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浩猛得提速,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

    他右手一拳击出,带着一阵呼啸的破空声,目标直指张恒久胸膛。

    这一拳之力,不下百斤,若是打中在一个普通人身上,起码得断几根肋骨,可见江浩出手的恨辣。

    杨霄望着江浩这一拳暗自点头

    江浩一开始就动用全部实力,虽然出手狠辣,但是他心中没有责怪。

    比武本就是生死由天的事,技不如人,死伤了又怪谁?

    “江浩哥这一年来,长进了不少啊,之前他好像只能打出90斤的力量。”

    “江浩哥的努力我们有目共睹,他若过不了考核,那估计没几个人能过考核了。”

    一旁的众人纷纷议论道。

    而张恒久面对来势汹汹的江浩,脸上古井无澜,只是随意出了一拳。

    “张副官太大意了,江浩的这一拳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接下的。”

    杨霄见张恒久不躲不闪,如此轻敌的模样,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有些不悦。

    对于武者来说,全力以赴是对对手的尊重,张恒久显然没有太重视江浩。

    “无妨,张副官的实力我还知道的。”

    王靖川笑着摇了摇头。

    杨霄见此也不多说。

    就在这时。

    人群一阵惊呼。

    “江浩哥被一拳打飞了?这张副官也太强了吧!”

    “别废话了,快接住江浩哥!”

    杨霄回过头望了一眼,一脸愕然的看着江浩的身体在空中,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无力的倒飞出去。

    “这一拳怕是有一百三十斤的力量吧!”

    杨霄瞳孔微缩,脸色有些难受,自己的徒弟输了比武,他这个当师傅肯定不开心。

    江浩被众人接住,他脸色铁青的捂着自己不断颤抖的手臂,从手肘的浮肿来看,显然已经骨折了。

    “我已经说过了,你不行,换个有实力的来接得住我一拳再说。”

    张恒久不咸不淡的从口中蹦出几个字,让江浩一时间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张恒久的语气很是不屑,但是他有这个资本。

    他虽然没有修炼出真气,但是他当兵十几年,在军队里打磨出一副好身骨。

    而且他还是王靖川这个特种队首长亲自挑选的副官兼警卫员,必定实力不俗。

    “这张副官太强了吧,如果要赢他才能入选,恐怕我们没希望了。”

    “是啊,刚刚那一拳,他好像都没有全力以赴,这怎么打嘛。”

    一时间,几个青年有些灰心丧气的抱怨道。

    “闭嘴!我平日怎么教你们的?技不如人,就别丢脸了。”

    杨霄阴着脸一开口,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他心里也是很不舒服,虽说自己教的这群学生不成器,但是这么轻易输给了张恒久,让他脸面也有些挂不住。

    “杨师傅,可否让我和这位张副官切磋一下武道。”

    一位穿着白色练功服的青年,缓缓走了出来,他的脸庞棱角分明,双眼有着猎鹰一般锐利的目光。

    “大师兄来了!”

    一位高胖男子脸色一喜说道。

    “胡师兄平日里可是最照顾江浩了,不知道他是不是想替江浩报仇。”

    另一个鹰钩鼻青年看着胡师兄猜测道。

    “若是说,师傅的众弟子谁能赢张副官,莫过于胡师兄了。”

    “胡师兄从五岁开始习武,又是师傅的得意门徒,他的实力自然不容质疑。”

    鹰钩鼻青年点了点头道。

    杨霄看着青年,瞳孔微微一缩,脸色有些诧异的说道:“天南,你踏入内劲门槛了?”

    “学生不才,蹉跎了十几年岁月才堪堪踏入内劲门槛,让杨师傅费心了。”

    胡天南虽是谦虚的说着,但是眼中的傲气根本掩饰不住。

    踏入内劲门槛,修炼出了真气才能称为内劲武者,而内劲武者和那些练武的普通人之间,差距不是一点点,而是一个质的飞跃。

    他如今也不过二十多岁,就称为了内劲武者,单这份天赋足以傲视同辈。

    杨霄很满意的暗自点头道:“你不必过谦,你现在也才二十二岁,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连门槛都没触及到。”

    杨霄目光炯炯的看着胡天南,他对这个徒弟很是欣赏。

    他如今已经快五十岁了,需要找个人继承他的绝学。

    胡天南望着张恒久说道:“请张副官全力以赴,我不会留手的。”

    杨霄则皱了皱眉头道:“我看还是不用比了吧,你已经是内劲武者了,张副官并没有修炼出真气。”

    张恒久看着胡天南,脸色也认真了起来,他本想不打算比试的,但是杨霄的话让他很不爽。

    他也想知道自己和内劲武者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胡天南望着张恒久,锐利的目光像是要逼迫张恒久赌气之下应战。

    张恒久不仅打伤了平日里他最照顾的江浩,还对他们一众师弟十分不屑。

    他师傅虽然碍于面子,不好说出来,但是他心思通透自然能看出来,他必须要替众人找回这个面子

    “哼,就让我看看,内劲武者到底有多厉害。”

    王靖川闻言脸色一惊,还没来得及阻止,张恒久已经冲上前率先出手了。

    胡天南嘴角很隐秘的勾起一抹冷笑,但是随即便被他隐藏了起来。

    杨霄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

    张恒久终究不是武道界的人,不知道内劲武者和普通人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张恒久摆开了架势,一张一合都带有军体拳的味道。

    一拳打出,空气中都响起了呼啸之声,显然他是全力以赴了。

    “咔嚓!”

    两只拳头刚一接触,一道清晰的骨裂声接连传来。

    张恒久脸色一变,脸色闪过一丝痛楚,他立刻想收拳,以免受到后续的伤害。

    但是胡天南嘴角也扬起了一抹冷笑,紧跟着又一拳打过去。

    “砰!”

    张恒久捂着胸膛,踉跄后退了几步,猛得吐出了一口血。

    他的右手则无力的垂放着,在微微发抖,显然受到了很重的伤势。

    王靖川脸色大变,萧辰也立刻上前扶着张恒久检查伤势,他拿出银针点刺了几个穴位,减轻了他的痛楚。

    “胡先生,张副官已经明显不敌要收手了,你还下此重手?”

    萧辰皱着眉头质问道,虽然王靖川碍于杨霄面子不好追究,但是他们都能看得出来,胡天南是故意的。

    “抱歉,我刚入内劲门槛,对力量的收放掌控不住。”

    胡天南斜瞥了他一眼,很随意的找了个借口。

    “那让我试试,是不是内劲武者真有那么厉害。”萧辰突兀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