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继续解释道:“玉埋藏地下几千年或是上亿年,玉中含有大量矿物元素,所以人们常说人养玉玉养人,如果人的身体好长期佩玉可以滋润玉,玉的水头也就是折光度会越来越好,越来越亮。反之,就会

    像你这块羊脂玉一样变色。”

    “根据玉变的颜色,也可以推断身体情况,如果变暗淡,则是五脏出了问题,如果发黄,则是身体有毒素,被其吸收。”

    萧辰的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单凭一个玉坠就能判断出病情,让众人暗自惊叹不已。

    连范彤彤都不仅信了几分,皱着眉头回忆着什么。

    ‘这玉坠好像也就今年才变色的,难道我真的中毒了,是谁干的?’

    沈知夏连忙露出手腕上的玉镯问道:“萧医生,你看看我这翡翠镯子,我有没有什么病?”

    萧辰瞅了一眼道:“你这翡翠是假货,看不出来什么。”

    沈知夏闻言,瞪大了眼睛叫道:“我可是花了一万多买的翡翠镯子!居然是假的!等我回去一定要找那人说清楚。”

    “不就一个翡翠镯子嘛,沈小姐用不着如此动怒,想要上好的翡翠,我送你!”

    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众人闻言望去,只见一行人径直朝他们走来。

    为首是一名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三十岁男人,他身后则跟着五六个像打手一样的人。

    “蒋先生!”

    沈知夏看到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转身对范彤彤低声道:“他是义渠县的地头蛇,而且和周公子关系不一般,我来应付他。”

    “范小姐的架子可真大,我可是三番五次的邀请你,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啊。”

    蒋先生微笑着看两人道。

    “蒋先生言重了,彤彤只是最近身份不舒服,所以……”

    沈知夏话没说完,就被他打断道:“我看范小姐气色挺不错,不如你们跟我走一趟吧,周公子还在等着你们呢。”

    蒋先生直视着范彤彤道。

    范彤彤知道自己是避不开了,硬着头皮说道:“我如果拒绝呢?”

    “拒绝?我奉劝范彤彤想清楚,周公子可是大老远从锦江市赶过来,你如果拒绝,惹得周公子不开心就不好了。”

    蒋先生不咸不淡的说道,但是威胁的之色不言而喻。

    “蒋先生,你别动怒,彤彤今天的确是身体不舒服,不如改天吧,等演唱会结束,我们再去见周公子。”

    沈知夏笑着周旋道。

    “周公子让我今天一定要把范小姐带过去见他,我希望你们不要让我难做。”

    蒋先生的声音冷了下来,身后五六个人,也顺势走上前围住了她们。

    “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嘛?信不信我报警啦!”

    一旁的萧宛如忍不住,指着蒋先生说道。

    “哈哈哈!”

    蒋先生闻言,突兀的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在这义渠县,我就是王法!你不信报警试试看。”

    蒋先生有恃无恐的冷笑道。

    沈知夏和范彤彤的脸色也是一白。

    这位蒋先生在义渠县能被称为地头蛇是有原因的。

    他在当地是六家公司的大股东,名下资产过数亿,而且还是当地一个政府机关的挂名干部。

    所谓官商勾结,升官发财。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他还认识黑道上的人物,一些跟他作对的人,经常都会传出死于车祸、离奇跳楼的事件。

    这样一位黑白道通吃的大佬,在义渠县等于就是土皇帝了,几乎无人敢惹。

    “范小姐,您是自己跟我走呢,还是我动手请你走?”

    蒋先生冷声道。

    这位范彤彤可是他靠山的儿子点名要的人,如果这件事都办不好,日后也别想继续在这里混下去了。

    “我……”

    范彤彤咬了咬嘴唇,眼神有些黯然。

    她在外面是靓丽光鲜的大明星,万众瞩目,但是在这里,她只是一个受人胁迫的弱女子。

    “哥,你出手帮帮她们吧。”

    萧宛如转身跑到萧辰身旁说道。

    “小丫头,你以为他能挡住我们嘛?”

    蒋先生不屑的扫了一眼萧辰,对着手下吩咐道:“动手,把范小姐带走。”

    眼看几位打手围了上来,范彤彤眼角看到萧辰依旧端坐在那,一动不动,脸上略微闪过一丝失望。

    就当范彤彤要被抓住时,萧辰拿起几根筷子径直甩了出去。

    “咻咻咻!”

    筷子划过半空,响起破空声。

    紧接着,一阵惨叫传来。

    五名打手的手臂各自插了一根木筷子,鲜血直流。

    这木筷子插的位置很特别,全部都是贯穿肱二头肌,这块肌肉是人体最硬、最结实的,但是一旦受伤,也是最痛的,看得人心惊胆战。

    蒋先生见此,脸色一怔,立刻就沉了下来道:“小子!你是不是活腻歪了,连我的事都敢插手!”

    “不好意思,我妹妹让我帮她们,我自然要听我妹妹的话。”

    萧辰淡然说道,仿佛只是做了件无足轻重的事。

    范彤彤等人见此,脸色也是一喜,她们虽然不动武功,但是见萧辰仅仅用筷子就让几人失去了战斗力,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蒋先生也不是没脑子的愣头青,也知道萧辰有点功夫在身,立刻掏出电话,准备叫人来围攻。

    “有本事,你们别跑!”

    蒋先生带着几个受伤的手下,堵住了餐厅门口。

    沈知夏和范彤彤冷静下来,觉得大事不妙了。

    “你们从后门溜吧,我来拖住他们。”

    沈知夏犹豫片刻说道。

    “不行,要走一起走。”

    范彤彤摇了摇头,拒绝道。

    “要不,让我哥拦住他们,你们从后门跑吧,我哥还是很厉害的。”

    萧宛如建议道。

    “这样不行,萧先生已经帮了我们一次,还惹毛了蒋先生,他留下肯定死定了。”

    范彤彤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算了,他们要的是我,等会儿,实在跑不掉,我就出面跟他们谈条件,让你们走。”

    这时,门外突然停了七八辆车,从车上下来几十个手持棍棒、刀具的打手。

    “是谁胆大包天,居然敢在义渠县动手!”

    为首一位光头大汉,十分嚣张的走了进来,当目光移到萧辰身上时,直接愣住了。“萧先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