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能很敏锐的感觉到兰姨眼中那一丝哀愁,这是一个女人对岁月本能的恐惧。

    他心中有些后悔,因为来的匆忙,忘记了给兰姨准备一颗驻颜丹。

    兰姨并不是爷爷的亲生女儿,而是养女,也只是比萧辰大上八岁。

    小时候,他经常口误叫兰姨为姐姐,还经常遭到父亲的批评。

    “好了,别站在那了,快进屋看看爷爷吧。”

    兰姨对着萧辰招了招手,和他一起走进了屋。

    “爷爷,小辰回来了。”

    “爷爷。”

    萧辰走上前叫道。

    萧辰的爷爷名叫萧年庚,已经七十多岁了,但是精神状态十分好,显然是因为放手了家中大权,安心养老所致。

    当萧年庚的目光扫过萧辰时,瞳孔竟微不可察的一缩。

    人活七十古来稀,他的阅历、人生感悟不是年轻人能比的。

    老人的一双眼几乎可谓洞察世事。

    虽然十五年没见,但是萧辰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孩子,可萧辰身上却隐隐透露着一副与年纪不符的沉稳,和压抑在沉稳外表内的傲然气势。

    在萧年庚眼中,自己这个孙子,就如同一把没有出鞘的宝剑。

    一旦出鞘必定锋芒毕露,一鸣惊人!

    ‘???他真的是小辰嘛?’

    萧年庚心头突的一跳,想起自己曾去拜访的一位道馆高人,这种感觉相差无几,甚至萧辰给他的感觉更为强烈。

    ‘小辰才二十岁,怎么会有这种气质?那位高人可是修心求道了一辈子才打磨出的气质。’

    萧年庚心中惊讶。

    但此时外面的几位孩子们也都走了出来,他只好压下心中的惊讶。

    “爷爷,兰姨,我们来了。”

    一男一女同时走了进来,两人看起来比萧辰大上一两岁。

    萧辰扫了他们一眼,如果他没猜错,这两人应该是他的堂哥萧子启、堂姐萧子萱。

    “子启、子萱,这是小辰,你们二叔的儿子,你们小时候是一起玩过的。”

    萧年庚点了点指着萧辰介绍道。

    “萧辰?就是小时候体弱多病,天天哭鼻子的那个吧?”

    萧子萱扫了一眼萧辰。

    萧子启也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

    他们和萧辰十几年没见,基本上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也只不过是血缘关系罢了。

    如果不是兰姨生日,顺便来看看爷爷,他们基本很难见面。

    “好了,你们几个小辈出去聊会儿天吧,老头子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免得让你们不自在。”

    萧年庚通情达理的吩咐了一句。

    萧辰等人都出了屋子,坐在院子里。

    “你们几个先聊着,我去做饭。”

    兰姨说道。

    “兰姨,干嘛不去饭店吃,咋家又不缺钱,还省得麻烦。”

    萧子萱问道。

    兰姨笑着摇了摇头道:“爷爷年纪大了,吃不惯饭店里的重油、重盐,反正我生日也不需要过的太隆重,一家人聚在一起就够了。”

    兰姨说完便转身去了厨房。

    萧辰心中微微暗叹了一口气,兰姨虽然留在爷爷身边照顾他,成为了这个家里不可或缺的一员。

    但是她毕竟只是养女,说的好听点,她是萧辰的小姨,爷爷的女儿,说的难听点,她在家里的地位如同仆人一般。

    从她的生日,只有他们寥寥几个小辈来了,就可见一斑。

    而且萧子启两人来此,估计是为了看望爷爷的原因更大,陪兰姨过生日只是附带罢了。

    ‘或许等爷爷百年之后,我应该接兰姨到海陵市住下,这些年的确是辛苦她了。’

    萧辰心中暗自想着。

    “小辰,我早就听说你被一个老乞丐带走了十五年,这些年,你去干嘛了?难不成是讨饭去了吧?”

    萧子启斜瞥着萧辰问道。

    萧辰皱了皱眉头,沉声道:“那是我师傅,请你放尊重点。”

    “哟,你这小子多年不见还长脾气了?我记得你小时候可是一副唯唯诺诺的弱不禁风的样子,难不成你那乞丐师傅教了你什么绝世武学不成?”

    萧子启嗤笑道。

    “我再重复一遍,请不要侮辱我师傅。”

    萧辰眼神冷了下来。

    师傅养了他十五年,如同他的父亲一样。

    更何况,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心里早已经把师傅当成第二个父亲了。

    “哥,这小子的确不一样了,小时候被你吓一下都不敢说话,现在都敢还嘴了。”

    “萧辰,你是不是学了什么‘绝世武功’?快给我们开开眼。”

    萧子萱讥笑道。

    她说的是反话,话中带刺,显然是故意刺激萧辰的。

    “那让我来试试,我这位久未见面的堂弟是不是练了什么‘绝世武功’。”

    萧子启起身走向了萧辰,萧辰依旧坐在那脸色如常。

    他没有等萧辰同意,就冷笑着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手掌微微用力着。

    “哥,你小心点,到时候堂弟被你欺负哭了,找兰姨说你坏话就惨了。”

    萧子萱在一旁侃笑道。

    萧辰只是淡然看了他一眼问道:“手上老茧这么厚,当兵的?”

    萧子启微微一怔,萧辰观察倒是仔细,从点蛛丝马迹就推断出他是当兵的。

    “不错,堂弟,我们来比比腕力吧,撑不住了就喊停,我保证不会伤到你的。”

    他说完,手中的劲道又大了几分,可是萧辰依旧神色自若,没有丝毫反应,仿佛在无声嘲笑他一般。

    萧子启皱了皱眉头,暗自冷哼了一声,猛得用尽了全力握了下去,而后冷笑着看着萧辰。

    他腕力可是非常强,曾经军区比赛,他就获得了前三的名次。

    一般人被他猝不及防全力一握,手骨都会骨折,就算是他的一些战友也扛不住五秒钟。

    而萧辰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他估计这一下,萧辰就算不骨折,手掌也会肿上几天。

    可足足五秒过去了,萧辰脸色如常。

    十秒过去了,萧子启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萧辰。

    ‘怎么可能!他居然能硬抗十秒还面不改色。’

    萧子启心中震惊,没等他继续多想时。

    突然,手掌传的一阵剧痛让他脸色一变!只见萧辰淡然望着他,手掌在慢慢缩紧,他手掌传来的痛楚也愈发强烈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