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洪三元十分高兴的离开了。

    萧辰望着他那辆捷克车渐行渐远,喃喃道:“看来这快过年的时候,海陵市却要大闹一场了。”

    洪三元给他的地址正是海陵市靠海的一个小县城,时间就是明天晚上。

    这也能解释洪三元为什么动作这么快就能找到他。

    次日,萧辰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也不愿意让他们知道太多这方面的事,于是找了个借口出门了。

    他刚出来不久,昨天洪三元开来的那辆捷克车便追了出来,停在他身旁。

    一位年纪大约四十的男子,打开车窗恭敬说道:“洪爷让我亲自来接您,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萧辰点了点头坐上车,脸色淡然的闭目养神。

    前面的司机则一直透过后视镜好奇的打量着萧辰。

    他不明白平日桀骜的洪爷为什么会对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毕恭毕敬。

    司机心中一直嘀咕着,很快车到了目的地,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大型港口,四周到处可见身上有纹身的精壮男子,应该都是各地汇聚而来的青帮帮众。

    与外面的那些痞里痞气的小混混不动,这些人虽然长的凶神恶煞,但是行为举止很有规矩,没有出现一例打架斗殴或者争吵。

    “洪爷已经在那艘货轮上了,时间还早,我先带您安顿下来。”

    司机下了车,指着停靠在港口的一艘大型货轮。

    这艘大货轮应该是青帮包下来的谈判地点。

    萧辰点了点头陪着他一起上了货轮,司机轻车熟路的带着萧辰来到三层的客房部。

    这是一个豪华大客房,果盘、无线彩电、四人大床,几乎就是三星级酒店的高级客房标配。

    “萧先生,您还需要些什么嘛?”

    萧辰摇了摇头道:“没事了,你出去吧,我休息一会儿。”

    现在才早上九点,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

    司机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传来一阵敲门声。

    正在偷过窗户看风景的萧辰,有些警惕的转过身,双眼一亮望了过去。

    门口站着一位大约十七八岁,跟他妹妹一样大的清秀女孩。

    萧辰走过去开了门,女孩见房门一开,有些紧张的往后退了一步。

    但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咬了咬牙上前低声道:“萧先生,我是洪爷派来为您……”

    她后面的话已经低若蚊声了,脸上写满了紧张和胆怯。

    萧辰也猜出了女孩的身份,这应该是洪三元派来服侍他的小姐。

    不过眼前这女孩一看就是雏,未经人事。

    “你回去吧。”

    萧辰淡然道。

    他不是什么君子,但也当不了人渣。

    女孩闻言脸色大变,立刻抱住萧辰的手臂道:“萧先生,我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吧,不然洪爷知道您嫌弃我,会打死我的。”

    女孩可怜巴巴的看着萧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萧辰也能感觉到她身体微微的颤抖,他叹了口气道:“进来吧。”

    女孩破涕为笑,有些脸红的松开了萧辰的手。

    萧辰关上门回头,只见女孩站在那有些局促不安,不知道该干嘛。

    她有些紧张的偷看了一眼萧辰,像是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然后伸手慢慢解开外衣的扣子。

    “停,我不需要你伺候,你就坐在沙发上,想吃水果,可以自己拿。”

    萧辰立刻开口打断道。

    女孩闻言,有些诧异的看着萧辰,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有些不确定的重复道:“您真的不需要嘛?”

    萧辰有些无奈的扶额道:“不需要。”

    “但是,洪爷说了,我如果伺候不好你就会受罚,也拿不到钱,我母亲还等着我的钱治病呢。”

    女孩脸色有些黯然道。

    萧辰坐在了沙发,拍了拍身旁的位置道:“过来,坐下。”

    女孩怯生生的走过去,坐在了萧辰身旁。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映月,您可以叫我小月。”

    女孩答道。

    “跟我聊聊你家的情况。”

    萧辰问道。

    女孩从被送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结局,但是现在情况和她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她愣了一下,开始述说自己的情况。

    片刻,萧辰点了点头。

    这位叫小月的女孩是个穷困家庭出身的孩子,父亲是个烂赌鬼,母亲患了心脏病,需要大笔钱做手术治疗,所以她才迫不得已来做这种事。

    萧辰在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写了一封信递给她道:“你回去后拿着这信到海陵市医院找姜院长,他会给你母亲免费治疗的。”

    “这是真的嘛?”

    小月捏着手中的信,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放心吧,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你见不到姜院长或者有其他问题,打电话给我。”

    萧辰笑着说道。

    这女孩也算是个孝子,为了救母亲才迫不得已做这种事。

    关键她和萧宛如年纪差不多大,让萧辰心升同情。

    “萧先生,谢谢您。”

    小月突兀的缩进萧辰的怀里哭了起来,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到这样一个好心人。

    “相见即是缘,别哭了,带我出去走走吧。”

    萧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

    “底层有擂台拳赛,您要去看看嘛?”

    小月问道。

    “这个地下擂台赛是怎么安排的?”

    萧辰一边走,一边随口问道。

    小月也知道萧辰的性格平易近人,胆子也大了起来,慢慢解释着。

    “这里的擂台赛都是真打真斗,动辄伤残,每年都要死上一两个人。虽然奖金很高,但敢参加的人,大多都是被生活逼的没有退路的。”

    “更多的人都是压外围,希望能博一下运气,赚点钱。”

    说到这,小月的小脸蛋就黯淡下来,显然她也尝试过了这种赌博,只是没有成功罢了。

    萧辰扫了她一眼,脸色平淡,没有开口。

    两人正走着的时候,突然迎面走来一群人。

    为首的一名青年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望着他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萧辰扫了一眼过去,这一行人正是不久前遇到的赵公子、小琪等人。只见他们一行人脸色不善的盯着萧辰,这让小月有些害怕的躲在了萧辰身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