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已经大概猜出了洪三元的作用,自然不好再动他,想了想道:“既然你认识,这件事就算了。”

    对他而言,洪三元并没有得罪他在乎的人,对他来说无所谓。

    他转头看向松了一口气的洪三元道:“洪爷,今晚这事就是个误会,到此为止。你要是心有不甘,可以冲我来,我随时奉陪。”

    “萧先生多虑了,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我们就先走了?”

    洪三元干笑着问道。

    萧辰可是大首长的朋友,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得罪。

    萧辰点了点头。

    洪三元立刻对一众手下使了个眼色,众人立刻跟着洪三元灰溜溜的离开了。

    而房间的程宇等人一脸茫然的看着洪三元匆匆离开,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萧辰,你跟洪爷说了什么?”

    萧子启皱了皱眉头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不愿多解释。

    “哼,装神弄鬼,也算你小子运气好,不知道说了什么花言巧语居然让洪爷把我们放了。”

    萧子萱丝毫没有得救的感激,只是认为洪三元一定是听了萧辰说的什么谎话给骗走了。

    不然她想不通,萧辰只是个没钱没势的小医生,洪三元连程宇都不放在眼里,凭什么会卖萧辰面子?

    只有程宇一副劫后余生,猛灌了两口酒来稳定心神。

    “小辰,洪三元可不是那么容易哄骗的人?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万一他……”

    兰姨也忧心忡忡的说道。

    她虽然不太懂洪三元的势力有多大,但是叫程宇和萧子启都畏惧不已,就可见一斑了。

    “放心吧,他不会找你们麻烦了,我还有点事,先离开一下。”

    萧辰宽慰了一句,便走了出去拨通了张恒久的电话。

    “之前你说海州市有大事发生了,什么事?”

    萧辰走到甲板上问道。

    “准确的来说,是您买的那块地出问题了。您不知道您的那块地是油田!”

    张恒久问道。

    萧辰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头。

    怎么连张恒久都知道了油田的事,他心中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继续说。”

    张恒久也听了出来,萧辰显然是知道的,他苦笑道:“就这两天,海州市有一块大型油田的事传遍了整个南海省,不少势力都盯住了这块油田准备瓜分了。”

    “那块地已经被我买下了,他们就是想要分一杯羹,也要经过我的同意。”

    萧辰说道。

    “萧先生,你太低估南海省那些大人物的势力了,何况这次是好几个大势力一起出手了,你手里那张合同在他们眼里就是废纸。”

    “王大校已经得到消息,南海省所有大势力都会在两日后,那块油田上重新商议利益分配,他让我转告你,不要出面掺和进去,否则……有性命之忧。”

    最后一句话,张恒久犹豫了一下才说了出去。

    萧辰听完后挂断了电话,眼中满是寒意。

    想抢他的东西,也得看看有没有命拿!

    这块油田是他今后的重要资金来源,不可能拱手让人的,既然有这么多人都想抢他的东西,那正好就让他们聚集在一起,一劳永逸的解决了。

    时间紧迫,萧辰给兰姨告别了后,便立刻连夜赶回了海州市。

    ……

    海州市,焦县和奉县之间的一块荒地上。

    原本这里是人迹罕至的荒凉山区,几乎很少有人来。

    但是今天却意外的聚集了很多人。

    荒凉的空地上竟搭建出了一个擂台,旁边筑起了一个高台,四周也扎了许多帐篷。

    不过看这些帐篷的分布都是一群群隔开的,显然他们不是一伙人,而是诸多不同的势力。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一辆接一辆的轿车陆续开了过来,来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来啦,来啦!”

    人群骚动起来,只见一群人鱼贯而上高台。

    “锦江市,总资产超过十亿的周总,周靖远!”

    “临江市,程家家主程鹏辉来了!”

    “……”

    每位大佬登台,都引起下面一阵议论,有面露羡慕,有目光恨恨,有唉声叹气的。

    登台的这几位,无论哪一个,都是在他们当地跺跺脚半市震动的人物,有些人在南海省都叱咤风云。

    这时,最后一位大佬已经走了上来,台下瞬间一静。

    大家都用凝重的目光看向那个青衫儒雅的老者。

    “江湖三门的汪家!”

    “连汪老爷子都亲自来了!这可是南海省最有权势的人物了吧?”

    在场众人中,以汪老爷子的名气最大。

    单单这江湖三门的名头,就压倒了其他人。

    见到汪老爷子登台的气场,已经入座的几位大佬其中有人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汪老爷子视而不见,安稳的坐到了主位。

    底下众人都一眼羡慕的看着高台上的诸位大佬,能坐在这上面的人,都是整个南海省最有权势的人。

    人群中,萧辰目光深远的望着他们,正准备动身走过去。

    “萧辰?你怎么也在这里?”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萧辰回过头一望,只见程佳雪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好巧,你也在。”

    萧辰礼貌的笑了笑。

    “小雪,这是你朋友嘛?”

    程佳雪身旁一名男子审视着萧辰,眼中不知为何带有一丝敌意。

    程佳雪点了点头道:“哥,这位是萧辰。”

    “萧辰,这是我哥哥,程天豪。”

    程天豪上下打量了一下萧辰,见他穿的普普通通,也不是什么世家子弟,眼神有些轻蔑的说道:“小雪,以后别老是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你要记住,你是我们程家的人,就算只是旁系族人,也不是一个没名气的臭小子可以结交的。”

    程天豪的话再明显不过了。

    他觉得萧辰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泡他妹妹。

    “对了,我上次介绍给你认识的徐玉龙,你们聊的怎么样了?他爸可是市长,你只要能嫁进徐家,我们这一脉也能和三姥爷那一脉一样,在本家面前说话能直起腰杆。”

    程天豪说完,程佳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哥,那个徐玉龙是纨绔子弟,你别逼我了……”

    “妹妹,你也太懂事了,你宁愿结交他这样的穷小子,也不愿意牺牲一点为我们这一脉的家人做点事,三姥爷的亲孙女嫁进了汪家,如今他们那一脉子弟过的多滋润,你也看到了。”

    程天豪有些生气的瞥了一眼萧辰说道。

    “程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

    萧辰脸色淡然,只是对着程佳雪说了句便走了。

    “哼,有自知之明,还知道……”

    程天豪望着萧辰的背影,突然声音戛然而止。萧辰居然一步步走向诸多大佬坐着的高台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