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也顺势望过去,脸色有些古怪。

    “仇老三?”

    自从仇老三给了他药材黑市的地址后,两人没有联系过,没想到在这里撞见了。

    蒋先生阴着脸走过来对着仇老三低声问道:“你认识这小子?”

    仇老三脸色尴尬,他大概猜出来了,蒋先生喊他过来帮忙,原来是和萧辰等人发生了冲突。

    萧辰的厉害,他是领教过的,如果真撕破脸色,他们还不一定能拿下来。

    但是蒋先生是义渠县的大佬,背后有周公子撑腰,两边都不好得罪。

    一时间,仇老三有些头疼了,后悔不该来躺这躺浑水。

    仇老三和蒋先生低声商量了片刻,差不多弄清楚了这里的情况。

    他笑着走到萧辰面前说道:“萧先生,好久不见。”

    萧辰瞅了他一眼,直接问道:“你是来帮他的?”

    仇老三干笑了两声道:“萧先生,这里的情况,我差不多也知道了,我们只要带走范小姐就行,之前的事,就让我做个和事佬,一笔勾销,您看怎么样?”

    仇老三的话说的很客气,已经是给足了萧辰的面子,这两边他都不想惹,而且蒋先生的目标只是范彤彤。

    “不行!你们休想带走范小姐!”

    萧宛如在一旁开口道。

    萧辰点了点头道:“你听到了,我妹妹说不行。”

    仇老三闻言脸色有些难看了,如果不是对萧辰之前的诡异手段心有余悸,他早就动手了。“萧先生,蒋先生的靠山可是周公子,他父亲周伯云可是锦江市的大佬,地位极高,单单明面上就是几十家上市公司的老总,暗底里更是培养了一批打手,甚至有内劲武者为他卖命!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

    ”

    仇老三脸色凝重的劝诫道。

    内劲武者对他这种小头目的混混来说,简直是不敢想象的存在。

    “内劲武者!”

    范彤彤闻言深吸了一口气,眉头也深锁了起来。

    “彤彤,他们说的那个内劲武者很厉害嘛?”

    沈知夏问道。

    范彤彤苦笑道:“我也没有亲眼见过,但是我曾经听闻,我们公司的董事长被一位内劲武者盯上,他直接从一层楼硬生生打到第三十层楼的董事长办公室,再多保镖都拦不住他片刻。”

    “这么厉害!”

    沈知夏脸色微变。

    范彤彤叹了口气,对着萧辰说道:“谢谢你,萧先生,但是这件事我不能再拖你下水了,就让我一个人解决吧。”

    她说完转身对着蒋先生道:“我跟你走,你放过他们。”

    蒋先生点了点头道:“可以,周公子要的是你,只要你配合,一切好说。”

    萧宛如有些着急的说道:“范小姐,那个什么周公子,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这不是羊入虎口嘛?”

    “唉,纵然是明知羊入虎口,我也没办法。”

    范彤彤黯然道。

    “等等!”

    正当蒋先生准备带走范彤彤时,萧辰突然开口道。

    仇老三原本松了一口气,又立刻紧张起来了。

    如果萧辰非不合作,那他必须有所取舍了。

    周公子是锦江市来的大人物,势力庞大,而萧辰顶多身手厉害点,该怎么取舍,他心里已经有数了。

    “萧先生,你还想干嘛?”

    仇老三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带我一起去吧,我也想见识一下这位周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萧辰起身淡然道。

    “萧先生,你……”

    范彤彤脸色微变,想劝他不要去,但是蒋先生已经打断道:“好,满足你这个愿望。”

    蒋先生脸上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冷笑。

    之前的仇他可没准备算了,本想办妥了范彤彤的事,再回头收拾萧辰。

    仇老三脸色奇怪的瞥了一眼萧辰,没有多说。

    不管萧辰和周公子有什么冲突,反正他不想掺和进去。

    范彤彤心中有些感动,但是萧辰去不去都无法影响结果,她只好低声道:“一会儿,你去了之后不要乱说话,让我来应付周公子。”

    “放心吧,这南海省,没人能吓得住我。”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道。

    范彤彤心中暗自摇头,她不明白萧辰哪来的自信,但是木已成舟,她也不愿说太多了。

    半个小时后。

    一行人在一座小山上下了车,四周林木繁茂,山顶上一栋别墅,云雾缭绕。

    “各位,里面请吧。”

    蒋先生带着众人走了进去。

    刚进别墅,入眼就看到一个天然的温泉池。

    一位只穿着裤衩的男子,十分悠闲的躺在温泉池里小憩着,身旁有几位身材火辣的女子,给他按摩着。

    “周公子,人我带来了。”

    蒋先生恭敬的上前说道。

    周公子睁开眼,扫了一眼众人,皱了皱眉头道:“怎么这么多人?”

    蒋先生在他耳边低语了片刻,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目光却时不时望向萧辰。

    一旁的仇老三也恭敬的上前说话,想混个脸熟。

    但是周公子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不太搭理他。

    片刻,周公子从温泉里起身,穿上衣服,目光灼灼的盯着萧辰道:“听说你不仅阻拦我手下办事,还打伤了我的手下?”

    周公子的语气如同寒冰般,冰冷刺骨,让人不仅打了个寒颤。

    范彤彤感觉情况不妙,立刻开口道:“周公子,这位萧先生是我朋友,我希望你不要难为他。”

    “按理说我应该卖范小姐一个面子,但是我听说我手下伤势严重,我这个做老大的,如果不为手下出头,那以后谁还为我办事?”

    周公子的言外之意,就是不肯善了。

    他使了个眼色,众人立刻气势汹汹的将萧辰给围了起来。

    仇老三站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萧辰被众人围住,依旧脸色如常,他自顾自的走到一旁的一颗松树上,摘下了一些松针。

    所有人见此,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萧辰马上就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有心思摘松针?难不成是脑子有问题。

    范彤彤也急了,有些不解的说道:“萧辰,你在干嘛?”

    萧辰淡然道:“忘记带银针了,用松针凑合一下。”话音刚落,他手中的松针如同子弹般飞射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