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这一幕的,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可是程家的大公子啊,这年轻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竟然敢这般不给面子?”

    有人砸舌道。

    ‘果然是在大山待久了,连人情世故都不懂。’

    萧子路满脸惊诧,心中暗自摇头。

    萧辰的做法太愚蠢了,竟然敢当众驳了程书林的面子。

    不要说他,便是他爸到这位程大公子面前,也得罪不起,毕竟程大公子的父亲,可是南海省的大人物,在这临江市更是只手遮天。

    比起程书林,他们萧家相差太远了。

    ‘这要是让父亲知道了,估计得气疯了。’

    萧子萱心中暗道。

    他父亲的公司和程家有业务往来,每年流水账都得几个亿的合同,

    她可是知道自己父亲为了拿到程家的贸易合同,废了多少心血。

    尤其是这位程大公子,萧居堂可是三番五次去上门拜访。

    “程大公子,我那小堂弟不懂事,您看.”

    萧子萱一脸尴尬。

    “算了。”

    程书林大度的挥挥手,但眼底还是闪过一丝不悦。

    他程书林在临江市,走到哪不都是万人追捧,想求他见上一面还得看心情。

    如今却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子给驳了面子,这让很是不爽。

    “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说完,程书林冷淡的就转身而去。

    留下萧子萱等人一脸难堪,萧子启也明白了这事的严重性,很是恼怒的盯着萧辰道:“你知不知道程书林是什么人?居然这么驳他面子!”

    “重要嘛?”

    萧辰依旧淡然道。

    “呵呵,我看三叔的那份隐忍和精明,你一点都没学到,你要找死,我不拦着你,但是程书林的父亲可是程鹏辉,那可是南海省的大人物,地位堪比江湖三门的汪老爷子。”

    萧子启冷笑道。

    “哦?那又怎样?就是程鹏辉亲自来了,看到我也不敢违逆我的意愿。”

    萧辰不咸不淡的说道,很是淡然的喝了口鸡尾酒,像是述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真是大言不惭!”

    萧子启气得恨不得动手了,如果不是顾忌到三叔也来临江了,他真想好好收拾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好了,玩着玩了,酒也喝了,我们先走了。”

    萧辰放下酒杯,拉着萧宛如径直离开了。

    留下一脸恼怒的萧子启,阴沉的盯着萧辰的背影。

    “好了,哥,别生气了,等会儿我们回去把这事告诉父亲,到时候看三叔还怎么护他。”

    萧子萱冷声道。

    ……

    路上,萧宛如显然有些担忧,她见萧子萱兄妹和不苟言笑的萧子路都这么巴结程书林,显然程书林的来头很大。

    而萧辰则为了给她挡一杯酒而得罪程书林,她觉得回去后,萧辰一定会被责罚。

    “哥,那位程公子,是不是很厉害?”

    萧宛如半晌才开口道。

    “就他?他父亲看到我都得磕头下跪,他算个什么东西。”

    萧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真的假的?你是不是故意编谎话来安慰我。”

    萧宛如有些不信。

    萧辰摸了摸她的脑海笑着说道:“你哥从不骗人,只是有些人不愿意相信罢了。”

    他从头到尾都是在讲述事实,但是萧子启等人根本不相信。

    对于这群自以为是的亲戚,萧辰也懒得跟他们多解释。

    而且他是名震南海的萧大师,需要解释嘛?

    萧辰摇了摇头,没有多想,和萧宛如很快就走到了老爷子的大宅门口。

    两人走进去,大厅灯火通明,一众长辈竟都坐在里面,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萧居堂脸色最为难看,处于暴怒的边缘。

    萧子启等人看到萧辰回来了,冷笑着看着他没说话。

    萧子路也没有多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看这架势,显然是萧子启兄妹已经将酒吧里的事,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

    “小辰,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萧居堂沉声道。

    萧辰走上前率先开口道:“你如果是问程书林的事,那就不用多说了。”

    “那你这是承认了?”

    萧居堂冷声道。

    “老大,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说清楚,别把我们都叫过来,当着我们的面莫名其妙的质问我儿子。”

    李宜珊忍不住了,皱着眉头说道。

    任谁这样态度恶劣的质问自己儿子,好像他犯了什么弥天大错一般,都十分不高兴。

    “哼,你让他自己说。”

    萧子萱瞥了一眼萧辰道:“我来说吧。”

    “我们今天在酒吧遇到了程家大公子,程书林,他只是让众人陪他喝杯酒,但是萧辰不让宛如堂妹喝,硬是驳了程书林的面子,把他气走了。”

    萧子萱说完,一副幸灾乐祸的看着萧辰。

    萧居正闻言也是一怔,他当然知道程书林的身份,皱着眉头看着萧辰道:“子萱说的是事实嘛?”

    萧辰点了点头道:“差不多,有什么问题嘛?”

    见萧辰这般无所谓的态度,萧居堂的目光顿时就阴沉下来,而大伯母更是气的手发抖了。

    那可是程书林啊,南海省年轻一代最顶级的人物,未来十年即将掌管程家的接班人啊,就是萧居堂想拜访他,也得提前约时间。

    而且他们公司和程家每年有几个亿的合同,要是交好程书林,未来萧家的发展会更好。

    如今被萧辰这么一闹,别说继续发展了,如果程书林一不开心,一句话就能让现状都维持不下去。

    萧居正黑着脸,一言不发。

    他何尝不知道,程书林对老大公司意味着什么?

    萧辰的确是闯了大祸,但这是他儿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罚才能让老大满意。

    “我也不为难你,你明天陪我一起上门给程大公子道个歉,这事就算了,如果化解不了程大公子心里的嫌隙,我也没有办法。”

    萧居堂皱着眉头,长叹了一口气。

    “哼,真是便宜你这个小子了。”

    大伯母有些不满的冷哼道。

    “是啊,道歉就能弥补我们和程家的嫌隙嘛?”

    萧子萱也插嘴道。

    萧居正长叹了一口气,这事终究是萧辰做错了,他也不好插手。

    而且萧居堂的处置并没有太过分,合情合理,他也就默认了。

    “让我上门道歉?你怕是想太多了。”

    萧辰冷笑了起来。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避让,可不是让这群攀炎附势的亲戚来蹬鼻子上脸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