你是不是惹了徐市长的儿子,徐玉龙?”

    刘院长直奔主题直接问道。

    萧辰怔了怔,他没想到徐玉龙居然这么快就查到了他是谁,还跑到静安医院去了。

    “怎么?他去找您麻烦了?”

    “嗯,比这个要麻烦的多,你这几天别来医院,避避风头。”

    刘院长有多说,只是嘱咐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萧辰闻言眉头微微皱了皱起来,这个纨绔的官二代还真是难缠,真不知道他老爹怎么教育的。

    虽然刘院长让他不要去医院,但是萧辰又岂是怕事的人。

    他简单洗漱了一下,立刻出发前往了静安医院。

    而此时,静安医院,院长办公室里。

    刘院长和一众高级医师眉头深锁的坐在一旁。

    他们对面坐着正是徐玉龙,徐玉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些浮肿,看起来很是惨。

    徐玉龙身旁还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男子穿着警服,身后还跟着十几位警察,显然来者不善。

    “二叔,你看我这脸,还有这鼻子,都是那个叫萧辰的滚蛋打的,二叔,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徐玉龙身旁的中年男人哭诉道。

    中年男人有些不忍心的看了一眼,重重的捶了一下桌子道:“刘院长,我敬您是长辈,但是这事必须要让您手下的医师萧辰亲自来说清楚,为什么对我侄儿下这么重的手!”

    刘院长赔笑着说道:“徐局长你稍安勿躁,萧医师并不是我们静安医院的入职医师,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而且据我对萧医师的了解,他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动手的。”

    “你这个老不死什么意思!什么叫不会无缘无故动手?难不成还是我错了?”

    徐玉龙恼怒的说道。

    “玉龙,说话注意点分寸,不要没大没小的。”

    徐局长批评道。

    “二叔,我连鼻梁骨都被打断了,他还想为那个滚蛋开脱,您难道看不出来嘛?”

    徐玉龙愤愤道。

    徐局长望向刘院长道:“这事不可能这么算了,你如果不准备把他叫来当面对质,那我就得用点非常手段了。”

    徐局长对着身旁的警员说道:“去,给我发布一份全市通缉令,通缉这个叫萧辰的人。”

    刘院长闻言脸色一变,这事其实可大可小,如果走了警局的程序,那就麻烦大了。

    正当刘院长脸色阴晴不定时,这时门开了。

    “不用那么麻烦,我来了。”

    萧辰脸色淡然的走了进来。

    徐局长上下打量了一眼萧辰大约三秒钟后,他猛得一拍桌子沉声道:“萧辰,你无故打伤徐玉龙,我现在要以寻衅滋事罪、恶意殴打他人罪逮捕你,你可认罪?”

    “不认罪!”

    萧辰从始至终都脸色如常,让人看不出他心中在想什么。

    “呵呵,好一个不认罪,这是医院开具的徐玉龙的受伤证明,这种伤情可以定为二级轻伤,而且玉龙随行的朋友也可以作为人证,你告诉我,你还想怎么狡辩?”

    徐局长拿出了一份伤情报告丢在了桌子上,紧紧盯着萧辰。

    萧辰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不急不缓的说道:“一,这位徐公子肯定没有告诉你整件事的起因;二,虽然我不太懂法律,但是我知道他的那些朋友是不能够当证人呈贡证词的。”

    徐局长见萧辰波澜不惊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望向了身旁的徐玉龙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二叔,你不要听这个小子胡说,我可是你亲侄儿啊,现在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你可不能被这个小子的一面之词给骗了。”

    徐玉龙急忙解释道。

    “萧辰,那你告诉我,昨晚事情的所有经过。”

    徐局长想了想还是决定听萧辰怎么说。

    萧辰点了点头将自己在青松公园撞见程佳雪,以及徐玉龙追来的事情如实说出,当然,其中涉及了他和程佳雪的事,则被他一句话带过。

    萧辰刚说完,只见徐玉龙立刻反驳道:“二叔,这个人根本就是满口胡言,你可千万不要信啊!”

    徐局长听完萧辰的话,眉头深锁了起来,如果按萧辰所说。

    自己的侄儿想下药强暴程佳雪,被萧辰发现且阻止了,那么这件事完全就是徐玉龙恶人先告状了。

    他的目光一直在两人身上徘徊了片刻,心中在做着决定。

    “请萧先生跟我先走一趟吧。”

    片刻后,徐局长缓缓开口说道,他身后的一众警员也立刻上前围住了萧辰。

    虽然他不知道萧辰说的话是真是假,但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徐玉龙就闯了大锅。

    徐玉龙的父亲,他的大哥可是市长,如果大家知道了市长儿子犯下如此劣性,到时候舆论会影响他大哥的仕途。

    这件事最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然这就需要萧辰配合他,跟他走一趟,两人去私下好好聊聊。

    “你没有证据,凭什么抓我?”

    萧辰见徐局长突然要抓他,眉头微微一皱。

    “仅凭你一面之词,我不能断定你是不是说的真话,但你打伤了徐玉龙,已经要负刑事责任了,所以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

    一旁的徐玉龙闻言,脸色一喜,只要进了局子,他就有的是办法收拾萧辰。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