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众多长辈从楼上鱼贯而下,要准备晚宴了。

    为了迎合老爷子清淡的口味,萧居堂特意请来十几位厨师,其中还有一位五星级酒店的大厨。

    这样的大厨地位很高,不是用钱就可以请动的,也是因为萧居堂和那家五星级酒店的老板有些交情。

    老板才不情不愿的让大厨来萧家掌勺做餐筵席。

    筵席就摆在客厅,老爷子传统思想很重,讲究长幼有序,众人按辈分依次落坐。

    萧年庚稳稳坐在主位,身旁则是萧居堂、萧居义,其次则是萧居正。

    几位伯母则坐在一起,萧辰等人按年纪依次排下。

    不一会儿,酒席上桌。

    先是制作精美的冷盘,酸溜黄瓜、椒盐花生、桂花糖藕、水果沙拉、野山椒凤爪等足足十三道冷盘,摆上了一圈。

    这些冷盘虽然不是什么稀罕菜系,但是样式精美,摆盘很是讲究,可见大厨的别出心裁。

    一轮上完之后,才是正菜,老爷子口味清淡,吃的都比较少油、偏淡。

    所以正菜里面几乎没有大荤重油的菜,加上大厨的精心处置,所有人吃起来都回味无穷,令人赞不绝口。

    老爷子只是随便夹了将筷子,酒过三巡后,他才缓缓开口道:“这每年我们一家人才难得聚一聚,按理说,你们都长大了,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我也不该多嘴,但是有些话,我还是要说。”

    萧居义笑着说道:“爸,您言重了,有什么话,您尽管说,我们有什么做的不满意的,您也尽管提。”

    “那就先从你说起。”

    萧年庚望着萧居义缓缓道。

    “前阵子,我和省厅的王秘书长见了一面,他跟我提到你,说你做事能力强,估计这两年有机会提拔为正市长,这些年你在外面奔波也累了,这杯酒,我先敬你。”

    萧年庚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萧居义哪敢拖大,也起身一饮而尽。

    萧辰的二伯萧居义可是说是萧辰第二代中最有声望的。

    一个副市长的职位可不低,就凭萧居义副市长的名头,他们萧家也没人敢小觑。

    得到老爷子赞誉,萧居义面色沉稳,没有太多表情。

    大家纷纷用嫉妒和羡慕眼神看着萧居义一家,能得到省厅秘书长的称赞,看来萧居义的仕途又要再升一阶。

    “居正,你在海陵市的公司办的怎么样了?”

    面对萧居正时,老爷子态度明显缓和下来,眼中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当年萧居正出走,孤身离开临江市,也有他的责任,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觉得对这个小儿子有所亏欠。

    “还行吧,今年的净利润是六千万,现在海陵市的市场空缺很大,还有很大上升的机会,明年的利润可以破一个亿了……”

    萧居正详细道来,老爷子全神贯注,听得不住点头。

    等他结束后,还大加赞叹,鼓励他多加努力。

    但其他几家明显看不过眼了,大伯母低声咕哝道:“就一个估值不过三亿的小公司。老爷子对老大都没这么称赞,太偏心了。”

    她声音虽小,但左右几人都能听见。

    萧辰虽面无表情,心中也是不悦。

    老大和老三两家的嫌隙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在一步步加深。

    一直没有说话的萧居堂沉默半晌开口道:“老三,你要是愿意,我可以给你的公司投资三个亿,让你有足够的资金去发展。”

    此言一出,众人一怔,一开口就是三个亿,真是大手笔。

    连老爷子也愣了愣,但是随即想到了什么,笑着点头道:“我觉得居堂的想法不错,居正你觉得呢?”

    萧居堂愿意出三个亿给老三投资,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已经用行动表明了,他希望重温当年的兄弟情。

    萧居正笑了笑道:“不用了,我暂时还没有考虑扩大公司规模,步子要一步步走才稳。”

    “哼,好人当成驴肝肺,这三个亿你恐怕要用几年才能赚到。”

    大伯母讥讽道。

    大伯母这次彻底不爽了,她对萧居堂没跟她商量,就决定投资老三公司的事就有些不开心了。

    没想到萧居正却当众拒绝了她家的好意,这不是打脸嘛?

    老爷子暗叹了一口气,只有他明白,自己这个小儿子性子太倔强了。

    他依稀能想起当年萧居正临走前说的一句气话。

    不会要他们的一分钱,总有一天会堂堂正正的让所有人对他侧目。

    萧居堂仿佛也想到了什么,没有再多说。

    “三个亿很多嘛?我可以让我爸明年赚十个亿,五年内成为南海首富。”

    萧辰一言出,满堂皆惊。

    “你知不知道道你在说什么?十个亿的利润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嘛?就是你大伯的公司,一年的净利润也才十个亿左右,但是每年股东分红完,你大伯也只能分一个亿不到。”

    二伯萧居义好笑道。

    “对啊,小辰你年龄小,对公司业务方面都不懂。”

    兰姨也点了点头道。

    “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萧居堂板着脸,眼中闪过一丝不喜,他性格沉稳,近似老爷子,最讨厌这种满脸大话的。

    其他众人也都摇头嗤笑,萧居正和李宜珊都坐立不安,只觉脸上一片炽热,因为儿子的一句话,使得他们成为众人的笑柄。

    “爸,你还不知道吧。小辰刚刚还跟我说,他有一辆八百万的兰博基尼呢。”

    萧子启乘机嘲笑道。

    “八百万的兰博基尼?”

    萧居堂皱了皱眉头,望向了萧居正道:“老三,这是真的?小辰才多大,你就给他买这么贵的豪车,只怕以后养成孩子娇惯跋扈的性子。”

    萧居正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道:“我没有。”

    他现在也是头皮发麻,脸都丢光了,不敢抬起头,平日里他看萧辰是个挺稳重的人,怎么会跟一群小辈吹牛皮呢?

    萧辰也没有打算多解释,因为兰博基尼太贵重了,他若是开回家只怕会被爸妈想太多。

    一旁的萧宛如见众人都在嘲笑她哥哥和父亲,有些不服气的说道:“这事是真的!哥哥和别人打赌,赢了这辆兰博基尼。”

    “哦?和谁啊?”

    萧子萱也丝毫不信的反问道。

    “那人叫…汪志泽。”

    萧宛如想了一会儿才说出了这个名字。

    萧居堂和萧居义闻言,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萧居堂有些不敢相信的确认道:“汪老爷子的孙子,汪志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