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张恒久忍不住叫道:“萧先生你到底是什么怪胎!居然连钛合金的三棱刺都震碎了!”

    他作为王靖川的副官,自然也听说了昨晚的事,但他毕竟没有亲眼所见,对于一些人以讹传讹,将萧辰过分神化的消息,还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可今日一看,他终于明白,自己还是小瞧这位萧先生。

    王耀晨深吸了一口气,涨红了脸说道:“萧先生,我为之前的话,向你道歉。”

    “无妨,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请我来,所为何事嘛?”

    萧辰笑了笑道。

    王靖川和王耀晨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王靖川开口道:“我之前许诺让你当蛟龙特战队的教官,现在看来是大材小用,我现在决定请你上任总教官一职!”

    “蛟龙的总教官?”

    张恒久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气。

    总教官和教官虽然只多了一个字,但是待遇可是千差万别。

    王耀晨苦笑道:“本来,这总教官一职是我的,但是今天得见萧先生的神勇,我自当让贤。”

    其实,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不太明白蛟龙特战队是一只什么样的部队。

    王靖川也是诚心十足,耐心的解释着。

    hx各个jq都有自己的特种部队,而蛟龙特战队就是从这些特种兵中挑选出来的最精锐人才。

    每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接受最系统化训练,装备最先进的武器,执行最困难的任务。

    简而言之就是特种兵中的特种部队,是兵王的汇聚地。

    在hx,一个特种作战的伞兵、飞行员等,都需要花费上百万的金钱去培养。

    而蛟龙特战队的队员几乎是全能的,什么都需要学,每个都是jqsz的宝贝。

    至于总教官则是教官团的最高职位,负责特战队的统一训练和战斗,拥有最高决策权,直接听命于jqsz。

    “萧先生,蛟龙总教官地位极高,是整个蛟龙的最高指挥官,至少是个上校,只要立下军功,优先提升大校乃至sj。”

    王耀晨说着,眼里满满都是羡慕,也难怪他对萧辰敌意这么大。

    他迄今都四十多岁了,靠着自身努力和王靖川的关系,才升到上校,蹉跎了几十年岁月。

    而萧辰不过二十出头,只要加入蛟龙,一跃就成上校,第二年说不定就能转大校,几年内就有希望当将军。

    这样的速度,如果传出去,足以吓倒所有人。

    二十岁的校官,二十岁出头的sj啊,这放眼hx,都是独一份。

    “?传闻中的精锐特种战队?”

    萧辰点点头,然后疑问道:“这个位置既然如此重要,为什么找我呢?”

    提起这个,王靖川脸色有些难看道:“上一任的总教官,已经死了。”他顿了顿,才难以启齿道:“各jq的特战部队每年都会实战演习,用的是真子弹,上任总教官中了埋伏,却又不投降,被人给误杀了,也因此,导致蛟龙队员情绪激动,死伤了不少,所以也得到了倒数第一

    的排名。”

    “实弹演习?误杀?”

    萧辰听的心惊肉跳,这总教官一职看起来是一个美差,但是也太危险了。

    子弹可是不长眼的,就算武装防护做的再好,也有很大几率被误杀。

    萧辰苦笑道:“我从未接触了军事化训练,根本不懂各类枪支型号、导弹坦克,你让我去当总教官,难不成是教他们打拳?”

    没想到,王靖川竟然笑着点了点头道:“萧先生说对了,但是不准确,我们就是想请你教他们近身格斗,提升单兵战斗力。”

    “单兵战斗力?”

    萧辰有些愕然。

    “不错。”

    王靖川郑重道:

    “这次演习,我们之所以一败涂地,就是因为在单兵对抗中,完全没法抗衡别的jq特种战士。他们的单兵近身实力完全碾压了我们,就是上任总教官也只能勉强对付十个人。”

    “一来,虽说是实弹演习,但大家都是战友,不可能真开枪,所以决定胜负的关键还是看近身格斗。二来,特战队的训练目的就是为了对付一些特别的目标,需要个人实力的提升。”

    王耀晨脸色凝重的说道:“萧先生,我接下来的话都是机密,希望你不要外传。”

    萧辰闻言,刚准备开口说他不想听。

    这种机密如果被他听了,不就是被王靖川给拉上贼船了。

    但是王耀晨却没有给他机会。“建国以来,武道世家一直都是政府的眼中钉,他们凭借常人所不能的武力,几乎横行天下,做事毫无忌惮,明面上和政府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私底下却不知道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特战队建立的目的

    就是为了遏制武道世家的势力。”

    “内劲武者还算好对付,一个训练有素的狙击手便可以在千米之外狙杀内劲武者,但是化劲强者,已经不惧怕刀枪了,除非用重火力,否则不可能杀掉了。”

    萧辰听完,有些无奈的问道:“我现在说我不想掺和进去,是不是不可能了?”

    王靖川瞥了他一眼道:“你知道的太多了,不可能再独善其身,我们也不想与你为敌,只希望你能帮我们。”

    萧辰陷入了沉思,没有说话。

    王靖川趁热打铁道:“您并不需要时刻呆在基地中,只要一周抽两到三天为他们进行单兵战斗力能力培训就可以了,而且你的任何条件,我们都可以谈的,甚至包括您家人的安危!”

    这话一出,张恒久都愣住了。

    有这句话,不要说**,便是整个hx也没人能动的了萧辰和他家人。

    没有谁傻到跟国家作对,哪怕如官家三门这样只手遮天的大势力。

    萧辰深深的看了王靖川一眼,王靖川不亏是老狐狸,直接就点出他想要的条件。

    他担心的是他的家人,自己得罪了魏家,他虽然不怕魏家报复,但是自己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家人身边。

    萧辰点点头道:“行,我考虑一下吧。”

    他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好,请萧先生务必在年前给我答复,年后就需要上任了。”王靖川提醒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