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要抓萧先生?”

    大门推开,一位三十多岁的军装男子,大步走了进来,来人正是张副官。

    徐局长扫了一眼张副官肩上的军衔,一杠三星,上尉军衔!

    虽然军警军衔不通用,但他的警衔是副连长级别,相当于上尉军衔,两人的身份是差不多的。

    他也不敢拖大,脸色肃然的起身问道:“您是?”

    “张恒久。”

    张教官说完,大大咧咧的坐在了萧辰身旁,友好的对萧辰笑了笑,然后莫名的和刘院长对视了一眼。

    刘院长微微松了口气,将桌子下的手机收了起来。

    周围的一群年轻警员见此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毕竟这可是和他们局长同级别的大官啊,谁敢动手?

    “张先生,你身边这人可是犯了法,我相信你身为军人,应该不会徇私枉法吧?”

    徐局长皱了皱眉头问道,他这话相当于无形之中给张恒久脖子上套了个枷锁,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我刚刚在外面没听错的话,这事应该是你侄儿的责任吧?到底是谁徇私枉法?”

    张恒久冷笑道。

    “那你是铁了心要保下这人了?”

    徐局长沉声道。

    “对,萧先生对我的上司有大恩,我不可能让你把他带走,没有什么事的话,还请你离开吧。”

    张恒久懒洋洋的说道,丝毫不把徐局长放在眼里。

    “砰!”

    徐局长猛得一拍桌子道:“张先生,你充其量也就和我平级,还没有资格干涉我的执法,今天这人我还非得带走了!”

    “那你试试看?”

    张恒久瞥了他一眼,双手活动了一下,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扭动声。

    徐玉龙在一旁煽风点火道:“二叔,这个兵痞子太狂妄了,你如果不教训他一下,他还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他们可是带了十多位警员,而且都是身手敏捷的武警。

    任凭张恒久再能打,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他们人数众多,基本上是碾压性的优势。

    “徐局长,张副官,和气生财啊,有什么话,好好谈就行。”

    刘院长见张副官都震慑不住局面,额头上也满是细密的汗珠。

    “闭嘴!你这个老东西,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想包庇萧辰,我告诉你,就算天王老子来了,萧辰也得跟我们进局子。”

    徐玉龙指着刘院长的鼻子,很是嚣张的大骂道。

    “是吗?小小年轻口气倒是不小。”

    突然,门外走进来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男子脸色有些发白,像是大病初愈一般。

    徐局长转过头瞥了一眼,立刻愣住了。

    ‘二杠四星!大校!’

    这可是半个将军啊,随便搁在哪个军区,至少都是旅长、副师级的干部。

    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市局长了,就是省厅长来了,在大校面前也是不够瞧的。

    “大校,你伤还没养好,怎么起床了?”

    张恒久立刻上前扶着王靖川坐下。

    王靖川摆了摆手道:“当年多少枪林弹雨我都扛过来了,这点小伤要不了我的命。”

    “张副官,跟我讲讲这里是什么情况。”

    张恒久回答道:“这些人没有调查清楚情况,就想强行带走萧医师。”

    “哦,还有这事?”

    王靖川瞥了一眼徐局长。

    此时的徐局长心中早已经满头大汗,想着如何应付过去了。

    他本想的是把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这萧辰居然有这么多人帮他,让他感到十分棘手。

    他心里也不由得后悔之前的决定,现在一位大校明摆着要插手这事了。

    如果继续闹下去,就是他大哥来了,估计也保不住徐玉龙。

    “二叔,你跟这两个兵痞子废话那么多干嘛呢,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了他们不成,何况你们可是警察,他们敢干涉你执法嘛。”

    徐玉龙根本不明白一位大校代表着是什么,还在嚣张的叫嚣道。

    此言一出,王靖川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

    ‘兵痞’这个词在军队里,是形容那些仗着自己资历高的老兵横行霸道,其实是一种贬义词。

    他堂堂一个大校,半只脚踏入了将军行列,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骂成兵痞。

    一旁的徐局长也懵了,自己这个侄儿不仅是纨绔,而且还蠢!

    他想都没想,立刻一个巴掌就抽了过去。

    “啪!”

    这一巴掌他是用了全力的,徐玉龙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巴掌抽翻在地。

    徐玉龙头发凌乱着坐在地上,捂着原本就浮肿的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二叔。

    “二叔,你打我干嘛?你不应该把这几个……”

    “住嘴!”

    徐局长心里一惊,立刻呵斥道。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父亲也惹不起,他这一巴掌实际上在救徐玉龙。

    “王大校,我这侄儿从小娇惯坏了,口无遮拦,还望您不要往心里去。”

    徐局长赔笑着说道。

    王靖川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以他的身份和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计较,会失了身份。

    但是如果不惩罚一下,他堂堂一个大校的尊严往哪里放。

    张副官心领神会,上前走到徐玉龙面前,抓住了他的双臂,用力一扭。

    “咔嚓!”

    双臂应声脱臼!

    “啊!”

    徐玉龙也爆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敢对大校不敬,必须有所惩罚,徐局长,你没有意见吧?”

    张恒久瞅了一眼徐局长问道。

    徐局长讪讪的摇了摇头,撇过头去不再看躺在地上惨叫的徐玉龙。

    这个惩罚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以王靖川的身份,是有资格开枪杀人且不会受到一些规律约束的。

    “这件事应该另有隐情,我觉得我还是先回去调查清楚。”

    “行了,你们可以走了。”

    王靖川不耐烦挥了挥手。

    徐局长暗自松了一口气,勉强笑着说道:“王大校,那我们先告辞了。”

    他招了招手示意几个警员过来将徐玉龙抬出去。

    很快,一行人立刻灰溜溜的离开了。

    “多谢诸位帮忙了。”

    萧辰起身对着王靖川等人感谢道。

    “萧医师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是顺手解围罢了,算不得什么。”

    王靖川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几天,我也一直很好奇被张副官吹嘘的神乎其神的医师到底长什么样。”

    “那今日一见,是不是有些大吃一惊?”萧辰和王靖川同时相视一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