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居正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接下来又恢复了正常,除了仇老三这个意外插曲外,也没几个人来拜访他了。

    这让众人莫名的有些高兴,也不再去想仇老三的事了。

    只有萧安远一直盯着萧居正在想着什么。

    ‘难道三叔和周伯云有交情?所以仇老三才这么恭敬上门?’

    萧安远暗自猜测道。

    不过他依旧淡然,一个仇老三而已,不足以让他太过重视,他可是魏家的人,眼界比这些人高上很多。

    想仇老三这种小角色,他也见过不少,完全惊不起他内心的波澜。

    他正想着,突然门口再次传来一个声音:“海陵市,余氏集团的董事长,余新洲来了!”

    “?我没听错吧?余新洲!余老爷子?”

    有人一脸诧异的说道。

    “海陵市的余老爷子,他怎么来了?”

    萧居义坐不住了,余老爷子算得上是政界的老前辈了,虽然退休了,但是依旧地位尊崇。

    场中的小辈们还没反应过来,大堂内的诸多名流富豪已经有人坐不住了。

    余老爷子曾经是海陵市的风云人物,年仅四十就当了市长,在位十几年,退休后创办了余氏集团。

    可以说他汇聚了商、政两界的人脉,不仅在海陵市,就是在南海省也是有名的人物。

    只见在一群人的拥簇下,余老爷子漫步走了进来,虽然已经年近古稀,但是精神抖擞。

    他身旁有一位二十余岁的女子搀扶着,正是余欣柔。

    一众年轻小辈纷纷把目光投向了靓丽漂亮的余欣柔。

    余欣柔虽然也只有二十多岁,但是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让人一看到她就移不开目光。

    萧居义率先走了出来,看到余老爷子等人,立刻一怔。

    ‘真的是余老爷子!我们两家好像没有交集吧。’

    萧居义也诧异无比,余老爷子怎么会奔波千里来临江市参加他们萧家年会?

    “余老爷子,您怎么来了?”

    萧居义笑着开口问道。

    余老爷子笑了笑道道:“我们来给萧先生拜年啊。”

    “萧先生?”

    萧居义回头望堂内瞥了一眼,在他看来,能让余老爷子亲自上门祝贺的,也就他大哥、萧老爷子和一众老一辈有这个资格了。

    他没有多问,笑着将其迎了进来。

    众人一见真是余老爷子,瞬间就有人想上前搭话,混个脸熟。

    但是余老爷子是什么身份,根本不理会他们。

    萧居堂早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这个大厅内,也只有他和老爷子有资格让余老爷子亲自上门。

    老爷子已经退休多年,早已经不管家业,所以余老爷子只有可能是来拜访他。

    一旁的大伯母笑的嘴都咧开了,他丈夫能让海陵市的大佬上门拜访,让他一家人脸上都有光。

    萧子路有些酸酸的对着萧子启说道:“看来余老爷子很看重你们一家啊,你看到他旁边的孙女没?等会儿你去和她聊聊,到时候说不准就财色双收了。”

    萧子启看着余欣柔也是一阵心动,一般女的哪里入得了他的眼。

    像余欣柔这样成熟、漂亮、性感,家世又好的女人正附和他的标准。

    “嘿嘿,多谢子路哥提醒了。”

    萧子启一副‘你懂我’的表情,笑了起来。

    “余老爷子,这是我大哥,萧居堂,这是我……”

    萧居义领着余老爷子走过来,介绍起来。

    但是余老爷子一眼扫了过去,微微皱起了眉头道:“我要见的是萧先生,萧神医,不是他们。”

    “萧神医?”

    不止萧居义,连萧年庚等人都是一愣。

    传闻中的‘萧神医’难道是萧家的哪位后辈?

    他立刻把目光投向了萧安远等一排后辈道:“余老爷子,哪位是萧神医,能否指出来?”

    余老爷子看了看,又摇了摇头,一旁的余欣柔开口解释道:“是萧辰,萧神医,难道他今天没来?”

    “萧辰?你们不是开玩笑的吧。”

    萧居堂的笑容凝固了,一众萧家人也都愣在当场。

    萧子萱正喝着汤,听到这个名字,差点没呛死。

    外面的众多小辈纷纷把目光投向坐在那,慢条细理喝着茶的萧辰。

    “不可能是他吧?萧家子弟众多,应该是同名。”

    萧子萱皱着眉头说道。

    “对,一定是同名。”

    萧子启也点了点头。

    他根本不信萧辰就是所谓的萧神医。

    萧辰放下茶杯,脸色淡然的走向内堂。

    “喂,萧辰,你快站住,里面来了大人物,你这个时候进去,会被长辈训斥的。”

    有人开口提醒道。

    但是萧辰充耳不闻,淡然走了进去。

    正当众人疑惑不解时,余老爷子看到了萧辰,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很是恭敬的说道:“萧先生,老头子来给你拜年了。”

    萧辰点了点头道:“余老爷子,余小姐,许久不见了。你们快快请坐吧。”

    众人看着余老爷子和萧辰在那谈笑风生,瞬间愕然了。

    萧居堂脸色阴沉的可怕,嘴角微微抽搐着。

    这是什么情况?萧辰就是萧神医?

    前阵子海陵市传的沸沸扬扬的萧神医,他们自然多多少少有些耳闻。

    但是他们怎么也不相信萧辰就是那个萧神医!

    萧子启更是瞪大了眼睛,心中咆哮着。

    ‘他不是从大山里才回来嘛?他怎么可能就是萧神医!’

    最吃惊的莫过于萧年庚,他重新审视了一眼自己这个孙子。

    从仇老三来的时候,他就隐隐有种预感,这次年会注定不平静了。

    ‘小辰,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呢。’

    萧年庚暗叹了一口气,就凭‘萧神医’这个名头,萧辰就足以坐在内堂中,而且还是三代中第一人。

    他率先开口打破沉寂道:“余老爷子,以您的身份屈尊来拜访我的一个孙辈,太折煞我们萧家了。”

    余老爷子摇了摇头,郑重的说道:“萧神医救过我的命,这等大恩,一辈子也还不请啊。”

    此时,大堂内诸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萧辰一家。

    萧居正夫妇此刻只觉得脸上有光,终于能在整个家族面前,扬眉吐气了。

    “小辰,你也在内堂坐下吧。”

    萧年庚开口道。萧辰脸色淡然,没有丝毫喜悦,仿佛他早已经料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