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古棋局!我曾在一本复刻的棋谱上见过!”

    一位懂围棋的男子极为震惊的喃喃道。

    这种棋局开局很是玄妙,让对手摸不清你想干嘛。

    他又故意露出破绽,让对方浪费棋子,此消彼长,萧辰完成棋局,便可吞并对手大半棋子。

    这种棋局说起来简单,用起来却很麻烦。

    你不仅要考虑对手的想法,还得引诱他往你下的套里面钻。

    萧辰能细腻的控制这一切,说明刘老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这种人的心智未免太恐怖了。

    刘老深深的看了一眼棋盘,点了点头道:“的确是古棋局,绵里藏针,成势之后便不可阻挡,厉害啊。”

    赵公子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讨论这种棋局,失声道:“他怎么可能赢?刘老先生你再仔细看看,说不定可以解局!”

    “这位小友起码领先了我二十手,他在第十七手起,就在布局了,老夫惭愧,妄称围棋国手。”

    刘老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赵公子见刘承德都甘拜下风,脸色不由得涨红起来。

    他都敌不过刘老六十手,迅速露出败绩,反而衬托了萧辰的厉害。

    “老先生不必妄自菲薄,您只是大意了。”

    萧辰谦逊的说道。

    “小友能否告诉我,你这棋术师承何人?据我看来,在我认识的围棋大师里面,你足以排上前五。”

    “老实说,我上一次下围棋,还是两年前。”

    萧辰苦笑着说道。

    “若是如此,那小友可是极有天赋啊!”

    刘老眼睛一亮说道。

    这种丢脸丢到姥姥家的情况,赵公子也低着头,脸色难看的带着一群人迅速离开了。

    “今天倒是不虚此行,棋也下了,我该走了。”

    刘老收好棋盘,起身道:“老夫名叫刘承德,敢问小友名讳?”

    “姓萧单名一个辰字。”

    萧辰笑道。

    “不错,若日后有机会,我们再下几盘。”

    刘承德笑着收好棋盘,很是洒脱的离开了。

    次日,范彤彤的演唱会完毕,萧辰便带着依依不舍的萧宛如回了海陵市。

    临近年关,外面的车流量比平日要多上一倍。

    萧辰也是忙里偷闲,多了一些时间和家人相处。

    “滴滴滴。”

    院子里突然驶进来一辆五百万价位的捷克。

    这种车外形一般,但是内部舒适,大多都是那种有些身份,但是追求享受的人使用的座驾。

    萧辰有些好奇的起身出门走了出去。

    只见车上下来一位西装光头大汉,来人正是临江市的洪三元。

    “萧先生,贸然来访,希望没有打搅到你。”

    洪三元很是客气的说道。

    萧辰也有些纳闷洪三元这个时候来找他是为什么。

    报复?不太可能,既然洪三元能查到他的住址,自然也能查清楚他和王靖川的关系。

    想来,洪三元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也没有那么傻。

    “请进吧。”

    萧辰点了点头,率先走进屋内。

    洪三元转头对着手下吩咐了一声道:“你们在这等着。”

    两人进了屋,洪三元环视了一眼屋内,脸色有些诧异。

    他没想到名震南海的萧大师居然住的这么‘寒酸’。

    虽然萧家大院也不小了,但是显然配不上萧辰的身份。

    “萧大师,怎么不见您的家人?”

    洪三元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道:“我家人都出去了,你有什么事不必拐弯抹角,直说吧。”

    洪三元沉吟了一会儿,望着萧辰问道:“敢问萧大师是化劲武者嘛?”

    “是或不是,有什么关系嘛?”

    萧辰瞥了他一眼问道。

    洪三元这是想试探他的底细,更是让萧辰摸不着头脑了。

    “我听闻不久前,您三招击杀了内劲巅峰的魏子良,只是想亲自确定一下,因为在下有一事相求。”

    洪三元说完,萧辰只是继续望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青帮一共有十三个分舵,分布在全国各地,而现任青帮帮主实际是名存实亡,各个分舵都开始拉帮结伙,意图将整个青帮分舵一统,进行大洗牌。”

    “你想请我帮你?将整个青帮整合?”

    萧辰突然开口问道。

    “萧大师只说对了一半,我确实想请您帮我,只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

    洪三元苦笑道。

    他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份烫金请帖,请帖上有一个大写的‘义’字。

    “这是釜山青帮分舵的赵舵主发起的‘义’字令,意图吞并其他分舵,选出新帮主。而身为青帮的人,义字令一旦发起,就必须参加,否则视为放弃在青帮的身份。”

    萧辰有些奇怪的问道:“现任帮主纵然没有实权,但也是应该有些心腹手下吧?他难道坐视不管?”

    洪三元叹了口气道:“就在赵盘山发起义字令前一天,孙帮主已经死了,据说是死于车祸,但真实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

    “你要我做什么?”

    萧辰直接问道。

    “义字令大会表明是一场谈判,如果谈判破裂,只怕赵盘山会设下埋伏,大会则成了鸿门宴啊。”

    洪三元说完,希冀的看着萧辰。

    “你的意思是让我当你的保镖,陪你一起去?”

    萧辰轻笑着问道。洪三元的脸色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难免会让萧大师的失了身份,不过你我都是为军方办事,而且这次行动,我也是询问过了王大校,王大校让我来问问您的意思。

    ”

    萧辰听完后,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虑着什么。

    王大校既然能派洪三元来请他出手,想来洪三元对军方来说是个不可或缺的棋子。

    不管怎么说,王大校也帮过他不少,投之以桑榆,报之以桃李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们有重武器嘛?”

    萧辰反问道。

    “以赵盘山的能耐,估计很难弄到枪这种管制物品,更别谈重武器了,但是赵盘山手下有多名内劲武者,还有武道文家的支持,只怕最难对付的是这些武者啊。”

    洪三元忧心忡忡的说道。

    “行了,时间,地点给我,我到时候会准时去的。”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以他现在的实力,除非有重武器能对他造成威胁,其他的根本算不得什么。

    至于那些所谓的内劲武者,他已经领教过了。数量再多也不过是蚂蚁抱窝,一掌灭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