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累了,你先回去睡吧。”

    经历了一整天的事情,范彤彤也有些疲惫了。

    沈知夏点了点头离开后,范彤彤直接脱了鞋子往床上一躺。

    可能是太累了,没一小会儿,范彤彤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透过窗户看外面的夜空,灰蒙蒙的,义渠县山多,特别这个季节,湿气重、无论白天夜晚都有雾气。

    随着天空中的雾气慢慢移动,一轮满月渐渐呈现出来。

    躺在床上的范彤彤脸上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

    天上的雾气渐渐散开,那一轮满月也愈发明亮。

    而躺在床上的范彤彤仿佛受到了什么影响般,呼吸越来越急促。

    室内开着空调是恒温,但是她脸上则满是豆大的汗珠,将床单都浸湿了。

    “啊…不要!”

    范彤彤猛然睁开了眼睛,满脸惊色,好似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

    她捂着胸口,隐隐感觉到一阵阵疼痛传来,在撕咬着她的心脏。

    范彤彤拿起手机,犹豫片刻还放下了,然后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

    萧辰刚刚睡着就听见了一阵敲门声。

    “谁?”

    萧辰十分警觉的立刻睁开眼问道。

    “是我。”

    萧辰一听这个声音,微微一怔,脸色有些古怪。

    范彤彤深更半夜的找他干嘛?

    他没多想起身去开了门,范彤彤脸色有着发白的说道:“我可以进去嘛?”

    “恐怕不合适。”

    萧辰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范彤彤想干嘛,但是这深更半夜一个女人要进他房间,而且还是一个不太熟的女人,他内心是拒绝的。

    “额,你别多想,我刚刚做了个噩梦,醒来胸口阵阵疼痛,想请你看看。”

    范彤彤刚说,又突兀的捂着了胸口,?眉头都拧在了一起,显然很痛苦。

    萧辰赶紧扶着她进来坐在,不经意双眼闪过一丝光芒,替她检查了身体。

    ‘麻烦了,今天是满月,是蛊虫最狂暴的时候。’

    萧辰能清楚看见范彤彤体内有一只模样狰狞的蛊虫在撕咬着范彤彤的血肉。

    而且蛊虫可不像普通的寄生虫病那样,吃点打虫药就好了,因为蛊虫本身是一种灵虫,懂得趋吉避灾。

    传说中,蛊虫的制作方法是将各种毒性强大的毒虫放在一个密闭容器里,让它们在其中互相打斗,最后剩下来的那一只就被称为——蛊。

    而蛊虫也分两大类,一是‘龙蛊’,大多是毒蛇、蜈蚣等变成。二是‘麒麟蛊’,由短体爬虫变成。

    范彤彤体内这只是麒麟蛊,麒麟蛊的厉害之处在于体型小,一旦钻入人体,很难祛出人体和杀死。

    也正是体积小,每次撕咬人的五脏、血肉时,不会太多、太快,让人慢性死亡,十分痛苦和残忍。

    最让萧辰不解的是,是什么人会大费周章用蛊虫来害死范彤彤。

    早知道,蛊虫这东西可是十分稀有,且有灵性的。

    正规的养蛊方法,早已经失传了,唯有苗疆那边的一些与世隔绝的小部落才有。

    而在那里,蛊被人们奉为神灵,他们相信养一只蛊会为自己带来灵气、带来好运。

    所以在一些黑市上,蛊虫的价格奇高,几乎是有价无市。

    “萧医生,我的病情严重嘛?”

    范彤彤脸色愈发惨白,故意也急促了起来。

    “有点棘手,你可能需要麻醉,因为接下来会很痛苦,你考虑下。”

    萧辰建议道。

    “嗯…好。”

    范彤彤有气无力的点了点,躺在了沙发上。

    萧辰也不多说,取出一根银针扎在她的额头上。

    范彤彤直接沉沉的睡去了,萧辰又继续给她扎了几个穴位,降低她的痛觉。

    完成这一切后,萧辰却犹豫了起来。

    这蛊虫在心脏的胸口部位,不脱掉上衣是没办法医治的。

    “算了,救人要紧,我可不是故意想吃你豆腐的。”

    萧辰咬了咬牙,给自己洗脑完毕,伸手给范彤彤脱去了衣服。

    纵然萧辰已经见识过了程佳雪、余欣柔等绝色美女,乍一看范彤彤这完美的身材和嫩白的肌肤都觉得一阵目眩神晕。

    一切准备就绪,萧辰双眼蓦然亮起,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范彤彤在他眼中的画面,仿佛处于安检时X光的机器下。

    她身上每一根骨骼,每一条血脉,每一块肌肉被看的清清楚楚。

    在她心脏右边,一只样式奇怪的蚕虫正在撕咬着一条大动脉。

    这蚕虫体积比寻常的要小一半,但是它全是通体血红,身上有隐约有一只蝎子图案,很是诡异。

    萧辰不敢多想,一旦被其咬开动脉,让它钻进去,那范彤彤基本上是没救了。

    他手上夹着一根细长的银针,手起针落准备无误的扎了进去,直接扎在了蚕虫身上。

    这蚕虫仿佛有灵性一般,刚被银针扎到,立刻身体一扭,放弃了撕咬动脉,往其他部位钻去。

    “还真是难缠啊。”

    萧辰脸色凝重,心中也暗自吃惊,这蚕虫这么厉害,那么养蛊的人定然也不一定。

    他又继续试了几次,但是这蛊虫十分狡猾,且很灵敏,每次都被溜走。

    像个泥鳅般,滑不留手的,十分难缠。

    他顿了一下,用银针扎破自己的手指,银针上沾上了一些自己的血液。

    而后又扎进了范彤彤的体内,只见那蛊虫仿佛闻到了什么稀世美味一般,直奔银针而来。

    萧辰也看准机会,猛得又扎进去三分,贯穿了这只蛊虫。

    “看你还怎么跑。”

    萧辰钳制着蛊虫往外拉,右手按在了她傲人的胸脯上,然后用两个手指按压住伤口。

    “吱吱吱!”

    蛊虫露出了狰狞头部,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同时也挣扎的愈发厉害。

    已经昏迷的范彤彤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脸色满是痛楚。

    萧辰皱着眉头,用银针把它给挑了出来。

    这只血红色的蚕虫被挑出来,立刻被萧辰用一个茶杯给装进去,然后压在了桌子上。

    “你在干什么?”

    身旁的范彤彤突然醒了,一脸震惊的看着萧辰。

    萧辰一愣,猛然想起一件事,自己的手好像还压在人家什么部位上。‘卧擦!她怎么醒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