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时的大堂可不是谁都有资格进来坐的,一般的小辈只能待在外面,只有小辈中的杰出者才能进入大堂坐下。

    萧子启兄妹走过萧辰身旁,停了一下,萧子启暗嘲道:“萧辰,你想坐在里面,起码还得奋斗个五六年。”

    “五六年?我看他三十岁之前都不可能。”

    萧子萱不客气的讥讽道。

    两家都撕破了脸色,他们也不会顾忌太多。

    “很快,有人会求着我坐进去,而且是主位。”

    萧辰悠然道。

    “求你进去?还坐主位?”

    萧子启觉得有些好笑,就是萧安远等人也只能坐二等次位,主位是萧老爷子那一辈人才能坐的。

    “好了,我们不要跟这个只会吹牛皮的小子废话了。”

    萧子萱拉了拉她哥哥的手臂,不再理会萧辰,走了进去。

    此时大堂坐着诸多老一辈和萧家二、三代的后辈。

    萧年庚年纪不是最大,但是身份最高,当仁不让坐在正中主位上。

    其次,就以萧居堂和萧居义为首的二代后辈。

    两人都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但是附近众人都十分热情的围着他们聊着天,一副巴结的样子。

    反观萧居正就清闲诸多,只有寥寥几个相熟的人陪着他两天。

    两边对比反差十分明显,萧居正也不在意,显然早已经习惯了这群攀炎附势的亲戚。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其他两家看他们笑话的时候。

    萧家这一代中,属他成就最低,甚至都没有三代小辈中萧安远的名头大。

    这时,外面的迎宾人突然喊道:“和县钢材有限公司,胡董事长来了。”

    门口走进几个人,为首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身后跟着几个随从,看这架势就是个大老板。

    顿时,堂内诸多长辈纷纷起身笑着迎接,只有萧居堂等几个身份比较高的人没有动。

    一个小县城的钢材厂老板还入不了他们的眼。

    胡老板一进门,满脸堆笑着上前,很是恭敬的开口道:“见过萧老爷子,萧总,萧副市长。”

    “胡老板客气了。”

    萧居堂微微额首,脸色淡然,没有太在意。

    这种小地方的暴发户,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胡德夫丝毫不以为意,以他的身份地位,平日里哪有机会见到萧家的这几位大人物,只有趁萧家年会时,来攀谈几句,混个脸熟。

    很快拜贺的人络绎不绝而至。

    有当地的小公司的老板,也有临江市各大行业的富商、大佬。

    大多数人都是冲着萧居堂而来,毕竟萧居堂可是临江市当地数一数二的人物了。

    也有不少人是为萧居义而来,一个副市长,这在一个小县城里可是大人物了。

    萧老爷子身为萧家的当家人,自然也被人恭恭敬敬的拜见了一遍。

    甚至最后还来了一位正处级的干部,这让萧年庚都坐不住了,亲自起身迎接。

    唯独萧辰的父亲,萧居正比较尴尬,几乎没什么人理会。

    要是说萧居正不眼红,那是假的,人生来就是为了争口气,虚荣心谁没有?

    但是自己地位低,怪不了谁。

    ‘也不知道小辰邀请了哪些人。’

    萧居正暗自嘀咕道。

    海陵市的余老爷子可是认识萧辰的,相信萧辰一定会邀请他。

    到时候,等他来了,自己也能在其他两家面前争口气。

    一个上午,络绎不绝的贵客登门,各家门前都坐满富豪显贵,聊的很热络。

    只有萧居正门前冷冷清清,反差越来越大,让他们有些难堪。

    “小辰啊,我看你等会儿打个电话给三叔,让他们出来吧,坐在那多尴尬啊。”

    萧子启笑着走出来,对着萧辰说道。

    萧辰往里面看了一眼,也感觉到了父母的尴尬地位。

    但是他依旧脸色淡然道:“不急,还早呢。”

    此时客人基本全到,尘埃落定,基本上大部分人都来了。

    萧子启冷笑道:“难不成你家那边还有什么大人物没登场嘛?”

    萧辰懒得理会他,正当萧子启想继续嘲笑他时。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义渠县,安利集团董事长,仇三爷来了!”

    迎宾人喊完,堂内众人都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面面相觑,不知道仇三爷是谁?

    义渠县的安利集团他们知道,之前的董事长好像是义渠县的大佬蒋先生,怎么如今换了个人?

    “仇老三!”

    萧安远愣了愣,他毕竟是道上的人,消息灵通,很快就想起了仇老三是谁。

    “难道是来找我的?”

    萧安远也有些不知所以然,仇老三可是周伯云的手下,现在又是义渠县的当家大佬,论身份地位,不比他差,没必要屈尊跑这么远来拜访他。

    萧居堂虽然不知道仇三爷是谁,但是安利集团董事长这个名头,足以让他亲自去迎接。

    只见仇老三一脸傲然的背手走来,身后跟着七八名黑衣保镖,架势很大,每个人手中还拎着一个礼盒。

    仇老三目光环视一圈,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萧辰,立刻换上笑脸,屁颠屁颠的跑上前道:“萧先生,总算找到您了。”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萧辰淡然瞥了他一眼道:“我好像没有给你发请帖吧?你怎么找来的?”

    “这不是来给您拜年嘛?”

    仇老三堆笑道。

    他能从一个小混混头目当上义渠县的大佬,是间接沾了萧辰的光。

    而且周伯云对萧辰都忌惮无比,要万分讨好的大人物,他作为周伯云的新晋狗腿子,对这位老大的老大,肯定要花点心思。

    虽然他没有接到请帖,但是想要查清楚萧家的底细,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所以刚过完年,他就马不停蹄的跑了过来。

    这时,萧居堂已经走了出来,他见仇老三居然和萧辰在聊着什么。

    当即皱了皱眉头对着萧辰训斥道:“小辰,你不知道仇老板是贵客嘛,怎么不让他进内堂?”

    他又转而笑着对仇老三说道:“仇老板,您是贵客,怎么能站在这呢,随我进内堂坐下吧。”谁知道原本笑眯眯的仇老三突然翻脸了,傲然的瞥了一眼萧居堂道:“我跟萧先生说话的时候,轮到你插嘴了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