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铸成的甲板,被萧辰硬生生踩下一个凹痕。

    而他脚下的文天浩已经昏死过去,如果不是有内劲圆满的底子硬撑着,这一击,对于寻常人来说,早已经死都渣都不剩了。

    赵盘山等人起身望去,尽皆一片骇然。

    “他!他是化劲强者不成?”

    赵盘山的声音有些颤抖,身体都忍不住哆嗦。

    一位足以横行天下的内劲大圆满武者,像只死狗一样被萧辰踩在脚底下。

    洪三元也是又惊又喜,纵然他听说了萧辰的厉害,但终究没有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甲板上的人群中。

    赵涵池正和文成喝着小酒,看着海景,默然回头,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是萧辰?”

    赵涵池手中的酒杯不自觉落下,他都没发觉。

    文成仔细看清了萧辰脚底下的那个老者,更是脸色大变。

    “家主!”

    文天浩在文家等同于是精神支柱,他也是文家立足的根本。

    文家能闯荡出如此的名声地位,就是因为他们有一位内劲大圆满的武者坐镇,没人敢小觑他。

    纵然是赵盘山对于文天浩也得客客气气。

    而他文家神一般的人物,竟然被萧辰给踩在脚底下?

    文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堵在游轮楼梯口等着萧辰出现的柯文天也被吸引了目光。

    他亲眼看到萧辰如同神仙下凡般,凌空一跃,踩着文天浩落下。

    这一幕差点吓得他滚下游轮。

    “太强了!”

    柯文天心中满是骇然,自己竟然想对这样一位强者对手。

    ‘幸好自己没有机会,否则他恐怕……’

    柯文天想到这,后背满是冷汗,他当即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游轮,消失在人海中。

    萧辰脸色淡然的望着顶层房间道:“从今天开始,洪舵主就是青帮之主,有谁不服?站出来。”

    “有谁不服,站出来!”

    这一道道回音响彻整个游轮,震耳欲聋,这是运用了真气传音所导致。

    众人闻言一震,脸色煞白,全都低下了头。

    就连赵盘山脸色阴晴变幻一阵,也低下了头。

    这么强的对手,谁敢上来送死?

    洪三元脸色大喜,立刻跑下甲板,对着萧辰拱手道:“多谢萧大师祝我一臂之力,以后我洪三元任凭萧大师调遣,不敢有逆!”

    “萧大师!他是萧大师…”

    赵盘山听到这个名字,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他输的不冤枉,输给了名震南海的萧大师。

    自己心中最后那点小想法也烟消云散了。

    萧辰深深望了他一眼,点了点,淡然走下了游轮。

    所过之处,人群尽皆避让,分开一条路。

    萧辰也想到自己去抢这个帮主,但是他终究不是青帮体制内的人,是没有资格争的。

    如果强行去争,就算他得了这个名头,手下的人也是离心离德。

    与其这样,不如扶持洪三元上位,他只需要控制洪三元就可以了。

    ……

    不知不觉,天气愈发寒冷,约莫还有半月就是年节了。

    萧辰一家人吃过早饭,萧居正突然挥手示意众人坐下,脸色肃然要说一些事情。

    “马上就要过年了,按我们萧家以往的规矩,每年都要去老太爷家过这个年,然后就是举办年会。”

    “年会?”

    萧辰有些不明白。

    一旁的萧宛如插嘴道:“哥,你今年才回来,以往的年会你都没去过,你当然不知道了,年会的时候要来好多大人物,还有好多好吃的。”萧居正点了点头道:“宛如说不具体,我们萧家在南海虽然算不上顶级豪门,但是你二伯在外市担任副市长,大伯又是临江萧氏集团的董事长,所以我们萧家的综合实力还是不可小觑的,老太爷每年都会举

    办年会,邀请各界人物来,彰显我们萧家的底蕴。”

    “爸,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没说出来。”

    萧辰敏锐的觉察道。

    萧居正苦笑道:“都是一家人,我也不拐弯抹角,这年会每年是三家轮流办,今年轮到我了,只怕你大伯、二伯一直等着看我笑话呢。”

    年会最重要的不是吃饭,而是聚集一大批有钱有势的人物来,彰显自己的人脉圈广,关系硬。

    萧辰大伯在临江市扎根多年,又有老太爷帮衬,自然年会办的有声有色。

    他二伯是副市长,位高权重,一句话吩咐下去,不知道多少富商、县长啥的屁颠屁颠就跑过来了。

    而他父亲在海陵市白手起家,虽然也打拼出了一个公司,但是终究比不上另外两家。

    也就是今年,江家落寞了,萧居正开始接手市场空缺,发展的稍微好一点。

    但是他想达到江家最巅峰的时候,不是一两年就能办到的。

    这不仅仅需要时间,还涉及各方各面的东西。

    萧已经明白了父亲的忧虑,一年回一次家,不能在其他两家面前落了面子。

    他点了点头道:“爸,就这事嘛?交给我吧。”

    “小辰,别胡闹,年会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萧居正板着脸训斥道。

    “您放心吧,这家也该让我撑起来了,南海省有头有脸的人,我都能给你请过来。”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萧居正暗自点了点头,但是对于萧辰后面那句话却不以为然。

    萧辰今年才回来,南海省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能认识几个?

    就算认识,能不能请来,又是另一回事。

    不过萧居正也觉得这家应该让萧辰撑起来了,这次年会的操办交给萧辰,也可以锻炼一下他的办事能力。

    就算年会办的不行,老太爷看在萧辰年纪尚小的面子上,也不会多加责怪。

    “好,那这事我就交给你了,你可别办砸了,丢了我们这一脉的面子。”

    萧居正故意严肃的说道,实则只是想给萧辰一些压力。

    “放心吧。”

    萧辰笑了笑,一顿饭吃完,萧辰便回了房间。

    “喂,王大校,替我发份请帖出去。”

    “哦?您想邀请哪些人?所谓何事?”

    王大校很是郑重的问道,萧辰的吩咐,他得认真对待。“邀请南海所有有头有脸的人,来参加我萧家的年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