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有些强颜欢笑,这一万多块虽然是白得的,但如果这么白白的浪费了,让她有些心疼。

    萧辰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没事,我们会赢的。”

    小月勉强笑了笑,没有多说。

    这时,比赛已经开始了。

    不过三个回合的功夫,比赛的结果就出来了,黑衣男子赢了。

    小月仿佛还没有反应过来,怔怔的看了看萧辰,喃喃道:“我赢了?”

    “这怎么可能?”

    一旁的江小琪脸色凝固了,张了张嘴几欲说话,但不知道说什么。

    赵涵池等人显然早就知道了结果,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这一百三十万让他们有些心疼。

    “我们好像还有些事要处理,先走一步了。”

    赵涵池脸色不太好看,随便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

    其他人也跟着他后面陆续离开。

    当服务员将两万多块现金送到小月手中时,她才反应过来。

    “天色不早了,我也要走了,你带着这些钱回家吧,如果需要工作可以去萧氏集团面试一下。”

    萧辰对着小月吩咐了一句便离开了。

    他没有打算送给小月一大笔钱,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他不是慈善家整天做慈善,别人的路他也不会过多干涉。

    “萧先生,我还有机会见到您嘛?”

    快走到门口的萧辰被身后的声音叫住道。

    “缘分到了,既然能相见。”

    萧辰笑了笑,消失在散场的人群中。

    与此同时,赵涵池等人出了会场,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赵公子,要不要我去派人查查他的底细?”

    文成开口道。

    “用得着查嘛?这人让我丢了两次脸,我不想再看到这人了。”

    赵涵池冷声道。

    “柯大哥,这事就麻烦你了。”

    柯文天心领神会,他自然明白不想再看到萧辰是什么意思。

    而且他也早就盯上了萧辰,这样一位随随便便就能借出三百万的人,在他眼里可是一只肥羊啊。

    ……

    游轮的甲板之上,最顶层。

    这是一个一百多平方的空间,里面只有一个圆形会议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装饰。

    这个简约的房间里,却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

    一位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子,将腿架在桌子上,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身旁三三两两端坐着几位大佬,对刀疤男的行为很是不满,但是却没一个人开口说出来。

    气氛有些沉闷,没有一个人开口说道,仿佛众人在等着什么。

    不到一会儿功夫,外面有人喊道:

    “渤海分舵,杨舵主来了。”

    “潜山分舵,王舵主来了。”

    “……”

    “临江分舵,洪舵主来了。”

    洪三元身后跟着萧辰,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此时,圆形会议桌已经快坐满了,洪三元找了个空位置,坐了过去。

    “洪三元,你架子倒是不小,最后才来啊。”

    刀疤男瞥了一眼洪三元说道,他一开口,气温都仿佛冷了几度。

    “哪里比得上你赵盘山的架子大,费这么大劲把我们都召集过来,也不知道是图谋什么。”

    洪三元不客气的说道。

    赵盘山瞥了一眼洪三元,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起身道:“首先,感谢各位愿意赏脸来此一叙……”

    “行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从宁海赶过来可不是为了听你废话的。”

    一位矮胖的中年男子猛得一拍桌子,不客气的打断道。

    赵盘山皱了皱眉头,目光移到了他身后的两名男子。

    这两人好像是孪生兄弟,长的一模一样,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气劲。

    赫然是两名内劲入门的武者,还是孪生兄弟,几乎面无表情,看起来很有威慑力。

    “哼,刘老鬼,你是不是仗着带了两位内劲入门的保镖,开始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被人当众打断说话,这让赵盘山有些不爽了。

    被称作刘老鬼的男子,不屑的冷笑道:“就凭你赵刀疤还没资格让我把你放在眼里。”

    他瞥过头看了一眼身后两人,像是得意的炫耀般道:“这两位虽然只是内劲入门实力,但是他们心意相通,联手之下曾经打败过内劲小成的武者,就凭这个,你赵刀疤就不如我。”

    赵盘山眯着眼睛盯着刘老鬼道:“好,既然你执意求死,就拿你开刀!”

    最后一个字落下,大厅周围赫然有八个人冲了过来。

    竟然全是内劲武者,其中甚至有一名内劲小成武者。

    刘老鬼还没来得及说话,脸色就蓦然一变。

    他身后的两位孪生兄弟被众人围攻了几秒就支撑不住了。

    而他脸色惊慌着想要逃跑,不知是谁的刀光一闪。

    一抹鲜血溅射到了桌子上,刘老鬼的人头也滚落到桌子上,还保留着死之前的惊恐表情。

    不到十秒的功夫,刘老鬼连带着两位内劲入门武者就被杀了。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有些发白。

    他们暗自心惊的看着布置在四周的八位内劲武者。

    内劲武者可不是大白菜,随处可见,赵盘山居然能招募到这么多内劲武者为他效力,这得花费多大的代价。

    赵盘山丝毫没有将桌子上的人头收起来的意思,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道:“还有谁想说话,现在说吧。”

    一时间,大厅鸦雀无声。

    赵盘山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废话不多说,孙帮主几日前不幸出了意外去世,这青帮各分舵群龙无首,我觉得应该重新推举一个人当新帮主,你们觉得呢?”

    在场众人都不是三岁小孩,岂能听不出赵盘山的言外之意。

    他们也明白了,这就是一个鸿门宴,赵盘山已经计划周全了,想要趁此机会拿到帮主的宝座。

    不少人开始暗自后悔,没有带足够的人手来。

    他们大多都只是带了几个随身保镖,这种情况下,很难和赵盘山抗衡。

    “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赵盘山当仁不让,我自荐自己为新帮主,不知道有没有异议?”

    赵盘山凌厉的目光环视着众人道。

    “老夫杨谚昌入青帮五十载,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和赵舵主争一争这帮主。”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站起身,针锋相对的望着赵盘山。他身后也站着一位年纪相仿的老者,身上散发着阵阵气劲,让人不敢小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