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汪老爷子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萧辰缓缓站起身来。

    瞬间整个会场的目光汇聚到此。

    “小雪,你那朋友恐怕是疯了吧。”

    程天豪冷笑道。

    魏子良的厉害,已经深深的震慑到了所有人,萧辰居然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不是嫌活腻歪了嘛?

    反正他之前已经得罪了萧辰,萧辰能坐在高台上,定然身份不一般,这让他心里隐隐有些妒忌。

    程佳雪摇了摇头,目光怔怔的看着萧辰。

    “小子,你是不是疯了?”

    精壮男子皱着眉头看着萧辰。

    他能感觉到萧辰身上没有任何真气,就是个普通人。

    连一众大佬都噤若寒蝉不敢说话,这小子敢这个时候站出来,不是疯了就是看不清局势。

    萧辰没有说话,自顾自的下了高台,仿佛闲庭漫步走到了擂台上。

    魏????子良在一旁双手抱胸,皱着眉看着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以他的眼光,自然一眼就看出这个年轻人身上没有真气外放的吉祥,甚至没有一点武功底子,就是个普通人。

    ‘就拿他杀鸡儆猴,让他们见识下我的手段!’

    想到这,魏子良的目光不由沉了下来。

    高台上的其他大佬看着萧辰,心中暗自摇头。

    他敢直面魏子良的锋芒,有胆识、有气魄,但终究太年轻了,不知道大丈夫能屈能伸。

    人如果命都没了,胆识有个屁用!

    台下众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尽皆看好戏的模样望着萧辰。

    ‘这小子大概脑子少根弦,既然想出风头,死就死吧。’

    此时,魏子良抱胸淡淡道:“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和我动手,趁我没出手之前,跪下认错,自断一只手,我便饶了你。”

    萧辰丝毫没有惧色,反而摸摸鼻子道:“你如果愿意跪下认错,自断一只手,我也可以考虑饶了你。”

    他这话一出,全场皆惊!

    什么叫狂妄?在众人看来,萧辰已经狂过了头。

    这话从魏子良口中说出,众人只会感叹强者的尊严不可辱。

    但是从萧辰口中说出,只会让人觉得,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自信过头的疯子罢了。

    “牙尖嘴利,去死吧。”

    魏子良皱了皱眉头,说动手就动手。

    话音刚落,他猛的一跺脚,身形如同鬼魅般冲过来。

    “呼呼…”

    拳头未到,拳风已经响起。

    魏子良这一拳只用了三成力量,在他看来杀一个普通人,用全部实力等同于杀鸡用牛刀。

    “咚!”

    魏子良脸色一变,震惊的看着萧辰。

    萧辰轻描淡写的抓住了他的拳头,脚步丝毫未动。

    “什么!”

    汪老爷子瞪大了双眼,一脸愕然的望着萧辰。

    萧辰居然能接下魏子良一拳,这传出去足以自傲了。

    王姓女子也愣住了,有些诧异的开口道:“这小子难道是深藏不露?居然能轻描淡写接下魏子良的一拳?”

    精壮男子也看呆了,他咽了口唾沫,摇了摇头道:“我确实是看走眼了,但是魏子良这一拳只用了三成力量,我也可以接下。”

    “这么说来,不是那个小子厉害,而是魏子良轻敌了。”

    此时,场中。

    魏子良一拳没有建功,凭借多年的经验,他条件反射般身形爆退,立刻拉开了距离。

    “我倒是小瞧了你,居然能接下我三成力量的一拳。”

    魏子良重新审视了一番萧辰,脸色古怪的说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真气?”

    “赢了我,你就知道了。”

    萧辰淡然道。

    “哼,狂妄!”

    魏子良有些生气了,强者不可辱,何况是被一个蝼蚁给轻视。

    他冷哼了一身,全身上下仿佛有白雾流转,欲喷薄而出。

    他的双手在空中,凌空一拳打出,每一拳都打出一声凄厉的音爆,震耳欲聋。

    只有内劲武者才能看到,魏子良每一拳打出,都会在面前留下一个拳印,这些拳印如同一个个炮弹般,一触即发。

    精壮男子脸色凝重到了极致:“内劲凝形!这是魏家家主的成名绝技,千军杀!”

    “很厉害嘛?”

    王姓女子皱了皱眉头问道。

    精壮男子苦笑道:“何止是厉害。魏子良每挥出一拳,等于是积攒了一次攻击,这些拳印越积越多,最后一次性爆发,就等于同时打出了几十次拳!”

    “魏家家主曾经积攒过上千个拳印,一拳打出,就如同被千军万马给攻击了一般,所以才称为千军杀!”

    精壮男子望着场中分析道:“以魏子良的实力,压根不用动用这杀手锏,显然他这是想展现实力,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啊。”

    只见萧辰也轻咦一声,笑道:“你不过内劲圆满,竟然能内劲化形,有点意思。”

    魏子良见萧辰死到临头了,还如此大言不惭,眼神一冷。

    他面前足足汇聚了不下三十道拳印,只见他大喝一声。

    “破!”

    一拳挥出,三十道拳印也随之而动,仿佛他化身了三十个人,从四面八方朝着萧辰袭来。

    萧辰虽然一直修炼《九品玄典》这本医武双修的功法,但是从来没有全力以赴动手过。

    今天倒是给了他一个机会,他也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到底能比肩武者什么境界。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五指展开,朝着拳印狠狠抓下。

    “砰砰砰!”

    空气中猛然爆发了一连串的爆裂声,仿佛气球般炸响。

    魏子良看着眼前这一幕,再也淡定不了,他魏家的绝技,在萧辰面前如同捏气球般,一个个捏爆!

    魏子良心里升起了一阵不妙的念头,但是比武的瞬息就是生死的差距。

    他不敢多想,猛地狂吼一身,身形再次拔高三尺,浑身肌肉如铁水灌注,手握成拳,一个滑步,如鬼魅一般到了萧辰左侧身

    然后,一拳打来。

    这一拳,快若闪电,如大炮怒吼,撕裂空气,将一位内劲巅峰高手的力量演绎的淋漓尽致。

    “内劲圆满也不过如此!”

    萧辰摇了摇头,双手一握,捏成一个锤头,当头砸下。

    这一砸,表面看起来轻飘飘的,但魏子良却脸色狂变,只觉萧辰这一击,有山岳一般厚重。

    “不好!”

    魏子良心中警兆升到极点,强行收拳,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众人正惊讶,魏子良怎么不战而退时,只见萧辰右手张开,往地上一按。

    “轰隆!”

    如同陨石落地,平地炸起惊雷之声!

    整个地面都瞬间震动了一下,不少人直接被从椅子上震落,而受到萧辰一击的擂台更是被直接砸蹋了半边。

    一道裂痕从萧辰双手之间,一直延伸出去,将擂台撕裂成了两半。

    “这是什么武技?”不止魏子良,连汪老爷子,精壮男子等人都看傻眼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