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居堂目瞪口呆,不由楞道:“我是萧居堂,临江市萧氏集团的董事长,你不是来找我的?”

    “什么集团?没听过。”

    仇老三傲慢的说道,然后完全无视萧居堂,继续凑到萧辰身前,笑着说道:“萧先生,您看我能不能去拜访一下萧总和夫人?”

    萧辰点了点,便不再搭理他。

    仇老三也没有在意,萧辰可是南海省的大人物,就该有大人物的样子。

    他立刻略过呆若木鸡的萧居堂向大堂走去。

    只留下萧居堂呆立原地,眼角抽搐,在场其他小辈也都惊诧万分。

    ‘这人居然是来找萧辰的?’

    不止一个人大跌眼镜。

    他们不认识仇老三,但是安利集团的大名他们听过。

    这是义渠县那边的大公司,据说义渠县百分之九十的上市公司都有安利集团参股,它就是义渠县的经济命脉。

    一句话就可以导致几万人的失业,和上亿税收流失。

    而这样一个大集团的老板,居然像是讨好般的看萧辰脸色说话。

    一众小辈心中惊疑不定。

    只有萧居堂微微皱眉,虽然他想不通,但也说不准是不是萧居正那边的关系。

    比较义渠县在海陵市那边,这么多年过去了,萧居正怎么也能积累些人脉吧。

    此时,众人目光都不由看向萧居正。

    萧居正也是一脸懵逼,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和义渠县那边并没有什么业务往来,更不认识什么仇三爷了。

    ‘看来老三这些年在海陵市也混的不错啊,连安利集团的老总来亲自上门了,以后不能疏远了他这一脉。’

    不少人心中都在思量。

    安利集团比起萧居堂的公司只强不弱,甚至还有过之而不及。

    萧安远心里最为诧异,这仇老三居然是奔着三叔一家去的。

    他是知道仇老三背后靠山是周伯云的,这可是一方大佬。

    有这层关系在,仇老三完全可以无视萧家大部分人。

    但接下来一幕,就让所有人都愕然了。

    只见仇老三一进门,直接无视了主位上萧年庚等人,甚至连萧居义等人看都不看一眼。

    他十分恭敬的走到萧居正夫妇面前拱手道:“萧总,李夫人,仇老三给你们拜年了,这是我带来的一份薄礼,还望不要您们不要嫌弃。”

    此时的他腰都弯到地上,恭敬的像个见到长辈的后生。

    萧居正夫妇见此也是一惊,如此大礼他们怎么受得起。

    萧居正连忙起身扶起仇老三道:“仇老板太客气,怎么行如此大礼。”

    “无妨,你们是萧先生的父母,这是应该的。”

    仇老三摇了摇头道,丝毫没有觉得突兀。

    仇老三让手下将八个礼盒放下,便一脸欢喜的告辞了。

    众人见此,有点懵,大伯母一脸不相信的开口道:“也不知道你哪里请的托儿,居然敢假扮安利集团的老总,也不怕传出去,让正主找上门算账。”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暗自点了点头,这所谓的安利集团老总‘演’的也太假了。

    哪里有丝毫一方巨富的感觉?分明就想个巴结领导的泥腿子。

    二伯母也阴阳怪气的附和道:“是啊,原来身家十亿的大老板都是这样的啊。”

    不止其他这么想,就连萧居正都暗自嘀咕了起来。

    ‘这难不成是小辰安排好的?’

    他确确实实不认识仇老三,也和安利集团没有接触。

    大伯母见两人脸色讪然不说话,尤不满足道:“刚刚那个仇老板不是送了八个礼盒嘛?打开看看让我们长长见识呗。”

    萧居正有些踌躇了,万一那仇老板是小辰提前安排的,这礼盒一打开不就露馅了嘛。

    那到时候,他们一家就成了整个萧家的笑柄了。

    “是啊,老三,打开让我们看看呗,我们只是想看看身家十亿的大老板,送的礼物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二伯母也不嫌事大,继续开口道。

    反观萧居堂、萧居义等人都闭口不言,一副默认已经婆娘的行为。

    他们也不信老三这几年突然就发达了,这萧家的顶梁柱终究还是他们两个。

    见众人都好奇的望着他们,萧居正暗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皮打开了。

    萧居正咬了咬牙,打开了第一个礼盒。

    精美的礼盒内,装着一对晶莹剔透的翡翠玉镯,玉镯通体没有丝毫杂质,极其温润,散射着令人舒服的光芒。

    在场众人每个都是眼光极其毒辣的,看到这玉镯不仅眼睛瞪大了。

    “这水头、光泽、亮度都是极品啊!起码得一千万!”

    在场有人是从事玉器产业的,拿着玉镯仔细观察了一下,失声喊了出来。

    众人看着那对玉镯,眼睛都红了,尤其是大伯母、二伯母等人,更是感觉被打了脸,一千万的玉镯,有多奢侈,不言而喻。

    大伯母有些不服气的说道:“自己买,再让别人送自己,这套路可以啊,就是代价太大了。”

    她根本不信这位仇老三是真的,就算仇老三再有钱,随手就花一千万去送礼?而且送的人还是地位最低的老三?

    简直就是开玩笑,如果说萧居正是个市长,或者身家百亿的大佬,还真有可能。

    但是现在看来,她只觉得这是萧居正自己玩的小把戏。

    众人闻言仔细一想,也觉得不对劲。

    萧居正倒是坦然,继续打开了剩下的几个礼盒。

    随着礼盒一个个打开,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白玉雕花耳坠一对,价值二百万!”

    “红宝石白金项链,价值六百万!”

    “……”

    “金丝镶边钻石戒指!价值一千二百万!”

    随着懂行的人一声声估价,全场都鸦雀无声了,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

    这些珠宝首饰加起来,价格不低于五千万了!

    萧居正公司一年的净利润才几千万?如果这都是他自己买的,再托人送他,演戏给大家看,这代价太大了。

    众人多多少少都知道萧居正的性格,为人做事光明磊落,堂堂正正,这不可能是假的。

    大伯母也哑然,不再说话了,脸色很是难看。

    其眼中不仅仅是嫉妒,还有一丝恼怒。

    萧居正夫妇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眼中的惊讶和不知所以然。

    萧居正但是定力较深,深吸了一口气道:“等回去了,我们再去问问小辰这事吧。”

    他们怎么想也想不通,难道仇老三冲着萧辰来的?

    不可能啊,萧辰只是个普通医生,唯一特别的就是他的医术好。萧居正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