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立刻送开手,将地上的衣服丢给她道:“给我一分钟解释。”

    “快滚出去!”

    没等萧辰说完,范彤彤已经将一个抱枕砸了过去。

    萧辰有些郁闷的转身,进了房间里。

    半晌,客厅传来范彤彤的声音道:“出来吧。”

    范彤彤已经换好了衣服,脸色有些微红,但好像并不是很生气。

    萧辰将自己为她逼出体内的蛊虫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然后指着桌子上的血红色蚕虫。

    “就是这东西在我体内嘛?”

    范彤彤看着狰狞的小虫,脸色有些发白。

    “这蛊虫很罕见,我也不知道它怎么进入你体内的,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你下蛊的人,肯定想你死。”

    萧辰一边说着,拿出了一个小竹筒将蛊虫装了起来。

    这东西他也是第一次见,准备有时间再研究一下,之前听师傅无意中提过几句,蛊虫这玩意很邪性。

    一般养蛊的人和蛊虫都是心神相连的,等于说蛊虫是主人的第二副身体。

    范彤彤沉思着,眉头微皱,但是没有多说什么。

    半晌,范彤彤开口道:“谢谢你了。”

    “没事,举手之劳。”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范彤彤聊了几句,但是丝毫没有再提关于蛊虫的事,心事重重的离开了。

    第二天。

    范彤彤的演唱会晚上就要开始了,但是萧辰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让萧宛如跟着沈知夏一起陪同去了。

    他自己则一个人四处闲逛了起来。

    距离酒店不远的一个公园里,萧辰束手漫步。

    天色渐冷,但是并没有挡住三三两两热爱健身的老大爷在跑步。

    偌大的公园显然有些冷清。

    “好棋啊!老先生这一步真是绝了!”

    不远处一群人围观着什么,很是热闹。

    萧辰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只见一群人在围观别人下棋。

    一名唐装老先生蓄着白胡须,风轻云淡的落下一子,而他对面的男人则有些手忙脚乱,抓耳挠腮着在苦思着应对办法。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男子叹了口气,起身道:“刘老先生的棋艺精湛,我甘拜下风。”

    刘老先生自顾自的将黑白子收好,清理了棋盘,望着众人说道:“谁愿意来与老夫再下一盘?”

    “刘老可是获得过国家级比赛的冠军,被授予了‘国手’称号,我们这些业余都算不上的人,怎么能跟您对弈呢。”

    “是啊,刘老自从每天来此下几盘,我们这些看棋的都感觉受益匪浅。”

    这群人显然经常来此观棋,对刘老很熟悉。

    能获得‘国手’这种称号的人,不是都是天赋异禀,就是沉浸此中十几年的老手。

    棋力这东西,也是看年纪的,越老越有经验。

    众人面面相觑,都没有人愿意出来,他们吃过的米都没有人家吃过的盐多,与刘老下棋不是班门弄斧吗?

    一名年纪不大青年看了看众人,走上前得意的说道:“老先生,我可否和你下一盘?”

    这人身旁还跟着几位年轻男女,应该也是路过看热闹来的,不过看他们穿着打扮,应该都是富家子弟。

    “赵公子,你还会围棋?”

    一旁女孩,瞪大了美目问道。

    “小琪,虽说我爸是个大老粗,但是我跟我爸可不一样,这琴棋书画虽说不上精通,但也略知一二。”

    赵公子得意的说道。

    “呵呵,你这个小娃娃,围棋一道博大精深,你领悟了几分精髓?”

    刘老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赵公子。

    “在下不才,曾经在省级青年围棋赛得过冠军。”

    赵公子说的很谦虚,但是掩盖不住眼中的炫耀。

    省级的比赛都是各个市里的围棋高手汇聚而成,他能获得冠军,也可见他的棋艺和天赋。

    “那好,你过来坐下。”

    刘老也不多说,先手执黑子落点中央天元。

    赵公子只是思虑了一二,便很快的连续落子,似乎计算好了每一步。

    而刘老不急不慢,慢慢的落子。

    不到片刻,棋局已成,就是不懂围棋的人也看得出来,黑子快被包围了。

    “刘老先生,承让了,您这下野的黑子快被我吃了,您输了。”

    赵公子淡然开口道,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得意表情。

    能在同伴和众人面前,赢了拥有‘国手’之称的刘老,那他也不虚此行了。

    “这小伙子这么厉害,连刘老也敌不过他?”

    众人有些惊讶了,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一般。

    刘老自从在此每天摆上几盘,几乎百战百胜,从无败绩。

    现在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子给赢了,让他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哇,赵哥哥,好棒啊!”

    小琪毫不吝啬的赞美道。

    “赵公子果然厉害啊,没想到堂堂青帮老大的儿子,会是个才华横溢的秀才。”

    同行的青年也拍马屁道。

    “哎,文成,说话注意点,我爸只是个舵主,可不是什么老大,这话如果传出去可不好了。”

    赵公子皱着眉头,低声告诫道。

    “无妨,你父亲这一支是最大的分舵,如今又有我家的支持,整合所有青帮分舵当上名正言顺的帮主,岂不是指日可待,到时候你当上少帮主,可别忘记了兄弟我。”

    文成有些羡慕的看着赵公子道,态度也恭敬了起来。

    两人的对话很小声,只有他们同行的几人能听清楚。

    那几人对赵公子的态度也更加恭敬了起来,像是早就知道了赵公子日后的身份一般。

    但是这一切逃不过萧辰的耳朵,萧辰也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青年。

    显然从他得知的消息来看,如今的青帮看似强大,实则是一盘散沙。

    不过这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萧辰没有多想继续认真看棋。

    “这棋应该是刘老赢了才对,只需要五手就能逆转战局。”

    萧辰盯着棋盘,自顾自的低声分析道。

    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内圈的几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一旁的小琪听到了萧辰的话,讥讽道:“你懂围棋吗?赵哥哥明明快赢了。”

    “是啊,就算不懂围棋也能看出来黑子被白子包围了。”

    同行的青年也点了点头道。

    赵公子冷冷的瞥了一眼萧辰,轻蔑的说道:“不用理他,他懂围棋嘛?”

    他这明明马上就要赢了,突然有个人跳出来说他会被翻盘,任谁听到这话都会不爽。何况,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