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泽很快折返回来,车子停下,从车上下来三个人。

    一位带着眼睛的男子说道:“汪公子,就是这块地嘛?”

    “刘处长,就是这块地,你有办法拿下嘛?”

    汪志泽点了点头道。

    “问题不大,你们能协商最好,不然我也只能用点小手段了。”

    刘处长没有多说。

    “汪公子,你放心,那小子敢不同意,老子让他在这海州市待不过三天!”

    徐玉龙一副不在意的说道。

    得到了两人的保证,汪志泽也信心十足,走上前喊了一声道:“萧辰!给我出来!”

    “什么?萧辰!”

    徐玉龙听到这个名字,顿时腿一软。

    他突然回想起汪志泽说他是个医生,功夫又不错,隐隐的有种不妙的预感。

    但是随即他便摇了摇头,自我安慰道:‘不可能这么巧,应该是同名吧。’

    而这时,萧辰听到声音也走了过来,只见汪志泽十分嚣张的说道:“萧辰,这位是国土局的刘处长,这位是徐公子,本市市长的儿子。我给你一个机会,乖乖把地卖给我,否则……”

    汪志泽的话没有说下去,但是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一旁的刘处长冷漠的开口道:“你的情况,汪公子已经跟我简单的讲过了,他愿意原价收购这块地皮,希望你卖我一个面子。”

    “我若是拒绝呢?”

    萧辰淡然道。

    “哼,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汪志泽说完对身旁的徐玉龙使了个眼色,让他配合一下。

    但是徐玉龙则愣愣的看着萧辰,满脸的错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徐少?”

    汪志泽也发现了不对劲,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萧…大哥!好久不见啊。”

    徐玉龙憋了半晌,才结结巴巴的笑着说道。

    此言一出,不仅刘处长愣住了,一旁的汪志泽更是一脸懵逼。

    徐玉龙居然认识萧辰!而且徐玉龙看到萧辰,就像老鼠见了猫一般。

    “你和这位刘处长,是来帮汪志泽强买我的地皮?”

    萧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

    “没没没,误会,我什么都不知道,是汪志泽把我稀里糊涂带过来的。”

    徐玉龙讪笑道。

    “徐公子你!”

    徐玉龙的瞬间变脸让汪志泽顿时惊怒交加。

    徐玉龙见汪志泽还想拉他下水,心中已经把汪志泽痛骂了一千遍,他侧过头去低声道:“我帮不了你,就是他打的我!”

    “哦?那这位刘处长呢?”

    萧辰目光也转向了他身上。

    刘处长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察言观色的本领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他自然能看出徐玉龙十分忌惮萧辰。

    显然萧辰的身份不一般,能让无法无天的徐玉龙都忌惮不已,他一个小处长还继续蹦哒,不就是纯属找死嘛。

    他也立刻改口道:“我好像还有些公务没处理,先行告辞了。”

    他说完立刻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萧大哥,我好像也有些事,先行告辞了。”

    徐玉龙尬笑着找了个借口,也随之溜了。

    一时间,汪志泽带来的两大帮手,全都溜了,留下他一个呆呆的杵在那,嘴角微微抽搐着。

    他眼中充满了不敢相信,萧辰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打了徐玉龙,还让他如此畏惧,敢怒不敢言。

    “汪志泽,没事的话,就快走吧,这里是私人土地。”

    萧辰瞅了一眼汪志泽,像是打发一只厌人的苍蝇般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了。

    汪志泽待在原地愣了足足片刻后,眼中闪过一丝暴戾,喃喃说道:“老子得不到,你也别想这么轻松拿到。”

    ……

    这几天里,萧辰一直在油田的事,储量探查结果出来了,足够挖上八十多年,这个结果他很满意。

    但是这块油田的开采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开始的,还需要从长计议。

    这天,没等他歇下来,他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喂?你是小辰嘛?”

    电话的是一个轻柔甜美的女声,而且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让萧辰微微一怔。

    “你是?”

    “呵呵,你兰姨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嘛?亏我小时候天天带你玩。”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嗔怒道。

    “兰姨!”

    萧辰闻言欣喜的叫了出来。

    如果说在萧家,除了自己的爸妈和妹妹外,还有谁和他最亲,那莫过于小时候经常带着他到处玩的兰姨了。

    “我听你父亲说你回来了,一直想找个机会看看你,正好明天就是我生日,你如果不忙的话,来爷爷家陪我过个生日吧。”

    “不忙,不忙,我明天会准时到的。”

    萧辰立刻答应了下来。

    两人家长里短聊了很久,最后才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萧辰想到兰姨,才有些懊悔的摇了摇头。

    自己回来这么久,居然忘记去看看兰姨。

    虽然他们家的亲戚很多,但是他五岁就离开了,对家里的那些亲戚并不是太感冒。

    次日,萧辰简单收拾了一下,开着车前往了他爷爷家。

    萧辰的爷爷住在临江市,早年他爷爷也打拼下了一份基业,创办了华荣集团,不过三个儿子成家后,他便退休养老了。

    萧辰的大伯继承了家业,留在了临江市接受家业。

    二伯则远赴外省当了个副市长,不过因为公务太忙很少回家,连萧辰也只是见过他两面。

    他父亲则去了海陵市开了萧氏集团。

    对于父亲为什么要离开老家,独自去海陵市发展,这段往事他父亲没有提过。

    不过他父亲除了每年过年回来吃顿饭外,很少回来看望他们,显然他父亲和爷爷还有大伯的关系不是太好。

    去临江市的车程也不过半天,萧辰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一栋大宅前。

    大宅门没关,萧辰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只见院子里的一颗老梧桐树下站着一名女子,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

    她穿着一袭明黄淡雅长裙,墨发侧披如瀑,洁白的面容,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红的双唇,而她淡静的眼睛里恍如一汪清泉般透彻。

    萧辰看到女子,忍不住开口轻声道:“兰姨!”

    树下的女子回过头来,看到萧辰微微一怔道:“小辰?”

    显然十五年过去了,她已经认不得萧辰的容貌了。

    萧辰点了点头,有些感叹道:“我是小辰,兰姨,你还是这么漂亮。”

    “你这孩子,就会哄人开心,我都已经快奔三了,已经老了。”兰姨有些嗔怪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