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众保镖的反应也是十分的快,听到老板的命令,立刻将萧辰围在中间。

    这四周方圆几十里都荒无人烟,可以说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既然撕破了脸色,汪志泽也不再多啰嗦,冷笑道:“萧辰,乖乖把合同和转让证明交出来,这块油田不是你能拥来的。”

    这么一块价值不菲的油田,利润金额大到难以想象。

    别说汪志泽动心了,如果传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势力都虎视眈眈着。

    而一个小小的萧辰,在南海省没钱没势,充其量是一个小商人的儿子。

    这块烫手山芋,他拿不住,也没有资格拿。

    “这么说,你是打算来硬得咯?”

    萧辰深色不变,环视了一圈围在他前后的几位保镖。

    “萧辰,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里荒无人烟,如果死了个人什么的,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何况你真以为这么一块蛋糕,你有那么多胃口能吃下嘛?”

    汪志泽威胁道。

    “进了我手里的东西,没人能拿的走。”

    萧辰淡然说了句。

    “妈的!你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给我动手,打到他妥协!”

    汪志泽冷哼一声,恼怒的命令道。

    几名保镖动手攻向萧辰,前后左右几乎没有任何死角,可以说是避无可避。

    眼看所有保镖的拳头就在打到萧辰身上,但是一拳打过去却扑了空。

    汪志泽则一脸愕然的看着毫发无损的萧辰站在原地。

    他明明看到保镖的拳头已经打在他身上了,却仿佛打中的只是幻影。

    汪志泽揉了揉眼睛怒斥道:“你们这群废物,是不是没吃饭!”

    几位保镖也感觉到了萧辰的诡异,这种狭小的空间,萧辰应该是避无可避的,为什么所有人都扑了个空。

    他们没有多想,再次出手攻向萧辰。

    但是这一次,萧辰却动了!

    他的手指飞快的在所有人身上轻点了一下,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

    所有保镖的身体都僵住了,而后直愣愣的倒在地上。

    只见他们身上各自插着一根银针,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

    一旁的汪志泽看到这一幕,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萧辰这是什么功夫,太邪门了,用几根银针就解决了他的一群职业保镖。

    汪志泽干咽了口唾沫,没敢多想,立刻转身就跑。

    萧辰也懒得追,汪志泽这样的纨绔子弟,就算被他胖揍一顿,也是狗改不了吃屎。

    有什么后招,他接着便是。

    躲在一旁的探测队专家有些慌张的看着萧辰。

    为首的负责人壮着胆子走过来说道:“先生,我们只是来帮汪公子做事的,这事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你们继续帮我探测石油储量和范围,我需要具体的数值,汪志泽给你们多少钱,我照样付。”

    萧辰吩咐了一句。

    负责人点了点头,顿时松了口气,转身跑回去将这事说给同伴听。

    众人点了点头又继续开始工作。

    ……

    逃走的汪志泽坐在车上,脸色很是难看。

    一旁的司机有些试探性的开口问道:“少爷,要不要打电话告诉汪老爷子这件事?”

    “闭嘴!这事如果给老爷子知道了,别说吃肉了,我连汤都喝不上。”

    汪志泽阴着脸训斥道。

    汪家子弟又不是只有他一个,每个人都想要在家族里争得一席之地。

    想要得到家族重视,提升在家族里的地位和话语权,最简单直白的就是比钱!

    这事他如果告诉了老爷子,老爷子再上报给家族的高层。

    肯定会被他几个堂哥插手过来分一杯羹,而且他这一脉被派到了南海省这个经济不发达的破地方发展,足以证明他们不受本家的重视。

    到时候,自己说不定连争的机会都没有。

    自己明明有机会可以一人独享的,何必要去和几个堂哥争。

    “那,少爷,我们现在去哪?”

    司机问道。

    “去找徐玉龙,他在海州市混了二十年,应该有办法帮我。”

    汪志泽说道。

    很快,轿车停在了一栋豪华别墅门口。

    汪志泽刚一下车,一位脸上有些青紫的青年就笑着出门迎接道:“汪公子,你刚打电话给我,我就在等你了,怎么今天这么有空来找我玩?是不是认识了哪位嫩模,要带我去认识一下啊。”

    徐玉龙显然和汪志泽关系很熟,拉着汪志泽往里面走。

    “我不是来找你玩的。”

    “咦,你的脸怎么回事?”

    汪志泽摇了摇头,刚一抬头就看到徐玉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汪志泽一谈其这个,徐玉龙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运气不好,得罪了个大人物。”

    徐玉龙摇了摇头,没有多说。

    “哦?这小小的海州市,除了你老爹,还有谁敢打你?”

    汪志泽有些诧异。

    “我特么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二叔告诉我,我惹的那人有个大靠山,就是我爸也不敢得罪他。”

    徐玉龙一谈起这个,脸上满是幽怨。

    自己长这么大,一直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居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子给揍了,而且自己还得忍气吞声。

    “算了,不谈这个了,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徐玉龙问道。

    “有个人抢了我一块地,但是他身手不错,我的保镖打不赢他,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官方渠道,帮我拿回这块地?”

    汪志泽没有将油田的事说出来,他可不想让徐玉龙也来插一脚。

    “他有没有查清楚他的身份,如果他有后台靠山,就不好办了。”

    徐玉龙仿佛吸取了教训,想得很周全。

    “就一个小商人的儿子,而且还是个医生,没什么后台。”

    汪志泽回答道。

    “又是医生,老子现在看到医生就不爽。”

    徐玉龙莫名其妙的愤愤道,自从上次去了一趟静安医院,他对穿白大褂的人,已经有了些阴影。

    “国土局有个处长跟我关系不错,我一会儿叫上他,咋们一块去找那个人,他要是识相也就罢了,如果不识相就直接没收了他那块地。”

    徐玉龙拍着胸膛保证道。

    “那事不宜迟,我们快去吧。”汪志泽脸色一喜,有了官方渠道就简单多了,他不信萧辰胆子那么大敢对抗国土局的人不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