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子启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紧忙想甩开手,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手如同卡在了铁石之中,丝毫动弹不得。

    “啊!快松手!”

    萧子启忍不住开口求饶道。

    一旁的萧子萱不能感同身受,也是一脸茫然。

    不应该是她哥哥逼的萧辰求饶嘛,怎么反过来了?

    萧辰依旧脸色如常没有理会他,依旧慢慢的加大力度。

    萧子启敢侮辱他师傅,必须得他吃点苦头。

    而且他的手法很特殊,他的大拇指和食指按压的萧子启手掌上的穴位。

    这两个穴位在重力的刺激下,能让一些意志力不坚定的人,痛觉已经达到临界值后晕厥过去。

    “小辰,子萱、子启,进屋吃饭了。”

    屋子里的兰姨开口喊了一声。

    萧辰也松开了手,自顾自的走进屋子。

    萧子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揉了揉发红的手掌,望着萧辰的背影眼中有一丝恼怒。

    “哥,你没事吧?”

    萧子萱问道。

    “哼,这个臭小子也不知道从哪练就了一身蛮力。”

    萧子启脸色有些难看,刚回来就被自己这个瞧不起的堂弟给摆了一道,让他很不爽。

    “走吧,进屋吧。”

    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饭菜上桌,众人依次坐下,但是都静坐在那,没有动筷子。

    他们都知道萧年庚没有动筷子之前,谁都不能动的。

    萧年庚拿起筷子点了点头道:“都吃吧,今天是小兰的生日,也是家宴,没那么多规矩。”

    萧年庚先是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兰姨碗里,大家这才开动了。

    “子萱,我听你爸说,你已经在学习公司管理流程了,看来你爸是有意培养你接手公司了。”

    萧年庚先是对着萧子萱问道。

    萧子萱点了点头,很乖巧的说道:“爸爸年纪大了,哥哥又去当兵了,我也只能为家里分担一份责任。”

    萧年庚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一转到萧子启身上说道:“子启这些年也很出色,入伍两年就提干成了士官,前景不错。”

    “爷爷,你还不知道啊,哥哥已经进了蛟龙特战队的预科选拔成员。”

    萧子萱插嘴道。

    “什么!蛟龙特战队!”

    萧年庚闻言脸色一怔,大笑道:“好好好,我这个大孙子果然给我们萧家长脸。”

    “蛟龙特战队很特殊嘛?”

    兰姨见爷爷这么高兴,疑惑的开口道。

    “岂止特殊啊,那是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只有精英才能进。”

    “蛟龙特战队是南海省军区这边的直隶部队,由军区最高长官负责,只有军区首长才能下命令指挥他们,可见蛟龙特战队的地位啊。”

    萧年庚显然知道蛟龙特战队的性质,给众人解释道。

    “子启啊,你有几成通过选拔?我可是听说只要进了蛟龙特战队,起码军衔提升一级,日后晋升也十分迅速,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啊。”

    萧子启谦逊的点了点头道:“我目前在所有人当中成绩排前五,被选拔上应该不是难事。”

    虽然萧子启语气很是谦虚,但是眼中那一丝得意之色根本掩饰不住。

    他才二十四岁就马上要成为蛟龙特战队的队员了,随便混个几年晋升军官不在话下。

    “嗯,等你通过选拔,我要为你举办一个宴会为你庆祝,也让其他人知道,我萧家后辈人才济济。”

    萧年庚很是高兴的说道。

    萧子启目光一瞥,瞅向了萧辰问道:“堂弟,三叔的公司发展的怎么样了?你是不是已经打算接手三叔公司了?”

    萧辰之前让他丢了面子,他必须得找回来,所以才故意问道。

    而且萧居正的公司也就是海陵市一个小集团,不仅和他爸的没得比。

    而且他和萧辰不一样,自己可是马上要成为蛟龙特战队的人了,日后前途无量,晋升军官是板上钉钉。

    而萧辰呢?只是个靠父辈萌荫的小子。

    没有对比就不能突显他们萧家后辈中,他萧子启的地位。

    “公司的事我不怎么过问,我现在是医生。”

    萧辰淡然说道。

    “医生啊,主治医师一个月也就五六千块工资,而且你好像没有上过大学吧,估计只能当个陪诊医生熬资历,我看啊,你还是老老实实去帮三叔打理公司吧。”

    萧子启一副为萧辰考虑的样子,但是他想表达出的意思,全都不动声色的点了出来。

    一,萧辰没学历,当也只能当个最低级的陪诊医生,没有前途;二,萧辰无论是选择当医生还是接手萧氏集团,最终都是碌碌无为,比不上他。

    萧子萱瞅着萧辰,阴阳怪气的说道:“堂弟啊,我听说海陵市那边出了个萧神医,能治百病,你什么时候能有人家一半的名头,给咋们萧家和爷爷长长脸啊。”

    “我也听说了,那个萧神医前阵子治好了我们军区一位大校的枪伤,听说医术了得,我的不少长官都想要联系方式去治疗之前的旧伤。”

    萧子启也点了点头道。

    “你们说的那位萧神医,有那么厉害嘛?能治百病也太扯了。”

    兰姨有些怀疑的说道。

    “小兰,你的圈子太小了,很多消息你都不知道,不过萧神医这人应该不是浪得虚名。”

    “我一位老朋友在京城,就在不久前,他亲眼目睹了萧神医与江湖三门的史家发生了冲突。”

    萧年庚也接着话茬闲聊道。

    “江湖三门的史家!那可是京城六大势力之一,几乎没人敢惹,那萧神医居然惹到了史家,也是胆子够肥啊,爷爷,那后来呢?”

    萧子启显然知道一些上流圈子的事情,有些诧异的说道。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听说那位萧神医被史家老大给客客气气的请了进去,你们想想,若是那萧神医没有点真本事,史家会这样做嘛?”

    萧年庚解释道。

    “那这位萧神医长什么样子啊?”

    萧子萱发觉这位萧神医居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不由得眼睛一亮。

    “不知道,有人说他五六十岁,长须白发,有人说他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文文弱弱的。我看估计是很多人没见过,自己凭空瞎猜测,然后以讹传讹的。”萧年庚摇了摇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