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魏老欲言又止。

    魏老苦笑了两声道:“十年前,我被自己的亲弟弟给赶出魏家,现在,该是我和这位‘好弟弟’了结一下恩怨的时候了。”

    而此时,擂台上。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魏子良闲庭漫步走在擂台上面,背负双手看着古诺道:“古泰拳的传人?有点意思。”

    古诺脸色大变,他自从登台后,脸色第一次有变化。

    他修行古泰拳以来,纵横无敌,自以为也算顶级人物。

    但今日见到魏子良,才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不过这样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悍勇之气。

    “请。”

    他再次躬身抱拳。

    “你来吧。”

    魏子良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外一只手微微侧抬。

    古诺见魏子良如此轻蔑他,心中大怒。

    他怒吼一声,看似身形未动,但是四周竟出现一道道残影。

    这些残影打出了一连串的动作,一会儿似猛虎般出拳,蛇行般弹腿,巨熊般挥掌……

    古诺仿佛化身了数十个人,在不到一息的功夫里,完成了这一切,而后又归于平淡,仿佛之前一切都是幻觉般。

    “古泰拳的前十三式都被你融会贯通了,不错,足以让我出手了。”

    魏子良微微点头。

    古诺闻言愈发恼怒了,发出阵阵狂吼,抬手就打来。

    “轰隆隆!”

    拳风仿佛撕裂了空气一般,发生阵阵巨响。

    这一拳之威,就如同泰山倒倾,力量之大,不可思议。

    杨霄脸色又白了几分,若古诺开始就用出这招,他只怕连三拳都挡不住。

    台上的魏子良却出人意料的站在那里,不挡不躲。

    等拳头靠近时,他右手才猛地一握,同样一拳击出。

    他这拳出时悄无声息,却后发先至。

    只听“咔嚓”一声。

    两拳相撞,却是古诺整个人如稻草一样倒飞出去,他的胳膊向外诡异的弯曲,似在魏子良那一拳之下已经折断。

    这时魏子良却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反而身形一闪,到了古诺上空。

    “不!我认输!”

    古诺古井无澜的脸色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恐惧!

    他立刻开口想叫停魏子良,但魏子良已经一脚踏下。

    他这一脚,如同泰山压顶,轻易击溃了古诺的防护,直接把他连人一起踏在擂台上。

    “轰隆!”

    就如巨石撞地。

    古诺整个人重重砸在地上,把擂台都砸出个小坑,整个人都埋了进去。

    如果有人近距离观看,一定会被小坑的惨景给吓到。

    古诺的身体以胸膛为分界线,已经一分为二了,死相极其凄惨,双眼圆瞪,一脸不敢相信。

    一?个呼吸的时间,连胜三场的泰拳大师毙命!

    全场死寂,看着那个轻描淡写就打死古诺的男子,只见他摇摇头道:“我魏子良出手从不留活口,和我动手就得做好死的准备。”

    说完,魏子良负手傲立,环视高台,淡淡道:“还有谁要来领教?”

    高台上虽有众多大佬,却无一人敢开口。

    连在场实力排前三的古诺都挡不住他一招,谁还敢上去送死?

    而且魏子良行事极其霸道,和他动手要么赢,要么死,谁还敢打?

    那些诸多大佬身后的高手也是一阵胆寒,他们愿意卖命说白了还是为了钱,如果命都没了,钱再多有什么用?

    精壮男子此时如霜打茄子,恨不得把自己埋入地缝里,让魏子良永远别注意到他。

    王姓女子见此微微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言。

    “没有人了吗?真是扫兴啊。”

    魏子良目光扫视一圈,最终落在了中间的汪老爷子身上。

    不仅是他,高台上诸多大佬以及台下众人都看向他,看着这位**省权势第一的大佬!

    汪老爷子长吸一口气,知道自己终究没法再避让了。

    这油田的价值极大,对于他,对于汪家都是不容忽视的,他沉声道:“魏老,你有把握吗?若是……”

    “您不必再说了,今天该让我和魏子良了结这段十年之久的恩怨了。”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向擂台走去,带着一种赴死的毅然决然。

    汪老爷子暗叹了一口气,眼中却露出一丝哀伤。

    魏老也是魏家的人,而且是魏子良的亲哥哥,因为十年前的一场家族变故,他被魏子良跨越三省追杀,最终被他收留。

    今天,两人中注定只有一人能活。

    见到魏老登台,魏子良突兀的笑了笑道:“我还以为你要继续当缩头乌龟呢,我的亲哥哥。”

    他显然早就发现了魏老的存在,一直在等魏老出手。

    “多说无益,出手吧。”

    魏老脸色淡然道。

    “十年前,你逃过一劫,今天就不会再那么幸运了。”

    魏子良自顾自的述说着,猛然提速冲了过来,一拳凌空打出。

    拳头未至,但是拳风已经吹起了魏老的头发。

    当魏子良的拳头距离魏老还有两尺时,魏老诡异的如遭雷击,倒飞了出去。

    “轰!”

    他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重重的摔在了擂台上,但是他很快就挣扎的站稳身形。

    魏老顿了顿,猛得吐了口血,眼中满是惊骇之色,一字一句的说道:“真气化实,内劲巅峰!”

    内劲之上便是化劲,化劲强者的真气已经完全凝实,可以凌空杀人,无声无息。

    而魏子良已经达到了内劲巅峰,半只脚踏入了化劲。

    “哥哥,十年过去了,你还是不如我,以你内劲大成的实力,我只需要两招便可以杀你,我今天破例给你一个机会,你还要继续打嘛?”

    魏子良冷漠的看着他道。

    化劲强者不出山,内劲巅峰便是世间最强的战力了,足以横行天下。

    魏老惨然一笑道:“我躲了一辈子,不想再躲了,你出手吧。”

    “哼,那我成全你。”

    魏子良冷哼一声,一拳挥出,打中了他的胸膛。

    “咔嚓!”

    魏老的后背诡异的凸出了一块,而后身体僵硬的倒下了。

    一位内劲大成的强者!如同待宰的羔羊般死了!

    魏子良目光扫去,高台上端坐的大佬们纷纷如鹌鹑一般低头,没人再敢站出来挑衅。

    便是汪老爷子,也不得不低首。

    这便是魏家能混到如今这个地位的原因和手段。

    凭着一身傲视群雄的实力,不服,就杀!杀到你胆寒,杀到没人敢作对。

    魏子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从今天开始,这油田不仅归我,**省各市当家人每年需要交付三分之一利润给我,可有异议?”

    汪老爷子皱了皱眉头,几欲说话,但是都忍住了。

    他若现在开口触霉头,就是找死,会被魏子良用来杀鸡儆猴。

    正当汪老爷子想着先和魏子良周转一阵子,回头将这事禀告本家,让本家的高层来处理时。

    忽然,高台上有一个人缓缓起身。“我同意了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