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市,萧老太爷的大宅院。

    萧年庚自从退休后,就一直在这里养花弄草,颐养天年。

    萧家在南海省虽然算不得大家族,也没出过什么省级高官,但在临江市也不可小觑。

    这天,萧年庚早早的站在大院前,看着远处。

    他那个倔强的三儿子终于要回来了。

    想到萧居正,萧年庚就叹了口气,这是他最疼爱的小儿子,自小就才气非凡,被他看好,以为未来是萧家崛起的希望。

    但是偏偏萧居正和他大儿子萧居堂为了萧氏集团闹得不愉快。

    萧居正也是犟脾气,直接离开了临江市,在海陵市白手起家,每年只有过年时,他们一家人才能真正团聚一次。

    “爸,三哥他们不止什么时候到呢。您还是回客厅内歇息吧。”

    身旁的兰姨扶着萧年庚轻声说道。

    “一年没见过居正了,不知道他如今过的怎么样。”

    萧年庚挥挥手,自顾自的念叨。

    兰姨陪在一旁,脸带着微笑听着老人自言自语。

    这时,一辆黑色的雪佛兰开到门口,从车上走下来萧辰一家。

    “爸。”

    萧居正和李宜珊赶紧上前叫道。

    纵然他和大哥一家处不好,但是萧年庚还是自己的父亲,这层血缘关系是时间抹不去的。

    萧年庚笑着点点头,然后萧辰和萧宛如也上叫道:“爷爷。”

    “别傻站了,都进屋坐吧。”

    萧年庚吩咐道。

    除了萧居正这一脉,大伯萧居堂一家早就来了,二伯萧居义也来了。

    萧居义算是萧家子女最多的一脉,共有三儿一女,最小的堂妹才不过十二岁。

    一时间,老爷子这一百平方的大厅都坐满了人。

    “好了,我们上楼聊吧,下面就留给孩子们。”

    寒暄过后,很快萧年庚就起身。

    大人们跟着他一起上楼,一楼就只剩下小辈。

    没了大人的约束,这些少年瞬间活泼了起来,一个个躺在沙发上,老爷子的躺椅上,像是划分地盘般。

    他们各个穿着名贵,神采飞扬,有着大城市上层家庭的傲气。

    相比之下,萧辰就显得普通的多,坐在那一言不发。

    这些人中,以萧子启和萧子萱还有二伯的大儿子萧子路最受关注,大家都围在他们周围。

    萧子路二十多岁,气质沉稳,容貌俊美,戴着金丝边眼镜,坐在主位,旁边的少男少女和他说话,都带着一丝讨好和恭敬。

    连萧子启兄妹对他很客气很多。

    萧子路是小辈中最年长的,毕业一本重点,然后考了公务员。

    因为有萧居义这个当副市长的老爹帮衬,他才二十五岁的就提了正科,被推荐到省机关做事,可谓仕途极顺,可以说是萧家第三代最出色的人物。

    就是萧子启与其相比也要逊色一筹。

    比起这两人,其他小辈就逊色多了。

    大家都围在这两人周围,而萧辰只独自坐在角落的椅子上,静静的喝着茶。

    他们几乎每年最少都会见一次面,自然互相熟悉,而萧辰已经‘失踪’了十五年,哪怕是亲戚,也很陌生,没什么交情。

    而且出于某些原因,这些兄妹们也不愿意太过亲近萧辰。

    相比萧辰,萧宛如则受欢迎多了,萧宛如为人乖巧,很容易融入众人。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小辰,多年没见了,怎么不过来和我们一起啊?”

    萧辰抬头,就见萧子路正神色平淡的看着他。

    周围的兄弟姐妹也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不过大多眼神冷漠,对于萧辰,他们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

    且不说他们十五年没见过萧辰,很多年纪小的堂弟堂妹出生后都不知道还有萧辰这个堂哥。

    而且萧辰的父亲和大房关系不好,已经不是秘密,萧子启兄妹对于萧辰莫名的有种敌视。

    再说身世,萧居正在海陵市虽然做出了点成绩,但是跟大伯、二伯比,都远远不如。

    他们心里自然而然的把自己放在了比萧辰高一等的位置。

    “?好啊。”

    萧辰欣然起身。

    他走过去,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小辰,我听说三叔今年赚了好几千万啊,怎么没想着给你买辆车?一辆豪车可是最彰显男人身份的。”

    坐在对面的萧子启瞥了一眼萧辰笑道。

    “你以为小辰跟我们一样啊,有闲钱买豪车,三叔正值事业上升期,需要资金,不可能给小辰买豪车的。”

    萧子萱插嘴道。

    “我有车,干嘛要找我爸给我买?”

    萧辰挑了挑眉道。

    他可听出来了这两人的不怀好意,想找个话题贬低自己。

    “哦?什么车?七八万的桑塔纳?还是十几万的大众汽车?”

    萧子启笑了笑道。

    “都不是,我有一辆兰博基尼,好像值个八百万。”

    萧辰淡然道。

    话音一落,众人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哄堂大笑。

    “他有兰博基尼?哈哈…我说我有限量版的幻影X系列车,你们信不信?”

    萧子启大笑道,言语之中的暗嘲,不言而喻。

    萧居正的公司,一年才赚几千万,会给萧辰买八百万的兰博基尼?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而且兰博基尼不是想买就能买的,还得有关系有渠道,各种费用加在一起来,落地价起码得九百万了。

    “算了,大家都是兄弟,小辰估计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

    萧子路沉声道。

    见萧子路发言,萧子启也很给面子的不说了,众人也停止了嘲笑。

    “小辰,你也不要介怀,虽然你父亲现在公司规模不大,但是未必日后不能发展的更好,你现在要认真学习一下企业管理,争取做出成绩,不要丢我们萧家的脸。”

    萧子路带着一丝盛气凌人,指点道。

    “而且你应该没有上过大学,没有学历吧,不过这都不重要,有时候人脉的累积也是一种实力,你要好好多结交一些有用的朋友,日后等你接手三叔的公司,我也可以考虑帮衬你一些。”

    萧子路虽然一副为萧辰好的样子,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一丝趾高气昂,仿佛萧辰日后一定会求他帮忙一般。

    萧辰笑了笑,没有多说。

    他若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真的会因为萧子路这番话而感激不已,然后随着他的堂弟堂妹般,成为他新的跟屁虫。

    但是他不是普通人,他是名震南海的萧大师。

    见萧辰不以为然的样子,萧子路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不满。在他看来,萧辰现在目空一切,日后迟早会在社会上碰壁的,到时候会哭着过来求他们一众堂兄帮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