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距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萧辰也有时间考虑。

    不过他离开海陵市已经很久了,应该回家看看父母和妹妹了。

    海陵市。

    “哥,我要去义渠县玩。”

    萧宛如缠着萧辰撒娇道。

    “义渠县那么远,去那里干嘛?”

    萧辰好奇的问道。

    “去看大明星范彤彤的演唱会,听说过几天在义渠县举行,你陪我一起去嘛。”

    萧宛如开始使出了软磨硬泡的功夫,让萧辰哭笑不得。

    “行行行。”

    萧辰苦笑着答应了下来。

    “我去准备一下,明天上午就出发。”

    萧宛如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开心的跑回了房间收拾东西。

    义渠县是海陵市与锦江区的交界处,原本只是一个贫穷的小县城,两个市都不愿意要,怕拖了自己市的后腿。

    可是就在这几年里,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县城却发展的突飞猛进,从贫困县转型成了自治区,直接归省里管辖。

    也因为它夹在两个市之间,是重要的经济通道,需要富商都会来这里投资发展,良性循环之下,这个小县城已经成为两地之间最繁华的地区。

    一栋三星级大酒店,二楼的自助餐厅里。

    萧宛如点了杯饮料坐在那,左顾右看,萧辰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是从哪儿得到的小道消息,大明星范彤彤在这家酒店下榻?”

    “天机不可泄露,你不愿意陪我等,那你先房休息。”

    萧宛如随口说道。

    “我们已经等了半个小时,都过了午饭的点了,她估计已经吃过了。”

    萧辰对着自己这个痴迷追星的妹妹,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萧辰摇了摇头,准备先回房间,突然被萧宛如一把按住道:“别动!她来了!”

    萧宛如满脸兴奋的看着从门口进来的两名女子,左边那位穿着碎花长裙,带着青春洋溢的鸭舌帽和一副黑色墨镜,整个捂着严严实实。

    他身旁的女孩像是助理般,给她拿着餐具。

    “就是她嘛?”

    萧辰问道。

    “是的!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是我一眼就能看穿。”

    萧宛如得意的说道。

    ‘是啊,我也能一眼看穿,连内衣啥颜色都看到了。’

    萧辰心中暗笑道。

    通过透视眼,他仔细打量起了范彤彤,东方美人标准的鹅蛋脸,白皙的肌肤仿佛能掐出水来,身材更是没得说。

    “彤彤,这次演唱会,可是周公子全资赞助的,你当真不答应去私下见一面周公子?”

    一旁的助理问道。

    “小夏,我都说了,那位周公子对我不怀好意,你怎么还想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范彤彤白眼道。

    “哎,你说男人看上女人,何况是你这样的大美女,谁不是‘不怀好意’啊。”

    小夏吃吃笑道。

    “算了,不跟你贫嘴了。”

    范彤彤脸一红,没好气的说道。

    她刚说完,突然有种浑身被看穿的感觉,她凭借第六感回头望去,正好和萧辰对视上了。

    两双眼睛对视了一秒多,范彤彤皱了皱眉头回过头来低声道:“不会我的行踪暴露了,又来了个疯狂的粉丝吧。”

    小夏也顺势望了过去,只见萧辰已经收回了目光,而萧宛如则兴奋的对着她们招了招手。

    “没关系,看样子是一对情侣或者兄妹,既然能碰上也是缘分,我们把他们叫过来合个影吧?”

    小夏提议道。

    “这……”

    范彤彤刚想拒绝,萧宛如已经热情的走上来道:“你好,你是范彤彤嘛?我叫萧宛如,是你的粉丝。”

    萧宛如甜美的笑容连范彤彤都感染了,她也不好拒绝,只好笑着点了点头。

    萧宛如又折返回去将萧辰给拉了过来,一起坐下聊起天来。

    范彤彤不怎么说话,一直安静的吃东西,倒是萧宛如和助理沈知夏聊的投缘。

    萧辰则一直盯着范彤彤看,这让范彤彤和沈知夏都有些不满了。

    这么明目张胆盯着一个女孩,是很失礼的行为,何况范彤彤是公众人物,长的又漂亮,难免会让人多想,萧辰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哥,你别老是盯着人家看啊。”

    萧宛如用手肘碰了碰萧辰,低声提醒道。

    “我是在给她看病。”

    萧辰淡然道。

    “看病?什么病?”

    此话一出,沈知夏和萧宛如都愣住了。

    尤其的范彤彤,脸色最难看,如果不是顾忌到这里是公开场合,她就忍不住骂人了。

    一上来不仅盯着她看,现在又说她有病,换了谁也受不了吧。

    而且她身为明星,警惕性很强,现在萧辰兄妹给她的感觉就是早已经计划好的骗局了。

    “我吃饱了,知夏,我们走吧。”

    范彤彤放下餐具,起身道。

    “你是不是经常半夜醒来,胸口发闷?满月之时,总会觉得浑身有小虫叮咬感?”

    萧辰立刻开口说道。

    话音刚落,范彤彤的身形也停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

    萧辰说的一字不差,正是她的症状,而且她也是今年才发觉的。

    一时间,范彤彤警惕心大起,手已经伸进包里准备报警了。

    一旁的沈知夏见范彤彤这表情,也看出来萧辰说中了。

    她皱着眉头问道:“彤彤,你怎么不跟我说这事?”

    “我也是今年才发觉的,一直以为是精神压力大,没休息好。”

    范彤彤摇了摇头道。

    “你那是中了一种蛊毒,时间拖的越久,病情越严重,再拖几个月,恐怕神仙都救不了你。”

    萧辰刚说完。

    沈知夏立刻怒斥道:“一派胡言,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可要报警了。”

    萧宛如干笑着站出来解释道:“别紧张,我哥哥是医生。”

    “医生?他都没有给我检查过,怎么可能就准确说出我的病情?”

    范彤彤依旧满脸不信,警惕的看着萧辰。

    萧辰摸了摸鼻子道:“我不用检查,看你脖子上的那块玉的颜色,我就知道你有没有病了。”

    范彤彤低头抓着脖子上的一块玉坠,这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玉,只不过佩戴的多年,颜色微微有些发黄了。

    众人又疑惑的望向萧辰。萧辰微微一笑道:“你们可听过这句话,‘人能养玉,玉可知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