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进屋坐下,王靖川还没有消化刚刚得知的信息,处于震惊状态。

    张恒久或许是因为当兵出身,恢复能力很强,在萧辰的治疗下,很快就恢复了行动力,也坐在一旁。

    半晌,王靖川沉思了片刻,苦笑着对着萧辰说道:“萧先生,你倒是隐藏的很深啊。”

    萧辰笑而不语,他并没有机会说出自己的实力,一切都是王靖川瞎几把猜的。

    “萧先生,既然杨师傅都说了,我想请你当我的特战队教官,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王靖川目光炯炯的问道。

    萧辰没有说话,仿佛陷入了思索。

    一旁的张恒久也趁热打铁说道:“萧先生,你当一个医师,撑死日后混个教授头衔,社会地位不高不低,也没什么前途。”

    “但是你若是来当教官那就不一样了,大校至少会给你安排一个尉官军衔,而且以你的实力,日后晋升之路肯定畅通无阻,这可是别人做梦都求不来的。”

    张恒久有些羡慕的说道。

    他当了快十年的兵,从最底层的大头做起,凭着自己的努力才混成了上尉。

    一般人没有关系,没有势力,想当上军官简直难如登天,撑死了一个士官长。

    现在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摆在萧辰面前,只要他点点头,至少是个尉官的身份,他不信有谁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片刻,萧辰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我需要考虑一段时间再给您答复。”

    王靖川微微一愣,不过也释然了,以萧辰内劲武者的身份,一个尉官的军衔的确不是太吸引人。

    他笑着说道:“可以,你先考虑考虑吧,不过我答应你,你若是有这个想法,我会给你争取最好的待遇。”

    三人聊了一会儿,萧辰等人便告辞了杨霄,离开这里。

    车子上路,萧辰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突然,他脸色一怔,喊道:“停车!”

    张恒久猛得一踩油门,一脸戒备的拿出手枪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萧辰笑了笑道:“别紧张,我只是想下车看看。”

    王靖川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萧辰下了车,也跟着下车了。

    萧辰往前走了几步,眺望着这一块大约方圆几公里的荒地。

    因为这里处于山区,还是未开发的状态,随处可见一些生命力顽强的野草。

    “王大校,你知道这块地是谁的嘛?我想买下来。”

    萧辰问道。

    王靖川闻言,有些不明白萧辰的想法,这块地没有什么特别的。

    非要说‘特殊’的话,那就是荒凉,偏僻,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标准的贫瘠山区。

    他想了想道:“我想起来了,这块地是原先是一个富商包下来准备种植药材的,但是这块地不知道是不是太贫瘠了,根本什么都种不活,所以近期他要准备拍卖掉这块地。”

    “哦?王大校能给我推荐一下,让我去参加拍卖会嘛?”

    像这种大手笔的拍卖会竞标,不是谁都有资格参加的。

    “这倒不是难事,我回头帮你要一份请帖来,不过,我很好奇你要买这块地干嘛?这里太荒凉了,就是用来建别墅,估计也没人买吧。”

    王靖川点了点头,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这块地可是宝地,寸土寸金啊。”

    萧辰故作神秘的说道。

    他蹲下来,单手按在地上,双眼闪动着光芒,很是强烈。

    以他如今的修为,透视能力只能看到地下一千米处,可是如果有人能和他一样,看穿这地下,那人一定会吃惊的把舌头都咬掉。

    这地下全部都是液体黄金!石油!

    石油一般是处于地下二千米以下,深的可以达到一万米,越深,开采难度也越大,储量也越少。

    而萧辰仅仅透视了一千米就发现了石油,这意味着什么?

    这下面的石油储量可能多的惊人!

    世界上最赚钱的三样买卖,石油便是其中之一。

    这一种全世界都通用战略物资,有时候可以代替货币。

    萧辰只需要买下这块油田的使用权,承包给别人去开采,他最少能拿到百分之三十的纯利润,到时候坐在家里等着收钱就好了。

    不过这件事他不能直接告诉王大校。

    ……

    两日后,萧辰拿到了王大校派人送来的请帖。

    地点在市中心的一栋高档写字楼大厦。

    萧辰到的时候,竞标会刚刚开始,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他来之前已经看过拍卖品手册,他想买的那块油田排在第三位。

    萧辰坐在一旁闭目养神,一直等到前两块地被拍卖出去,第三块地开始竞拍时,他才睁开了眼。

    “第三块竞标地皮,占地五平方公里,处于焦县和奉县之间的山区,环境优美……底价一千五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

    主持人天花乱坠说了一通,才报出了底价。

    不过,显然他的话语并没有打动场上众多精明的商人。

    气氛一下子就冷场了,可能不少人都提前调查过那块地,没人愿意花一千五百万买它。

    “一千五百万。”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萧辰也侧目望过去,脸色有些古怪,他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汪志泽。

    “一千五百万一次,还有人要出手竞拍嘛?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主持人继续蛊惑道。

    “行了,别浪费时间了,这地根本就不值一千五百万,我买来也是为了建栋别墅,图个乐子。”

    汪志泽瞥了一眼主持人说道。

    除了他汪志泽之外,还有谁能像他一样这么任性,花一千五百万买块荒地,自己建别墅图个乐子。

    正当主持人决定无奈的喊成交时。

    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道:“一千六百万。”

    汪志泽也是一怔,循着声音望过去。

    当他看到萧辰时,脸色就沉了下来,自言自语道:“怎么又碰到这小子了。”

    上次他被萧辰摆了一道,吃了个大亏,这仇还没报呢。

    这块地的价值他是明白的,虽然对他来说是可有可无,但是萧辰想要这块地,他自然不会让萧辰这么轻松得手,于是不假思索的喊道:“二千万!”

    二千万的价格对于这块破荒地来说,已经至少溢价了三分之一。一时间众人纷纷看着汪志泽暗自咋舌,果然汪家子弟的富有程度不是他们能想象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