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有些诧异的看了萧辰一眼,脸上没有丝毫慌张,不急不慢的又下了一子,轻笑道:“呵呵,你们再看看。”

    他这一子正中白棋的死穴,一瞬间逆转了棋局,白子立刻岌岌可危起来。

    赵公子仔细看了看棋局,脸色有些微变,手忙脚乱的又落了几颗棋子。

    他们的脸色愈发焦急,额头上都泌出许多汗珠。

    不到五手的功夫,刘老落下最后一子,淡然说道:“我赢了。”

    赵公子的脸色变化很是精彩,有些颓然的走了下来,下场时目光有些阴郁的扫了一眼萧辰。

    刘老指着萧辰说道:“你叫什么?”

    “在下萧辰。”

    “不错,你对围棋倒是有几分见解。”

    刘老点了点头,他刚刚布的棋局,居然能被这少年看穿,可见萧辰不简单啊。

    萧辰只是轻笑了笑,他在大山中和师傅唯一的消遣就是闲来无事下几盘。

    他并不知道师傅的水平有多高,但是自己往往撑不过五十手就败下阵来了。

    与高手过招才能增强自己,何况他和那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头子,下了好几年棋。

    “小伙子,可否和老夫下一盘。”

    萧辰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已经许久没有碰过围棋,只怕不能让刘老先生酣战一局了。”

    “我看是怕丢人现眼吧。”

    赵公子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声。

    就是因为萧辰的一句话,让不仅丢了面子,还打了自己的脸,让他心里很不速度。

    “可不是嘛?刚刚指指点点好像自己很厉害的样子,真要出手就怕露馅了。”

    小琪也冷嘲热讽道。

    赵公子因为输了这盘棋,脸色不太好看,她想趁机讨其欢心。

    赵公子皱着眉头说道:“老先生,我想和你再下一盘,之前我太过大意了。”

    他从小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凡事都争第一,可不能这样就灰溜溜的离开。

    “不,你已经输了,他才有资格和我下。”

    刘老摇了摇头,指着萧辰说道。

    “他?他连上场都不敢,我看他只是看过几本围棋书籍,只会纸上谈兵罢了。”

    赵公子不服气的望着萧辰说道。

    “他若是有真本事,不就早上了吗?”

    小琪趁机插嘴道。

    萧辰淡然说道:“不就是想看我出手吗?行,那就看好了。”

    他十分坦然的坐到刘老对面。

    “黑还是白?”

    刘老问道。

    “我喜欢执白子,您先下。”

    萧辰拿过棋子,十分娴熟的从中捏住一颗白子。

    刘老先占了天元,四方星位,而萧辰则反其道而行之,在四野落子。

    刘老皱了皱眉头,有些奇怪的看着萧辰,他下了几十年的围棋,从未看过还有人这样开局。

    这种开局手法都是古籍上有所记录,但是如今已经没人使用了。

    ‘难不成这小子真的只是看过几本书而已?’

    刘老心里嘀咕着。

    这种下法,十分像那种看过几本围棋类书籍,但是从未真正下过围棋的菜鸟,所以下法十分死板。

    刘老想到这,不由得有些失望,少了几分认真对弈的兴趣。

    赢一个从未下过围棋的新手,没什么意思。

    “你们看他下的什么东西,哪有这样下棋的。”

    一位懂些围棋的男子看了一会儿,很是不屑的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他是一个纸上谈兵的家伙,哪有人会这样开局,我看他也就是个看过几本围棋书,业余到不能再业余的棋手。”

    “如果不是我赵哥哥大意了,怎么可能会输?这小子比赵哥哥差远了。”

    小琪也太懂围棋,但是见众人都不看好萧辰,立刻抓机会拍赵公子马屁。

    刘老手捏黑子,沉吟片刻又落在最后一个星位。

    萧辰不急不缓的又紧跟落下一子。

    “小伙子,你不是在和老夫开玩笑吧?这样下棋的人,老夫平生从未见过。”

    刘老忍不住出声道。

    “我为何要和你开玩笑,可能是刘老先生没见识过吧。”

    萧辰淡然摇了摇头。

    “哼,口气这么大,一会儿看你输的时候,什么表情。”

    赵公子立刻开口讥讽道。

    刘老先生的实力,他已经领教过了,如果他再来一次的话,也不敢说有十成把握。

    萧辰才刚刚开局,口气就这么大,到时候输了的表情,让赵公子有些期待起来。

    刘老见萧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没有在意他的冒犯之意。

    棋局上厮杀本就是只争方寸,语气强硬点很正常。

    片刻后,刘老又落下一子,如今棋盘上,白子被内外包夹,隐隐有全军覆没的迹象。

    他心情愉悦的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道:“不用下了,你快输了。”

    “话不要说的这么满,你想吃掉我的大龙,起码还得二十手之后!”

    萧辰直接点出了他的想法,让他面色一怔。

    两人你来我往的继续落子,局势变得很微妙,谁也不让谁分毫。

    众人只见白子在外圈被包夹着,明显要落败了,如果刘老成功了,萧辰没有丝毫翻盘的机会。

    “真是愚蠢,能将棋下成这样,连六岁孩童都不如。”

    赵公子冷笑着摇了摇头。

    “别着急,他刚刚可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不定人家能绝地反击呢!”

    小琪暼着萧辰,故意这样说道。

    她言语中的嘲笑之意,不言而喻。

    萧辰不动声色的突然落下一子,刘老见此眉头一皱,眼中突然有了一丝慌张。

    他犹豫了半天才堪堪落子,萧辰迅速又落一子。

    刘老越下脸上的焦急之色越是明显,足足过了一刻钟,他满头大汗的看着棋盘,手中捏着棋子,不知如何放下。

    萧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指着一个位子说道:“你只能落这里,我再堵上这个眼,五手之内,吞你黑子大龙。”

    刘老脸色纠结着看着棋局,半晌,他才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输了。”

    “什么?”

    此言一出,震惊众人,刘老居然认输了!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摸不清清楚,他们也有人懂些围棋。

    单从棋盘上来看,不是刘老快要赢了嘛?难道刘老这是在演戏不成?放水放得也太明显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