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

    萧居堂脸色一变,没想到萧辰竟然当场顶撞他。

    场内的气氛瞬间凝固住了,大伯母等人也有些手足无措。

    他们什么时候见到小辈也敢这样当场骂回来?

    “小辰,你怎么对长辈说话呢?”

    萧居正脸色一沉,严声道。

    萧家家规最严,十分忌讳不分尊卑。

    萧辰直视着萧居堂,无视众多惊骇的目光,冷声道:“长辈?他配吗?区区一个程书林就让你们逼着我低头道歉?”

    “那我问你,是不是程书林让你们跟我家断绝关系,你也会点头?恕我直言,你们一家在我眼里不过是攀炎附势之辈,只是打了个结交人脉的幌子,用此来以大欺小教训我罢了。”

    萧辰这话直切要害,字字诛心般,以萧居堂的城府也受不住,当场脸色铁青,就要发作。

    大伯母反应比较快,立刻开口道:“小辰,你这话说的太过了,且不说你大伯不是这个意思,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辱骂我们,是不是太没大没小了。”

    “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

    萧辰冷哼道:“区区一个程书林,我还真不放在眼里,就是程鹏辉亲自来了,也要跪下跟我说话!”

    萧辰的话字字铿锵有力,让人不禁觉得这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而是一位睥睨天下的大佬。

    就连萧子启兄妹和萧子路也是一怔,他们从没想到,原先柔弱可欺的萧辰,竟然会如此锋芒毕露。

    萧子启毕竟是粗人,脾气最暴躁,他见萧辰竟然直接撕破脸色,辱骂他们,差点准备冲上来动手。

    也幸亏萧子萱比较理智,拉住了他,她明白,一旦萧子启动手了,那萧辰的话就成事实了。

    “好一个萧辰!十五年没见,你倒是练出了一张伶牙俐齿。”

    萧居堂气的手都在发抖,转而盯着萧居正道:“老三啊,这事我不管了,你来处置!”

    诸多长辈也纷纷看去,他们根本不屑和萧辰这等小辈理论,直接让萧居正来处置,那么谁都没话说。

    “大哥,我觉得小辰字字在理,凭什么要牺牲我儿子的尊严去换去你们家的前程?”

    萧居正出人意料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这算是彻底撕破脸色了嘛?’

    一直旁观的萧居义瞅着他们两,他一直知道老大和老三的嫌隙,不过这么多年来,虽然离心离德,但是表面功夫还是做足了。

    今天算是因为这个导火索,彻底爆发了。

    “你!”

    萧居堂气的血都快吐出来。

    不仅儿子倔,老子也倔,活该混了几十年还不能出头人地。

    “好了,到此为止!”

    老爷子一拍桌子,低喝道:“都是一家人,为了这点小事闹得这样?丢不丢人?”

    见老爷子发飙了,众人瞬间都安静下来。

    众多小辈大气都不敢出,只有萧辰站在那,淡定自若。

    老爷子深深看他一眼,才徐徐道:“小辰说的对,他没必要为了你们而牺牲他的尊严。当然,小辰也有不对之处,长辈终究是你长辈,怎能这样说话?”

    “是,爷爷。”

    萧辰点了点头。

    老爷子公私分明,心中自有一杆秤,从不偏袒谁,这就值得萧辰去敬重。

    萧居堂等人只能冷哼一声,但看着萧辰一家的目光越发不顺。

    众人匆匆散去,除了萧居堂一家,其他人都在大宅里住下。

    一出门,萧居堂就忍不住骂道:“哼,那个小兔崽子居然敢当众辱骂我,还有老三,居然偏袒他儿子,气死我了。”

    “算了,你消消气,反正年会快到了,到时候有他们一家难堪的呢!”

    大伯母劝道。

    听到这话,萧居堂才冷笑着点了点头,今年的家族年会可是老三家承办,他倒要看看老三一家是怎么丢脸的。

    接下来的几天,大家虽然表面还维持一团和气,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老大和老三家已经看不对眼了。

    一家人除了吃饭时,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就是吃饭时,也是匆匆解决,然后各自离去。

    很快,萧家的年会快要开始了。

    ……

    临江市的和县,一个普通的小县城,不算特别繁华,但是今天则格外热闹。

    这里是萧年庚的老家,萧家并不只有萧年庚这一脉,只是萧年庚的几个儿子后辈最争气,在临江市的影响力最大。

    而萧家的几个旁支,则作为平平,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所以众人提起萧家,大多想到的是萧年庚这一脉。

    每年春节之后,诸多萧家支脉的人都会汇聚于此举办年会。

    萧辰听萧宛如回忆,去年这时候,萧家年会来了足足上千人,其中萧姓子弟就占了八成。

    由此可见萧家的枝繁叶茂,后辈众多。

    县城里最大的酒店被包了下来,早就摆了一桌桌酒席,鞭炮齐鸣。

    “那就是萧安远吗?”

    但当一个清瘦青年走入场内,顿时所有小辈都纷纷望过去了。

    连坐在大堂上的诸多长辈,看着那青年也是目光一凝。

    萧安远从萧辰身旁走过时,让萧辰不由得侧目多看了他一眼。

    ‘内劲小成!’

    这个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六七岁的青年,居然是个内劲小成的武者。

    以他如今的阅历来看,这个年纪能有如此实力,算得上天资卓越了。

    萧家的旁支没有几个出彩的,大多都是庸庸碌碌,沾着萧辰爷爷这一脉的光,做点小生意,或者去萧居堂的公司上班。

    可这萧安远则是个异类,或者说是天才,旁支出身,却练就了一身好功夫,为人也是心狠手辣,做事干净利落。

    据说得到了江湖三门中,魏家的一位大人物青睐,被其收为麾下,如今也是一方大佬,手下小弟有几百来号人。

    江湖三门中的魏家可是华夏顶级的世家豪门,萧家在其眼里,如同一只不起眼的小蚂蚁。

    甚至连蚂蚁都算不上,根本入不了其眼。

    萧年庚这一脉的后辈中属萧子路混的最好,也最有前途,但是比起萧安远也逊色不少。萧安远脸色淡然走进大堂,一言不发的坐下,萧子路也只能排在其身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