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萧辰手中不停的弹射着松针,那些打手也应声倒下。

    周公子看到他们的脖子上都扎着一根绿油油的松针,不禁觉得后背发凉,这还是人嘛?

    能把松针当成子弹用,这还是人嘛?

    一旁的仇老三也愣住了,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动手,否则自己这时候应该也倒下了。

    范彤彤张大了小嘴,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难道萧辰是传说中的内劲武者,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

    范彤彤暗自猜测道,这也能解释萧辰为什么敢来见周公子。

    此时,萧辰手中还剩下最后一根松针,笑吟吟的朝着周公子走来。

    “你别过来!我可是警告你,我爸是周伯云,锦江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且我爸手下有内劲武者效力,你敢动我,你就死定了。”

    周公子威胁道。

    不过萧辰依旧速度不变的走过去,直到走到他面前。

    周公子惊慌的一屁股坐下,作势就要掏出手机打电话。

    蒋先生也咽了口唾沫,紧张的说道:“萧先生,我劝你识相点,周家可是有内劲武者的。”

    “那你打电话给你爸,让他派内劲武者来,我就在这等着。”

    萧辰拉了把椅子,悠然坐下。

    “对了,跟你爸说一句,就说萧大师来了。”

    萧辰脸色淡然补充了一句。

    周公子心中冷笑不已,什么萧大师?这整个南海省,能让他父亲忌惮的人有,但绝对没有一个姓萧的。

    他立刻拿出电话拨通了。

    “喂,爸,我义渠县被人给威胁了,你快派吴先生过来,这人身手很厉害。”

    周公子添油加醋讲道。

    电话那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没出息的东西,这点小事还要麻烦我,直接告诉我,你是我周伯云的儿子,看谁敢动你。”

    “他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还打伤了我十几个手下。”

    “哼,那人叫什么名字?”

    周伯云问道。

    “他自称什么萧大师,气焰十分。嚣张。”

    话音刚落,电话那块突然‘砰隆’一声,仿佛是手机掉了。

    “喂?爸,怎么了?”

    周公子皱了皱眉头,有些奇怪的问道。

    周伯云的声音有些紧张的问道:“那人多大?”

    “二十出头吧,爸,你快派吴先生过来,我要好好教训他一下。”

    周公子说完,冷笑着瞥了一眼萧辰。

    吴先生可是他爸的贴身保镖,内劲武者,十分厉害。

    他曾经见过吴先生孤身对付十几个持刀小混混,只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将他们打在地上爬不起来。

    “混账东西!你在哪里?”

    周伯云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一般,焦急的问道。

    “我在云雾山庄的温泉别墅,怎么了?”

    “等我,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马上过去。”

    周伯云说完立刻就挂断了电话,仿佛很是惊慌一般,但是周公子并没有意识到。

    “哼,小子,我爸要亲自过来了,你就是等着死吧。”

    周公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什么?周总要亲自来?”

    蒋先生和仇老三闻言一怔。

    蒋先生也得意的看着萧辰道:“趁周总还没来,还不快给周公子跪下道歉,起码能留一条小命。”仇老三脸色阴晴不定,也低声劝诫道:“萧先生,我知道你身手不凡,但是周伯云是锦江市的大佬,势力极大,而且还有内劲武者随身保护,你还是给周公子道个歉,别把这事闹的太僵,反正周公子要的只

    是那个女人而已。”

    “真要道歉嘛?”

    范彤彤看着萧辰,心中很是难受,萧辰都是为了帮她,现在却要承受这种屈辱。

    “周总的大名,你又不是没听过,你如果不想连累萧先生,还是不要拖他下水了。”

    仇老三皱着眉头道。

    这时,萧辰起身道:“道歉?那也不是我们道歉。”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死到临头了都不怕。”

    蒋先生讽刺道。

    “萧先生,你还是……”

    范彤彤有些犹豫着,话还没说,但是意思很明显。

    她也不希望萧辰继续死磕下去了。

    萧辰傲然道:“想要我道歉,一个周伯云还不够资格。”

    “小子,你不怕死,行,等我爸带着吴先生来了,看你还能不能这样嘴硬。”

    萧辰转过身,坐回躺椅,淡淡看着他道:“等你爸来了,我让他把你腿给打断,他也不敢有半点怨言。”

    “好大的口气啊,想使唤的动锦江市的周总,你以为自己是谁?海州市的汪老爷子?还是程家主鹏辉?就是这两人也只是和周总平辈论交而已。”

    蒋先生不屑的摇了摇头。

    萧辰淡淡道:“你说这几个,包括周伯云都不配跟我平辈论交。”

    他这话一出,众人顿时为之色变。

    ‘太狂妄了!’

    所有人心中都是这个想法。

    如果不是忌惮萧辰的身手,他们早就忍不住动手砍死萧辰了。

    仇老三也倒吸一口凉气,仿佛没见过这么作死的人。

    他已经仁至义尽了,既然萧辰不领情,他也不会再多说什么。

    “照我看啊,干脆就把他们抛下自生自灭算了,

    范彤彤闻言暗叹一口气,心中闪过一丝失望。

    萧辰这话等于是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

    而且萧辰太不理智了,纵然他有些功夫,但是和名震锦江市的周伯云还是没得比。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哗然之声。

    只见一群人从门口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个四十多岁皮肤黝黑的精壮男子。

    周公子见此,顿时大喜道:“爸,吴先生,你们终于来了。”

    他说着扭头看向萧辰等人,冷笑道:“我爸和吴先生都来了,小子你就等着死吧。”

    却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

    只见为首周伯云看到萧辰那刻,就身躯一震,就如同老鼠看到猫一样,眼中满是恐惧。

    他背后的双手有些颤抖,显然心中很是惊慌。

    周伯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快步走到萧辰面前,腰几乎弯到地上,用平生最恭敬的声音道:“萧大师!”萧辰躺在休闲椅上,瞥了一眼周伯云才不急不缓的轻声道:“嗯,起来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