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公子突兀的笑了起来道:“之前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介绍,在下赵涵池,这是我的朋友,江小琪、文成。”

    江小琪显然有些懵,没明白赵涵池为什么突然对萧辰这么‘客气’了起来。

    只有文成斜瞥了赵涵池一眼,大概猜出了什么。

    萧辰对于这种笑里藏刀,有些城府的人,并不太感冒,只是淡然点了点头,转身欲走。

    “我看萧先生也是准备去底层看擂台赛,不如一起吧?”

    赵涵池目光灼灼的开口问道。

    一旁的小月低声说道:“萧先生,?他们好像不好惹啊,我们……”

    小月有些害怕的欲言又止,显然不希望萧辰和他们发生冲突。

    “怎么?萧先生不会不给我面子吧?”

    赵涵池盯着萧辰道。

    “既然赵公子盛情难却,我又怎么好拒绝。”

    萧辰也笑了笑道。

    虽然他不知道赵涵池想耍什么花样,但是这一群公子哥又怎么可能吓得到他,于是便带着小月一起走了过去。

    赵涵池一行人除开他们三个外,还有一个保镖似得大汉。

    他的脖子上纹着一条过肩龙,手臂粗壮,手掌布满老茧,名叫柯文天,看起来是个练家子。

    一路上,赵涵池等几名男的目光显然都聚焦在了小月身上。

    小月虽然穿着打扮不如都市女孩时尚艳丽,但她年龄小、皮肤细嫩,一双大眼水灵灵的,看着就很可爱。

    这让一旁的江小琪脸色有些难看,一路上没有说话。

    “萧先生,这是您女朋友嘛?”

    赵涵池笑着问道。

    “不是。”

    萧辰淡然道。

    这时,赵涵池的朋友们也反应过来,纷纷和小月热络的聊了起来。

    以他们的眼光来看,小月明显是个雏,又不是萧辰的女朋友,他们岂会放过。

    “这次有柯大哥一起来,看来我们要小赚一笔了。”

    文成笑着说道。

    柯文天摇了摇头道:“这能叫擂台嘛?连个武者都没有,全是一些没有章法的野路子靠着一股子蛮力。”

    柯文天这话一出,其他两男一女纷纷点头道:“那是,柯大哥习武多年,混迹江湖多年,这些乡下土包子怎是你的对手?”柯文天继续说道:“真正的擂台拳赛都是在国际大游轮上举行,游轮开到公海,晚上举行比赛,生死自负,一局比赛下来,外围赌注的押金都是十几个亿,还都是美金,最后赢的人可以抽取百分之一的赌注

    ,那最少都是几百万美金。”

    听他一说,几个人似乎大开了眼界,对这个擂台赛也兴致缺缺的起来。

    这时,众人已经来到底层,中间的擂台上,已经有一对人分出了胜负,柯文天似乎想要给众人露一手,也报了名。

    这位柯文天也是十分强悍,上了擂台后,几乎是横扫。

    那些平时在码头做苦力的穷小子哪里是他的对手,一记重鞭腿就打趴在地上,最后几乎没人敢去挑战他了。

    “没意思。”

    柯文天跳下擂台,一边走过来,一边摇头道。

    “是柯大哥你太强了。”

    文成笑着拍马屁道。

    他们这群人虽然身世拿出来都是十分惊人,都是他们和赵涵池一般,都是从小被家里送去国外念书,几乎手无缚鸡之力。

    所以他们就需要柯文天这种能打又有见识的人给他们撑场子。

    柯文天下场后,下一场比赛还没开始,舞台上正进行着歌舞表演,此时唱歌的竟然是个小有名气的二流歌星。

    但大家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她身上,正热切的讨论马上押哪个选手。

    有许多兔女郎打扮,衣着暴露的美女正端着盘子从一位位客人面前走过。

    这盘子中就有押注单,你看好哪位选手,就压谁。

    现场直接签了支票就可以。

    比赛方也不怕你反悔,显然有深厚的势力背景,你敢反悔,他们就敢打上门把你绑了要钱。

    这种比赛,靠酒水显然赚不了多少钱,大头在赌池上面,哪怕比不上柯文天所说的公海游轮擂台,动辄上亿美金的赌池。

    但这里流水也不少,只怕一天就有近亿人民币。

    尤其这只是热身赛,最后的压轴比赛那会更夸张,赌池破数亿都非不可能。

    “怎么样?要不要玩玩?”

    赵涵池拿着押注单,对几人笑道。

    柯文天不动声色的就压了十万给一名皮肤黝黑的精瘦男子选手。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压了几万,只剩下小月和萧辰没压了。

    小月看到最低押注,也要一人一万后,吓得赶紧摇头。

    文成笑道:“没事的,要是没钱,哥先借给你们,到时候赢了再还给我就行。”

    “是啊,我也可以借你,这点小钱没什么。”

    赵涵池一边说,一边看向萧辰。

    他们都这样说了,萧辰这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岂会在女伴面前丢了面子,哪怕没钱也要借钱去压注。

    没想到萧辰依旧神色不变,丝毫不为所动。

    倒是小月似乎有些意动了,她从小穷怕了,所以对钱看的很重。

    但见萧辰一直没动,她也不敢随意插嘴,就老实的坐在萧辰旁边。

    赵涵池和文成对视了一眼,知道还欠点火候,也没在意。

    很快比赛开始了,上来就是两个身材高大的拳手,一个会拳击的男子,另一个虽然是野路子,但打法凶悍。

    两人的火爆打斗,瞬间刺激了全场观众,整个赛场进入一种疯狂的状态。

    随着一位位选手登台,又落败,比赛逐渐进入僵局。

    每场打完,压赢的自然兴高采烈,大方的打赏小费。

    压输的则恨恨骂街,有些人输的眼都红了,恨不得把自己全部家产全压上去。

    “又赢了,这次至少赚了一倍,柯大哥你真牛。”

    随着擂台上选手倒下后,赵涵池很是惊奇的说道。

    柯文天几乎每压必赢,似乎猜到了结局一般。

    柯文天也得意的笑了笑,他终究是内行人,谁胜谁负能看出几分,所以在他指导下,大家压中的几率很高。

    几场下来,至少赚了十几万,出手最阔绰的赵涵池和文成短短一会儿都赢了几十万了。

    连小月都忍不住怦然心动,这一会儿赚的钱,足够她打十几年的工。

    这时,赵涵池再次蛊惑道:“萧先生、小月,你们来不来?有柯大哥这种大高手在,咱们就是来白捡钱的。放心吧,底金我借给你们,到时候赚了把底金还给我就行。”

    “是啊,你看我们这一小会儿都赢了几十万了,简直太轻松了。”

    文成也附和道。

    “嗯。”小月犹豫了一下,就咬了咬牙点点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