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自顾自的坐在萧安远那一排,萧子路等人皱了皱眉头,但是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萧安远倒是神色自若,只是多看了一眼他这个表弟。

    一个神医虽然听起来唬人,但哪比得过他的实权。

    “哼,一个小医生罢了,我说余老爷子怎么可能会来呢。”

    大伯母不爽的嘟囔道。

    这时,门外迎宾人又喊道:“锦江市周伯云,周总到!”

    “漕运青帮,洪三元,三爷到!”

    “……”

    “临江市,程鹏辉,程家主到!”

    门外迎宾人每喊一次,大厅内众人就突兀的紧张了一次。

    这一个个都是名震NH的大佬啊,之前的仇老三和余老爷子都只能算小地方的地头蛇。

    但是这几个可了不得,每一个都是一市枭雄,跺一跺脚都能让半市震动,甚至影响到整个NH省。

    尤其是程鹏辉的大名传来,堂内诸多长辈都肃然起身。

    不谈其他几位大佬,程鹏辉可是临江市的地主。

    萧居堂十分激动的走上前,平日他连见程鹏辉一面都难,如今程鹏辉竟然上门拜访?

    “周伯云!洪三元!”

    萧安远坐不住了,瞪大了眼睛。

    周伯云是锦江市只手遮天的大佬,洪三元更是不久前新晋的青帮帮主。

    这两位的身份之大,就是他都没资格见上一面。

    此时,众人已经走到门口,程鹏辉在前,其次就是周伯云、洪三元等一方大枭。

    “程家主,您怎么来了?”

    萧居堂满脸笑容道。

    “我等都是来给萧先生拜年的。”

    程鹏辉冷淡的瞥了他一眼道。

    看到程鹏辉等人对待萧居堂这么冷淡,又喊着找‘萧先生’。

    众人不自觉把目光投向了坐在那,一脸淡然的萧辰。

    “又是找他的?”

    这么多一方大佬,都是来拜访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

    众人根本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萧居堂一家人脸色都十分难看,萧居义一家人也暗自心惊,有些惊疑不定。

    只见程鹏辉等人略过萧居堂、萧居义等人,对着坐在一旁的萧辰拱手道:“萧大师,在下程鹏辉给您祝贺了。”

    “萧大师,在下周伯云给你祝贺了。”

    “萧大师,在下……”

    “萧大师,我洪三元给你祝贺了,奉上一尊如意金佛,还望不要嫌弃。”

    洪三元摆了摆手,五六个人抬着一尊半人高的金佛走了进来。

    诸多大佬的一声声道贺,令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不足二十岁的年轻人。

    萧辰脸色如常的点了点头道:“心意我领了,诸位请坐吧。”

    “是!”

    诸多大佬齐声道,丝毫没有觉得萧辰的态度倨傲。

    反而认为能坐在这里,是一种自豪。

    萧居堂面沉似水,衣袖里的手握紧了拳头,上面青筋浮现。

    程鹏辉连理不都不理他,而直奔萧辰而来,不仅如此,这些在大佬呼风唤雨的大佬竟然像个乖学生般,对萧辰恭恭敬敬的喊‘萧大师’。

    萧辰到底是谁?萧神医?萧大师?他到底有多少个身份。

    萧居堂眼中闪动着寒芒,死死的盯着那个神色自若的小子。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萧大师?”

    大伯母看不下去了,开口质疑道。

    “你才二十出头,连大学都没读过,莫名其妙成了什么萧神医,如今又是什么萧大师?真是笑死人了。”

    大伯母继续讥讽道。

    “啪!”

    一名男子突然身形一动,一巴掌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直接将大伯母打翻在地,在其脸上留下了一个五指手印。

    “敢侮辱萧大师,你怕是活腻歪了吧?”

    萧安远盯着那个男子,瞳孔一缩。

    “内劲小成!”

    这个跟在程鹏辉后面的手下居然是个内劲小成的武者。

    “程家主!今天是我萧家年会,你难道放任你手下当众打我妻子嘛?”

    萧居堂也是怒不可遏。

    只见程鹏辉冷声道:“念你是萧大师的亲戚,我手下才没有下死手,否则你妻子早死了。”

    男子不屑的瞥了一眼萧居堂道:“萧大师是入海龙,再敢侮辱萧大师,休怪我不留情面了。”

    他说完,讨好般的对着萧辰笑了笑,走回了程鹏辉身后。

    萧居堂脸色涨红着,却不敢开口反驳,萧家在程家眼里根本不够看。

    这一下子,大厅中所有人心都凉了半截,萧居堂可以代表整个萧家了,而程鹏辉根本就不把萧家放在眼里,说动手就动手。

    反而他对萧辰则毕恭毕敬,这是什么道理?

    至于他们口中说的萧大师,他们根本没听过。

    萧辰一直坐在那,脸色如常,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是时候该让这个攀炎附势的大伯母吃点苦头了。

    如果不是看在情面上,他早就亲自动手了。

    一旁的萧居义一家脸色都微变,尤其是王子路更是眉头深锁。

    自己那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堂弟,有什么特殊之处,能让诸多NH大佬都心甘情愿拜服?

    几乎萧辰的所有同辈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他们尽可能想给自己一个解释,让他们自己觉得,萧辰并不厉害,一定是有什么其他原因。

    而随着程鹏辉等人坐下来后,一位位闻名NH的大佬齐齐而入,几乎是包含了整个NH所有城市。

    他们都先来问候萧辰,然后又问候萧居正夫妇,至于其他人,根本理都不理。

    这让大厅中一众萧家长辈觉得尴尬无比。

    尤其是,大厅中坐着那么多名镇一方的大佬,很多人说话都不敢大声了,生怕触怒了他们。

    一道道目光看向那个自顾自品着茶的青年,哪怕来了这么多大佬,他的脸色始终如常,没有太多变化。

    萧年庚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亲孙子,再次苦笑了起来,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小孙子。

    王子路沉默不语,但是心中早已经开始后悔没有好好亲近萧辰。

    不管萧辰是怎么做到让一众大佬俯首的,就当场的这么多大佬,随便一个提携一下他,他就能飞黄腾达了。

    所有后辈中,只有萧安远和萧子启看向萧辰的目光,带着丝丝妒恨。

    萧安远一直都是萧家后辈中的第一人,可是如今横空杀出一个萧辰,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萧子启眼中满是不甘。‘就算你有这么多人帮,那又如何?我已经入选了蛟龙特战队,用不了几年,我一定能把你们一家都重新踩在脚底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