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大师?”

    在场众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位在锦江市呼风唤雨的大佬,卑躬屈膝站在萧辰面前。

    “他是萧大师?”

    蒋先生已经楞在当场,不可置信。能让周伯云这么诚惶诚恐的‘萧大师’,当然只有前阵子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位了。

    蒋先生此时恨不得甩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

    站在门口的吴先生也目光一闪,没想到此行居然能遇见闻名南海的那位萧大师。

    只是看这少年平凡无奇,丝毫没有一方大佬睥睨天下的雄姿,真不知他是怎么压得汪老爷子、程鹏辉这等一方大佬都俯首帖耳。

    范彤彤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都摸不着头脑。

    仇老三常和诸多公子哥接触,知道南海最近出了一位萧大师,名声鹊起,但怎么看,都没法把萧辰和那位神秘莫测的萧大师联系在一起。

    这时,那周公子似乎还没反应过来,高声叫道:“爸,你干嘛呢!就是这小子打了我的手下,还骂了你呢,你快让吴先生出手废了他。”

    周伯云闻言,脸色铁青,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这个废物儿子,他低着头恭敬的问道:“萧大师,你看怎么处理呢?”

    萧辰没有看他,只是淡淡道:“这是你儿子,你看着办吧。”

    周伯云咬了咬牙,然后起身道:“是!”

    他说完,转头冷声道:“吴先生,给我打断这逆子的双腿!”

    吴先生闻言皱了皱眉头,但是没多犹豫,身形一动,鬼魅般出现在了周公子身后,一个扫堂腿过去。

    “咔嚓!”

    双腿立刻以肉眼可见的弯曲了。

    周公子惨叫了一声,直接疼晕了过去。

    周伯云扫了一眼自己儿子的惨样,就撇过了头去。

    所谓豪门无亲情,儿子没了可以再生,但如果得罪了萧辰,怕是他周家会在南海除名。

    一旁的蒋先生见此,更是体如筛糠,脸色发白。

    周伯云为了讨好萧辰,居然连自己儿子的双腿都舍得打断,那他岂不是死定了?

    想到这,蒋先生立刻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道:“萧大师,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你留我一条狗命。”

    萧辰没有理会他,吴先生立刻心领神会,一个掌刀劈在他的身上让他昏迷了过去。

    他转头对着一旁的手下吩咐道:“丢到大山里,让他自生自灭,能逃回来就算他命不该绝。”

    义渠县多山区,而且山路崎岖,又多雾,没有向导的话,一个人在深山里等于是宣判了死刑。

    等蒋先生被带出去后,大厅内再次恢复一片寂静。

    萧辰不说话,周伯云不敢说话,范彤彤等人也不知道说什么。

    “好了,既然没事了,我们也该走了。”

    萧辰对着范彤彤使了个眼色,坐上车径直离开了。

    周伯云躬身行礼,一言都不敢发,等萧辰等人走远后,才缓缓直起身来。

    此时众人才发现,虽然是冬天,但他背后已经湿漉漉一片,偏偏他脸上却丝毫没显露出来。

    “周总,刚才那位就是萧大师?”

    吴先生问道。

    “不错,那就是萧大师。”

    周伯云点了点,长松了一口气。

    “可我怎么从他身上,丝毫感觉不到内劲?”

    吴先生奇怪道。

    周伯云苦笑道:“我当初也是被他的样子给蒙蔽了,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平淡无奇的人,却三招击杀了魏子良啊!”

    周伯云回忆起当天的事,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对了,跟萧大师一起来的那个女人什么来头?”

    周伯云开口问道。

    一旁回过神来的仇老三弱弱的开口道:“她叫范彤彤,是最近名气很大的女星。”

    “蒋劲死了,以后这义渠县老大的位置由你坐,那个范彤彤既然是萧大师的朋友,你就给我多照顾点。”

    周伯云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义渠县又将迎来一番大洗牌。

    “是,我一定会好好替周总办事的。”

    仇老三脸色狂喜,暗自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冲动,去和萧辰为敌。

    ……

    等萧辰和范彤彤回到酒店后,两人没有多聊就回了各自房间。

    范彤彤一回来,沈知夏惊讶过后,立刻开始询问温泉山庄的事,范彤彤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片刻,范彤彤突然直起身,眨着大眼睛道:“知夏,你知道萧大师是谁吗?怎么看周伯云的样子,对他非常恭敬,甚至害怕呢?”

    “我也不清楚,难道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

    沈知夏皱着眉头,仿佛脑海中开始回忆。

    像她这种当明星助理的,很容易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物,所以消息也比较灵通。

    “唔,他看起来才二十出岁,就能让在锦江市只手遮天的周伯云都毕恭毕敬,这岂不是说,他是省里的大人物?”

    范彤彤猜测道,但是这个想法她自己都不太信。

    周家在锦江市可是豪门大族了,她能接触到的人物,最多也就局限于周伯云这一层次了。

    比周家大的多的家族或势力,那已经高高在上,便是放在京城,都算得上真正的豪门了。

    想到这,无论是沈知夏还是范彤彤都互相对望一眼,能看到对方眼中浓重的疑惑。

    “哎,彤彤,你刚才错过一个好机会啊。”

    沈知夏故意侃笑道。

    才二十岁就有这般地位,让一市大佬低头俯首。

    可想萧辰背后势力有多恐怖,恐怕他们娱乐公司的董事长见了,也得毕恭毕敬吧。

    若抱上这条大粗腿,以后她在娱乐圈和公司中的地位就稳了,未来甚至嫁入豪门都犹未可知。

    范彤彤脸色微红,娇嗔了一句,但是心中却暗自叹了口气。

    她哪能想到,随便吃个饭都能遇见顶级世家子弟,也不知道该说她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她正思量着,目光突然扫过脖子上的羊脂玉坠,顿时愣住了。

    “怎么了?”

    沈知夏奇怪道。

    “没什么.你还记不记得萧先生今天说我中毒了?”

    范彤彤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

    因为蒋先生和周公子的事,让她一时间忘了这事。

    现在她静下心来仔细回想,自己就是今年火了起来,身体才逐渐出现各种状况。

    ‘到底是谁给我下的毒…难道是她?’范彤彤目光幽深,陷入了回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