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嚣张了吧,我爸可是华荣集团的董事长,你敢动我们试试?”

    萧子萱也不客气的说道。

    就算不提他们有程宇这个大靠山,他们萧家在临江市还是有些实力的。

    “都闪开!让老子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碰我的女人?”

    一位精壮的光头男子走了进来,目光锐利的扫视了一眼众人。

    “你就是他们的头儿吧?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萧子萱平日也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见过不少有钱有势的人物,也看过哪个敢这么对她的。

    如今好端端的被人给围了起来,这让萧子萱扫了兴致,十分不爽。

    然而男子只是轻蔑的扫了众人一眼,目光就集中在了程宇身上道:“就是你碰了我的女人吧?”

    程宇虽然被这么多人给围住,但是他好歹是世家子弟,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这些人看起来就像当地的小黑社会团伙一样,压根镇不住他。

    “你就是他们的头儿是吧?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程宇十分嚣张的翘着二郎腿看着男子。

    既然人家找上门来了,他自然不能怂,刚好可以出口气。

    顺便让一旁的兰姨等人看看,他程宇在这南海省的地位。

    “呵呵,那又知不知道我是谁?”

    男子见程宇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怒极反笑道。

    “哼,老子管你是谁?实话告诉你,老子是南海程家的程宇,我爸是程氏集团的董事长,程鹏辉,识相的,赶紧给老子跪下来认错,我心情好就放你一马。”

    程宇十分傲气的说道。

    他程家在南海省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了,况且还和汪家有联姻,等于是强强联手,在这南海省里,还没几个他惹不起的人。

    “哦?程鹏辉的儿子?”

    “哼,既然知道我爸的名头,还不快认错。”

    程宇继续叫嚣道。

    男子则一副似笑非笑的走到他身旁,突然出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咔嚓!”

    程宇的胳膊直接扭曲了一百八十度,整个关节都错位了。

    萧辰见此,有些诧异的多看了他一眼。

    男子这一招,是军队里标准的擒拿手,不过比军队里教的要狠辣的多。

    “啊!你他妈敢动我!”

    程宇痛呼了一声,又惊又怒的看着男子,一脸不敢相信。

    “呵呵,就是你老子亲自来了,看到我洪三元,也要客客气气叫一声洪爷!”

    男子话音刚落。

    程宇脸色猛然大变,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名一般。

    “洪爷!”

    一旁的萧子启眼中也隐隐出现了一丝忌惮。

    “哥,这人什么来头,怎么把程少吓成那样?”

    萧子萱小声问道。萧子启脸色凝重的说道:“洪三元曾经也是南海省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据说他原本是青帮的一个小帮众,从小练就了一身武艺,后来参了军凭着一身武艺,已经快要选拔进了特种部队了,可是他有一次喝

    醉酒失手将一个少尉给打成重伤,被军区给开除了军籍。”

    “洪三元离开了军队,又回到了青帮,凭借着自己在军队的人脉和一身好功夫,成了临江市这边青帮分舵的舵主。”

    萧子萱听完后,也暗自心惊。

    从小在沿海地区长在的她们,自然知道漕运青帮的名头。

    青帮这个组织早在清朝就有了,那时候的青帮,只是一群在码头讨生活的苦力,因为不满官老爷和富商的剥削,自发成立了‘漕运青帮’这个民间组织。

    如今已经过去了三百多年,青帮依旧还存在,只不过他们的性质变了。

    沿海地区各个大型港口都被当地?的青帮分舵组织掌控,想从港口过就需要交付‘保护费’。

    但是青帮和那些街头收保护费的小混混不同,青帮是个管理很正规的组织,他们一旦收了钱就会信守承诺。

    且立下了十大常规。

    ‘一、不欺师灭祖,二、不准大小不尊,三、不藐视前人……九、不奸盗邪淫,十、须仁义礼智信。’

    因为有这十条帮规,青帮安稳发展壮大了三百多年,延续至今。

    虽然洪三元只是一个舵主,但是他掌控着南海省这大大小小的港口运输。

    港口运输对于沿海的所有公司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别说程宇在他眼里不值一提,就是他父亲来了,也得客客气气的,不想与之为敌。

    “洪爷,我……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啊。”

    程宇瞬间就认怂了,哭丧着脸。

    “呵呵,刚刚不是要我跪下认错嘛?小子,骨气呢?程鹏辉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孬种。”

    洪三元冷笑着讥讽道。

    “是我嘴贱,您千万不要当真,我给您赔不是了。”

    程宇现在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非要逞一时口快,结果连和解的机会都没了。

    一旁的萧子启上前开口道:“洪爷,这事应该是个误会。”

    “你又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嘛?”

    洪三元不屑的问道。

    萧子启皱了皱眉头,虽然有些不爽,但是依旧笑着说道:“洪爷,我叫萧子启,隶属南部军区,第七集团军六旅三连,军衔中士。”

    洪三元同样当过兵,所以萧子启想以此来拉拉关系。

    “一个部队的中士军衔就想来压我放我?”

    洪三元看似粗犷,但是为人心细如发,直接点破了萧子启的想法。

    他不屑的说完,没有再多看他一眼,而是回头对着身旁的妖艳女子说道:“你想怎么处置这些人?”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具变,显然洪三元是不打算卖个面子放他们一马了。

    “这个人就废了双腿、双手,其他人既然和这小子混在一起,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人留下一只手吧。”

    女子短短几句话就决定了他们的命运,而洪三元只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道:“好,全听你的。”

    萧子启皱了皱眉头,他是这里除了程宇外,最能说上话的。

    “洪爷,你就算想为夫人出口气,也没必要牵连我们吧?”

    “是啊,洪爷,我们什么都没干啊。”

    萧子萱也惊慌的说道。

    她平日里哪里见过这种大场面,一下子就六神无主了。

    “我夫人都已经决定了,你们其他人一人断一只手,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嘛?”洪三元冷漠的眼神让众人心底一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