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爷命令一下,四周的人已经脸色不善的上前准备动手了。

    萧辰刚准备动手保护兰姨时,双眼闪过一丝亮光,脸色微微一变。

    他清晰的看见了洪三元衣服里藏着一把手枪!

    虽然以他的实力自保由余,但是他却无法保证自己能不能在洪三元开枪前保护住兰姨。

    纵然他失手的可能性很低,但是为了兰姨的安全,他不得不谨慎。

    “洪爷是吧?能不能单独聊聊?”

    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洪三元突然被叫住了。

    他回过头皱着眉头看着萧辰道:“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跟我说话的。”

    “我只是想跟你聊一聊。”

    萧辰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脸上毫无惧色。

    一旁的众人想动手拦住萧辰,洪三元扫了一眼萧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在这种情况下,萧辰还能处若不惊,确实能让他高看一眼。

    他摆了摆手,示意让萧辰出来。

    兰姨脸色一紧,有些担忧的说道:“小辰!”

    她想上前拦住萧辰,可是却被保镖给拦下了。

    萧辰走了出去,包间也被关上,一群人如同瓮中之鳖,逃都逃不掉。

    洪三元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审视着萧辰道:“有点胆色,叫什么名字。”

    “在下萧辰,我想请洪三元卖我个面子,放了他们。”

    萧辰淡然说道。

    “卖你个面子?哈哈哈,我连程鹏辉都不怕,我凭什么卖你个面子?”

    洪三元觉得有些好笑。

    “就凭我能在你拿出枪之前杀你!”

    萧辰脸色如常,仿佛在述说一件小事。

    但这话落在了洪三元耳中,如同响起了晴天霹雳,让他脸色大变。

    ‘他是怎么知道我有枪的?’

    洪三元脸色阴晴不定,枪可是禁品,但是他需要提防仇家,又身居高位,所以弄到一把枪也那么难。

    “小子,你是在威胁我?”

    洪三元的身子微微蜷曲着,这是最快起身拔枪的姿势。

    萧辰能看出洪三元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一言不合就会动手。

    但是现在没有兰姨在旁边当累赘,萧辰可没有那么多顾忌。

    洪三元速度再快,从拔枪、开枪也需要一秒钟,而他只需要一根银针就能解决。

    两人距离不过五米,以他的速度,连半秒都用不到。

    正当萧辰准备拿出银针,用雷霆之势干掉洪三元时。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

    萧辰皱了皱眉,从兜中取出电话。

    “张副官?他怎么好好给我打电话了。”

    萧辰想了想,还是接通电话,毕竟杀人也不在一时。

    “喂,是萧先生吗?我是张恒久海州市要出大事了,您在哪里?”

    耳边传来一阵恭敬的声音。

    “出了什么事?我现在在临江市,遇到点小麻烦要处理下。”

    萧辰看了眼坐在那一脸镇定,饶有兴趣看着他打电话,没有丝毫阻止意思的洪三元,答道。

    “您遇到麻烦了?能和我说一下吗?”

    张恒久热切的问道。

    “没事,就是在梦岛酒店的一艘游轮上,我们和一个叫洪爷的人起了冲突。”

    萧辰简单的说道。

    他刚说完,耳边就传来了张恒久的惊讶声:“洪爷?洪三元吗?”

    “对啊?你认识他?”

    这次轮到萧辰惊讶了。

    “您把电话给洪三元,我跟他说。”

    张恒久直呼其名,显然对于洪三元很熟悉,而且关系还不同寻常?

    萧辰没有多说,直接将电话递向洪三元道:“有人找你,接个电话吧。”

    洪三元轻蔑的瞥了一眼电话说道:“怎么,打电话找帮手了?”

    “把你能找到的所有关系都找来,看看这临江市谁敢为你出头。”

    旁边的妖艳女子不屑的瞅了一眼萧辰道:“哎呀,在这临江市,谁不知道您洪爷人脉最硬了,谁会为这种事给这群不长眼的小子出头啊。”

    她跟着洪三元最久,自然知道洪三元的势力、人脉有多硬,况且他手中捏着港口‘通行证’,要出海赚钱得先经过他洪三元点头才行。

    “唔,你既然那么牛逼,那你先接个电话吧。”

    萧辰说道。

    洪三元不在意的拿过电话,懒洋洋的问道:“哪位啊?”

    “洪三元!谁给你的胆子敢对萧先生下手的!”

    听到这个声音,洪三元猛然一怔。

    “您是……张…副官?”

    洪三元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问道。

    “既然听出了老子的声音,还不快给萧先生道歉,别逼我告诉王大校,让他亲自收拾你。”

    张恒久冷声道。

    “您的意思是说,他是王大校的朋友?”

    洪三元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萧辰。

    在他的印象中,王大校可是一个分军区首长级别的人物。

    他的朋友,哪个不是身份惊人,名震一方的?

    这小子才二十出头,怎么可能是老爷子的朋友。

    “你的意思是我在骗你?”

    张恒久阴测测的问道。

    “没有,没有。”

    洪三元一时冷汗大冒,他自然知道张恒久在王大校身边地位。

    能从警卫员混上副官的职位,虽然只是一个职称,但是其中的蕴意可是天壤之别。

    张恒久的话就可以代表王大校了。

    他想到这,终于明白事情大条了,非常惶恐的对萧辰道:“我不知道小兄弟原来是王大校的朋友,是我糊涂了,还请小兄弟别在意。”

    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个在临江市呼风唤雨的大枭竟然向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躬身道歉,不由感觉一阵荒唐。

    难道这小孩背后有什么通天来历不成?否则洪爷怎么会吓成这样?

    但哪怕是市长家的小孩,洪爷也不至于如此卑躬屈膝。莫非他的来头更大?是三家三门的子弟?

    萧辰瞅了一眼洪三元,看着这个之前还气焰嚣张的大佬现在却诚惶诚恐的道歉。

    他隐隐能猜测道,洪三元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想来是有军队的人在帮忙。

    青帮虽然只是一个民间组织,不接受政府的插手,但是这些年,青帮的势力越来越大,甚至能控制一个城市的经济命脉,这是政府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他们就扶持了洪三元,这个曾经是军队的人来控制临江市的青帮分舵。

    “萧先生,您看这事,要怎么解决呢?”开了免提的电话里,张恒久沉声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