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击虽然轻飘飘,却如泰山倒倾、陨石天降,已经非凡人能抗衡。

    此时的魏子良也在心中狂叫。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隐藏的好深!他赫然是一位武道绝巅的大高手,而且他根本看不出萧辰的修为。

    这一击给他的感觉,就如同面对魏家家主全力释放千军杀一样,甚至,更胜一筹。

    魏子良已经吓的肝胆欲裂,哪里还有再战之心。

    萧辰却已经双手张开,凌空伸手抓去。

    “不好!”

    魏子良感觉一股四周巨力朝他挤压而来,身形再次暴退。

    但是萧辰脚尖一踮,身形一动,凌空跃起,竟以十倍的速度追上了魏子良。

    “怎么可能!”

    魏子良脸色满是惊惧。

    他怒吼了一声,猛然出拳,这一拳劲包含了他毕生修为,便是磨盘大的青石也能打的粉碎。

    却见萧辰手捏剑指,轻轻划在他的胸膛。

    “啊!”

    魏子良一身惨叫,从空中坠下。

    他落地之后一个踉跄,勉强稳住身形,众人仔细一看,都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他的胸膛上面,就如同被利刃划过,从左胸到右腹被硬生生劈出一道深达数寸的伤口,连里面白花花的肋骨都清晰可见。

    这只是萧辰指尖轻轻擦过,若是一掌劈实了,只怕整个人都会被劈成两段。

    太强了!强到令魏子良都升不起反抗的念头来。

    ‘逃!只能逃!’

    魏子良此时只有这一个念头,感觉一秒都不能停留。

    他自出道以来,从未遇过这样的大敌,无论那一锤还是一指,都远不是他能接下的。

    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了,魏子良心中有些绝望了。

    他不甘的说道:“萧辰!我乃魏家子弟,你敢杀我?”

    魏家身为江湖三门之首,势力庞大,就是官家三门也不敢小觑魏家。

    而且他们魏家有化劲强者、武道宗师坐镇,化劲强者万中无一,地位尊崇,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到国家的人物。

    想要绞杀一位化劲强者,除了动用重火力的军队之外,几乎别无他法。

    有如此大靠山,这也是他们魏家子弟行事霸道、不羁的原因。

    “有何不敢?”

    众人只见萧辰右手轻轻握成拳型,然后轻飘飘的凌空击出一拳。

    这一拳打出,一丝异象都没有,感觉如给人挠痒。

    魏子良却全身猛地一震,背后诡异的凹了进去,胸口凭空浮现出一个深深的拳印。

    他呆呆的看了一眼胸口,脸上满是不敢相信之色。

    “真气凝实?气劲外放伤人!”

    精壮男子震惊的跳了起来。

    这可是化劲强者的标志啊!之前魏子良隔着半尺距离,利用气劲击杀了古诺,算不得真正的内劲外放。

    但萧辰最后这一拳,隔着十几米,无声无息,凌空杀人!这才是真正的化劲强者!

    化劲强者可以在百步之外,取人性命,几如鬼神!

    而魏子良此时却背对众人,惨笑道:“原来你是化劲强者,难怪不惧我魏家。”

    萧辰收回拳头,仿佛自言自语的喃喃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化劲强者嘛?虽然我没有见识过,不过想来也厉害不到哪里去。”

    “能死在一位化劲强者手里,我魏子良也不算太冤.”

    魏子良说着说着,他笑声渐低,眼皮垂落,整个人轰然倒在了湖边,全身上下暴起噼里啪啦的声音。

    萧辰那凌空一拳,不仅仅击穿了他胸口,更震碎了他浑身的骨骼,能撑到这时,已经是魏子良几十年苦修的功底了。

    魏家这一代最卓绝的人物,内劲巅峰的魏子良,死了!

    死在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手里,被人三招毙命!

    萧辰背负双手,站在擂台上,淡淡的道:“还有谁想和我动手吗?”

    全场死寂。

    无论是高台上的大佬还是擂台下的富豪、游客们,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从萧辰出场到他三招打死魏子良,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但却颠覆了无数人的想象。

    无论是魏子良的盖世神威,还是萧辰最后三下如神迹一般的武技,都深深震撼了他们。

    这还是人类能拥有的力量吗?

    尤其萧辰那轻描淡写的样子,仿佛随手打蚊子一样拍死魏子良,更是让他们的肝胆俱裂!

    程天豪看完这一切,咽了口唾沫,他勉强笑着对程佳雪说道:“佳雪,哥哥再也不会插手你的事了,你和这位萧大师有没有机会……”

    程佳雪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脸上突兀的出现一丝苦涩的笑容。

    她心里对这位攀炎附势的哥哥,已经厌恶到了极点。

    如今萧辰已经即将名震南海,她又岂会去高攀。

    王姓女子心中震颤,只觉自己一次次看走了眼。

    精壮男子更是吓的腿都软了,他不久前还曾嘲讽萧辰的自不量力,现在萧辰展现出的实力,是他一辈子都遥不可及的。

    汪老爷子坐在太师椅,呆呆的看着台上那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连魏子良都敢杀,他不知道萧辰是不是还有什么杀手锏没有使出来,才有如此底气。

    不过他也不敢再小看萧辰了,从今天起,这南海省该变天了。

    这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年轻人将会名震南海,乃至整个华夏。

    萧辰站在擂台上,脸色淡然,他目光扫过去,高台上诸多大佬早已纷纷向这位神鬼莫测的大师低头。

    萧辰仿佛在等着什么,目光聚集在他们身上,久久不动。

    众人这时哪怕想再退避,也避无可避了。

    最终汪老爷子长叹一声,缓缓站起来,对萧辰拱手抱拳道:“萧大师,您武道通神,我汪靖宇服了。”

    他这话一落,诸位大佬对视了一眼。

    “萧大师!我程鹏辉服了。”

    “萧大师!我锦江市周伯云服了。”

    “萧大师!我……”

    “……”

    一位位大佬争先恐后起身,深怕晚了一步,落到个被杀鸡儆猴的命运。

    恐怕除了国家之外,偌大华夏,能奈何他的都没几个了。

    让这样的人做到老大的位置,大家心服口服。

    台下众人看着高台上一位位,跺跺脚都能震动南海的大佬纷纷向那少年卑躬屈膝,只觉自己一辈子都没有今天这一日精彩。

    “他不过二十岁就有了如此成就!”

    许多人心中长叹,羡慕不已。他们不知道,今日之后,南海的萧大师将入海化龙,势不可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