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比赛,许多人还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萧辰却已经悄然离开了,他不会留下来和这群老狐狸去谈判,分割利益。

    以他展现出的种种手段,足以将这群老狐狸震慑,有时候一种神秘感反而更让人忌惮。

    次日,萧辰刚醒来,便接到了张恒久的电话。

    ‘奇怪……’

    张恒久找他,应该是奉了王靖川的命令,虽然昨天王靖川没有出面,但是以王靖川的身份,肯定已经得知了昨天的事。

    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他,所为何事,萧辰大概也能猜到。

    萧辰转眼就猜中了大半,接通了电话。

    “萧先生,您今天可有空闲,王大校想请你去吃顿饭。”

    张恒久问道。

    萧辰沉吟片刻道:“半个小时你来接我吧。”

    “不用了,我已经在您楼下等着呢。”

    张恒久立刻说道。

    “好。”

    萧辰没有多问,他昨天那一战已经闻名南海了,就是王大校也得重新审视他的地位了。

    张恒久并没有开车前往什么酒店,而是径直前往了一个幽深小院。

    小院不大,种了些花花草草,十分简约。

    车子停下,门口还有两个站岗的卫兵。

    “张副官!”

    两人齐齐开口敬礼道。

    张恒久点了点头,带着萧辰走了进去。

    屋子里正煮着一壶茶,青烟袅袅。

    王靖川坐在一旁,有滋有味的喝着茶,他身旁则坐着一位剑眉大汉,挺着胸膛,笔直的坐在那。

    “萧先生来了!”

    王靖川看着走进来的萧辰,起身说道。

    “王大校。”

    萧辰点了点头。

    “请坐吧,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胞弟王耀晨。”

    他指着身旁的剑眉大汉介绍道。

    萧辰打量了他一眼,看到他肩膀上的两杠三星,这是一位上校。

    “他就是萧辰?”

    王耀晨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萧辰,随即皱了皱眉头。

    “耀晨,萧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说话注意点。”

    王靖川训斥道。

    “哼。”

    王耀晨冷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不知王大校请我来,所为何事?”

    萧辰直奔主题问道。

    “萧先生,莫要心急,我请你来,的确是有一件事。”

    “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我听闻你昨天杀了魏家的魏子良,这事可属实?”

    王靖川虽然从各方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但是毕竟没有亲眼所见,心中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魏子良可是成名多年的武道高手了,不知道多少高手都死在了魏子良手中。

    他也曾经有幸见过魏子良出手过一次,那一次着实把他给震慑了。

    可他昨天突然得知,萧辰三招灭杀魏子良,力压南海诸多大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换了谁也不会相信这件事,所以他想亲自确定下。

    “不错,魏子良的确是死在了我手里,怎么?魏家要报复我?”

    萧辰反问道。

    王靖川摇了摇头道:“魏家那边我还不知道,不过如果这事是真的,魏家就算想报复,也会花费一定时间调查清楚再动手,这事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魏家若是敢来,我自灭之。”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你怕是没有见过真正的化劲强者,不知道化劲强者的恐怖手段。”

    王耀晨冷声道。

    “耀晨!”

    王靖川见自己的弟弟三番二次对萧辰露出敌意,有些头疼不已。

    “哥,你既然想让他替代我,总得让我看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吧?”

    王耀晨皱了皱眉头道。

    “替代你?你们可否把话说明白?”

    萧辰也不知所然。

    “想听明白,就看你够不够资格了。”

    王耀晨说完,起身朝着萧辰走过来道:“出手吧,让我看看你够不够资格。”

    一旁的王靖川并没有开口阻止,显然是默认了这种行为。

    他说完猛得一脚踏开,浑身气势一变。

    只有萧辰能看到,王耀晨浑身缠绕着一丝丝白雾,白雾从他的肌肉中穿梭,手臂都猛然暴涨了一圈。

    “横练硬气功?”

    萧辰有些诧异的看着王耀晨。

    武道分内修、外练。内功,修的一口精气神,注重真气在武技上的运用,比如太极拳、八卦掌、形意拳。

    外功,俗称横练硬气功,练的一身筋皮骨,没有武技可言,纯属靠破坏性极大的蛮力来攻击敌人。

    所谓一力降十会,所以横练高手往往能压着同境界的内功武者打。

    萧辰突兀的开口道:“你身上有没有匕首?”

    这话让王耀晨一愣,难不成萧辰需要匕首才愿意和他比试?

    不过,这也无所谓,他练的外功,一身筋皮骨硬如坚石,一般的兵器是伤不了他分毫的。

    他从腰间拔出一把军用三棱刺,刚准备丢给萧辰。

    萧辰抬手阻止道:“你用这三棱刺攻击我。”

    “你没说错吧?”

    王耀晨愕然了。

    从他得到的消息,萧辰并不是外功高手,这军用三棱刺可是特种部队专用的,有多锋利,他自然很清楚。

    寻常的内劲入门武者,如果不慎被刺一下,就是个透心凉的下场。

    “萧先生,这三棱刺可不是外面的大陆货,采用合金材质,高压打造,极其锋利,一旦刺中就是贯穿伤。”

    王靖川皱了皱眉头的提醒道。

    “无妨,我让你用三棱刺攻击我,快点吧。”

    萧辰再次重复了一遍。

    王耀晨不亏是军人出身,做事雷厉风行,他将三棱刺在手中挽了一个刀花,径直刺向了萧辰。

    连一旁的王靖川都是愣住了,有些紧张的看着萧辰。

    只见三棱刺在距离萧辰的胸膛还有一尺时,萧辰伸出右手,速度极快的用手指在三棱刺上弹了三下。

    “铛铛…”

    清脆的回音响彻整个屋子。

    只见三棱刺应声而碎,断成了三截落在地上。

    王耀晨直接傻眼了,有些茫然的看着手中断掉的刀柄。

    这可是合金钢打造的,就是普通子弹打在上面,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却被萧辰用手指,轻描淡写的弹了几下就碎了。

    如果这不是王耀晨随身用了多年的匕首,他真的以为萧辰是做了什么手脚。王靖川愣了一下,随即大笑道:“好一个弹指碎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