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霄虽然苦苦支撑,希望能等到古诺一波攻势力竭的间隙,可惜他还是低估了古诺的可怕。

    这位泰拳高手仿佛精力无穷无尽般,从出手到现在,根本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而且攻势是一波比一波更凶狠,力道也越来越大。

    最终,杨霄撑不住了!

    “轰!”

    古诺硬生生轰开了杨霄的架子,快若闪电的一拳轻飘飘的在杨霄胸口一印。

    “噗!”

    杨霄猛地一口血喷出,身形暴退,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射而去。

    “噗咚。”

    他落在了擂台下,脚底一软,差点瘫倒在地。

    这时人们才看到,杨霄的右胸赫然向里面凹下一寸,衣服完全破裂,形成一个拳印的痕迹。

    众人不禁背脊发寒。

    古诺这一拳竟然硬生生的把杨霄的胸骨都打裂,如果打的是左胸,此时的郭威恐怕已经心脏爆裂,当场毙命。

    “我认输。”

    杨霄嘴角还留着血迹,脸色惨白,支撑着身形,勉强道。

    古诺闻言,神色丝毫未变。

    反而双手合十,对他微微一躬,然后再次回到高台,走到油腻男子身后。

    油腻男子嘿嘿直笑,看着周总道:“怎么样,周总?”

    周天豪脸色铁青,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

    “好!”

    “哈哈,那这五千万我就笑纳了。”

    油腻男子哈哈大笑,早有侍女捧着托盘到了周总身边。

    周总看都没看,拿过支票签上自己的名字,就仍在托盘上。

    男子见状,笑的更是欢快。

    此时剩余的众人,把注意力转移在泰拳高手身上,眼中露出了深深的忌惮。

    一位穿着拖地长裙,面白如雪的女子看着古诺皱了皱眉头,侧首对着身后人问道:“杨霄也是内劲小成的高手,竟然挡不住一个练泰拳的?”

    “王小姐,那可不是普通的泰拳高手。”

    站在她背后的中年壮汉双眼微眯,目射精光。

    “他的力量和持久早就超越人体极限,应该是修炼了古泰拳!”

    泰拳是由古泰拳演化的一个分支,两者的区别很大。

    泰拳的招式华丽、美观,学习泰拳是防身为主。

    而古泰拳,则是杀人技!真正的杀人技!

    古泰拳没有华丽的招式,一掌、一拳、一肘皆追求最大化的杀伤力。

    最顶尖的古泰拳大师甚至足以与化境强者平分高下。

    “不过古泰拳传人太少了。而且那个古诺也只比杨霄强半筹罢了,杨霄若不是大意轻敌,未必会败得那么惨。”

    精壮男子分析道。

    “那你比起他如何?”

    轻声问道。

    精壮男子傲然道:“在场众人,除了汪老爷子身后的那位老者给我一丝压力外,其他人我都不放在眼中。”

    “至于那个泰国人,十招之内,我能杀他!”

    他说话时,背脊挺直,自有一股傲视天下之气。

    王小姐微微点头,一派尽在掌握之势。

    此时汪老爷子也在询问身后的老者。

    面容枯槁的老者穿着一身黑袍,除了一双皱巴巴的脸外,整个人都藏在了黑袍中。

    他声音沙哑的说道:“汪老爷子你放心,我若出手,五招内可杀古诺!”

    “有魏老此言,我就无忧了。”

    汪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身后这位不起眼的老者可不是一般人,甚至真要论起地位、辈分,他都远远不及。

    不过如今被他收服,甘心为他卖命,这让汪老爷子心中有一种自豪感。

    不一会儿,擂台赛上又过了四、五局。

    古诺接连打赢三场,一脚扫断了一位内劲入门武者的双腿后,获得三连胜。

    诸多大佬,除了汪老爷子和王姓女子还安稳端坐外,其他人都开始坐立不安了。

    这个古诺太强!

    自己请来的高手似乎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那油腻男子得意洋洋,心中兴奋不已,他已经拿了几乎六成的油田份额。

    这里面的利润可比他的全部身家都高。

    汪老爷子微微皱眉,知道不能再让他?这样横行下去,正准备派人出手。

    这时,台下的人群突然散开,人未到,声先至:“今天这么盛大的活动,居然没人通知我,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嘛?”

    这声音如同晴天惊雷般响彻整个会场,让所有人脸色一变。

    就是汪老爷子身后的魏老和王小姐身旁的精壮男子脸色都微微一变!

    只有台上的萧辰脸上闪过一丝讶色,目光不定的看向不远处的小山坡道:“有点意思。”

    忽然,魏老和精壮男子都齐齐站起身来,惊骇的望向不远处。

    “怎么了?”

    汪老爷子从未看过魏老如此失态,有些疑惑道。

    而魏老则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突出几个几个字道:“他来了!这次麻烦大了。”

    汪老爷子正不解其意,忽然传来阵阵惊呼声,他闻言看过去,脸色也猛地一变。

    只见台下忽然现出一道人影,这人影脚尖只是轻轻踩了一下地面,而后如同飞行般,一跃跨过十几米的人群,稳稳的跳到了擂台上。

    “这这是人吗?”

    有人颤抖着道,所有人都心有同感,为之震撼。

    就是传说中的轻功,也没有这么夸张吧,这几乎是能飞了!

    精壮男子瞪大了眼睛,几乎从喉咙中挤出一句话:“真气传音,身如羽化,内劲大成!”

    内劲大成和小成虽然只差了一个境界,但是实力确是天壤之别。

    有些内劲小成的武者也许穷极一生都无法突破这一道槛。

    这样的大高手,在武道界,都是名震一方的枭雄人物。

    “魏子良!”

    魏老看清了来人,脸色满是震惊,而且眼神中隐隐有一丝忌惮。

    汪老爷子听到这个名字,也是一怔。

    江湖三门中魏家是武道世家,一直以来都是以江湖三门之首的姿态示人。

    魏家的可怕之处和霸道之处在于,他们自身拥有绝对的实力。

    无论是富甲一方的大佬,还是呼风唤雨的高官,在一位武道高手面前,也不过一拳秒杀的事。

    魏子良也是魏家这一辈中,最有天赋和代表性的。

    年纪不过二十岁就踏入了内劲门槛,四十岁时,就已经是内劲大成的高手,名镇一方。

    如今十年过去了,只怕他是愈发厉害了。汪老爷子看着擂台中的那人,眼中有深深的忌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